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第239章 一口血快喷出来

    “哦?”

    有时候路叔会放圈养的鸭子出来戏水,偶尔途经枫林溪畔,能看到一只大鸭带着一只小鸭。

    大鸭子会啄一口水,去喷黄澄澄、毛绒绒的小鸭子。

    被大鸭一喷水,小鸭子格外欢快,会在溪水里打着转转,像水面跳舞。

    这情景太有趣,就算是清冷如轩辕辰,偶尔也会在木桥上驻足,忍不住看看溪流里这有趣的一幕。

    总感觉那毛绒绒的小鸭子像墨小碗,而戏谑小鸭的那只大鸭子,跟他极为相像。

    小东西初学作画,画鸭子有趣且容易入手,所以他才猜她画的是这个。

    不过看她捂着嘴狂笑,又说什么大鸭子。

    难道她想着小鸭子长大的情景,和大鸭子一起在溪流里戏水?

    (咳,轩辕大叔,你想多了!)

    轩辕辰一时来了兴致,清冷的一勾唇,示意墨小碗将画轴展开。

    画幅缓缓的展开,映入眼帘是一片红枫,远处的小溪、木桥、卵石小径,似乎都被搬进画作里,只一眼,轩辕辰知道这些是邪无帝的画风。

    顺着溪流一路看下去,并没有看到想像中鸭子戏水的场景。

    反而一道抚琴的白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怎么样?”

    墨小碗一脸得瑟:“我师父抚琴风姿绰约,我画的哦!”

    轩辕辰顿时脸色有些沉。

    墨小碗忙眨着眼睛安慰他:“别急啊,当当当,接下来才是你想看的。”

    画轴彻底展开,溪枫亭一个白影撞入他眼帘,他握着书卷的样子跃然纸上。

    这情景他自己都感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因为那勾唇挑眉的动作,和铜镜中一般无二。

    只是,为什么看来看去,都像他和邪无帝相依相伴的意思?

    为什么小东西要将他们一起入画?

    “高兴傻了吧!”

    墨小碗见轩辕辰惊呆的样子,得意的摇头晃脑:“我就知道,这份礼物你一定会喜欢,我们可以挂在这里,这里……”

    “就是这个铜镜旁的位置。”

    墨小碗献宝似的晃了晃手中的画:“这样,你每天可以睹物思人,睁开眼睛第一眼,可以见到想见的人。”

    “闭嘴!”

    轩辕辰脸色阴寒打断她,逼近一步:“你画的?”

    怎么了嘛?

    画得不好,也不用生这么大气。

    并且好久没有动笔,下笔有些生疏了。

    墨小碗莫名其妙点头:“是我画的。”

    轩辕辰再逼近一步,捏起她的下巴:“为什么会画画?”

    疼死了!

    早知道他阴晴不定,这么喜怒无常,应该去精神病院看看。

    墨小碗吃软不吃硬,怒了:“我娘教的。”

    轩辕辰咬着牙:“中秋宴那晚吟诗,也是你娘教的?”

    她性子倔,轩辕辰越不友好,她越决定死抗到底。

    有种挖开坟墓去找凤紫陌问啊?

    墨小碗张口就咬上他捏在嘴边的一根手指:“我娘教的。”

    疼痛的触感,带着一股酥麻,电了轩辕辰一下,他的手像触电般松开她的下额。

    脸色阴晴不定落在画轴上,气得一口血就快喷出来了。

    想解释上次温泉那一幕,偏偏对着一个小女孩子,有理讲不清。

    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画,催动内力,瞬间画作化成无数或红或白的碎片,在朦胧的灯火下,如雪花一样飘飞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