1824.第1824章 要被困死吗

    “喂喂喂,这条路不能走。”

    西陵燕被他拖着滑下深渊雪谷,挣脱着抱怨:“大雪山到欧阳国最短的路程,几匹天雪驹拉车,也要七天之久。你既然想出谷,为什么不弄一匹马?这样走下去,又冷又饿要困死在雪山中……”

    “闭嘴!”

    南宫流风神色不变,语气却像冰雪一样冷。

    “小师妹,你让我纵马出谷,是想让我再次落在雪山坞手上,受寒潭冰噬之苦?”

    “你,你,你这人……”

    西陵燕无语了!

    她感觉南宫流风虽看着神色温和,心却像是冰雪铸成的,又冷又硬。

    雪山坞出谷最近的路程,是去欧阳国那条道,她当初也是弄了一匹天雪驹,准备了足够的粮草,又有师父绘的雪山坞阵法图,这才顺利入谷。

    而南宫流风走的这条道,明显毫无章法,又没有天雪驹,还没有干粮。

    这是要被困死在这大雪山中吗?

    恼火的是,他武功极高,自己又被点了穴位使不出功力,只能深一脚浅一脚踩在雪地里跟着他走,真是又冷又饿。

    天色渐渐暗下来,西陵燕跟着一路下滑下滑,感觉深谷不知几许,被南宫流风拖着,进了一处冰下崖洞。

    “暂时摆脱了雪山坞的追兵,他们万万想不到,我会反其道而行,走一条深渊冰谷之道。”

    西陵燕倚着一处冷硬的崖壁,冻得瑟瑟发抖。

    南宫流风看她一眼,从兜里掏出一个洁白胜雪的果子,丢给西陵燕。

    她接过那拳头大的果子,看着上面绕着一层淡淡莹光,好奇的问:“这是什么果?”

    南宫流风不知道在想什么,淡淡的说:“圣雪果!”

    “哦!”

    西陵燕真是又饿又冷,那果子虽然像冰雪一样白皙,但摸上去却感觉暖暖的,闻着还有一股奇异的清香。

    一口咬下去,异香在舌尖散开,太好吃了!

    她风卷残云将那果子啃完了,一身暖烘烘的,朝南宫流风伸出小爪子:“还有吗?再来一个。”

    “冰渊寒潭边五百年才结一次果,没有了。”

    南宫流风站起来往冰洞深处走:“西陵燕,吃下这个果子,你身上的穴道已经自行冲开,跟上来吧!”

    “小气!”

    西陵燕才不信什么五百年结一次果?

    他可是听师父元真散人说过,南宫流风被雪山坞用冰铁链锁在深渊寒潭边,手脚被捆住了,怎么能采摘到这种果子?

    雪山坞那么辽阔,山谷众多,这种好吃的酱果,一定是长在哪个深谷。

    等将他送出谷,到时候和天哥哥一起逛逛各个山谷,多摘些解解馋。

    不过说来也奇怪,吃下那个果子后,身上一片暖烘烘的,肚子也没有饥饿感了。

    西陵燕用内力蒸干了身上被雪水湿透的衫子,虽是夜晚,被冰洞的光芒反射着,倒也不是太黑,能依稀视物。

    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西陵燕脚下加快步子,追上去问:“喂,南宫流风,这冰洞深不见底,岔道又多,再往前走,你想永远被困在雪山冰洞不成?”

    “小师妹,师父没有教过你尊师重道?”

    南宫流风扭过头来,冷冷的扫她一眼:“喂来喂去,这就是你对师兄说话的态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