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236章 她心里住着一个人

    邪无帝看墨小碗的眼神越来越惊讶!

    小碗,她竟会作画?

    这画画的手法,她是跟谁学的?

    在脑海里仔细搜索了一遍,实在想不起她的手法出自哪门哪派?

    在墨小碗再次仰头时,邪无帝忍不住问:“小碗,这作画的技艺,你跟谁学的?”

    “我娘亲!”

    虽然想起凤紫陌有些伤感,但这个便宜娘亲不管什么时候拿出来都管用,反正死无对证。

    勾勒出了难画的脸部,再画衣衫,简直轻松多了,又在画上添了一把琴。

    就酱紫,半个时辰后,师父邪无帝抚琴的模样移到了画轴上。

    整个过程,邪无帝静静看着墨小碗娴熟的手在纸上飞舞。

    心里很震动,凤太师学富五车,是书画大家,可他研习过凤家的书画,和小碗的风格显然不是一路。

    但想着谁都有压箱底的技艺,凤紫陌是凤太师的独女,说不准小碗的技艺是凤家压箱底的画法。

    邪无帝很喜欢墨小碗画人物的技艺,正想开口要了这幅画,墨小碗又在溪亭画了一个圈。

    接下来的动作,不似画他时,要偶尔仰起头,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小碗一直没有抬头,八王轩辕辰拿着书卷的画面,移进了溪枫亭里。

    等到夕阳西下,画轴上一片红枫的溪枫亭畔,多出了一个抚琴,一个读书,相依相伴的人影。

    皆着了一身白色袍子,人物风流,平添不少仙气,抚琴和读书的人影相依相伴,却与枫林相依衬,毫无违和感。

    画轴卷开,这溪林红枫,唯美萧瑟跃然纸上。

    “小碗,这一天的时光,溪枫亭畔只有你和师父在,为什么你画的却是师父和八王爷?”

    墨小碗画轩辕辰时,整个动作很流畅。

    只有一个人心里住着另一个人,才会想也不用想,一气呵成。

    因为那人本来在他心里,一勾唇,一挑眉,拿着书卷时那份淡淡的气度,都已埋根在心底。

    作画时,不过是从心里搬到画轴上。

    为什么他没有住进小碗心里?

    他自小习画,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一时眸光有些黯然,当墨小碗放下笔瞅着画轴,他忍不住问出来。

    “这个么,咳,这个……”

    在邪无帝期盼的眼神下,墨小碗一时语结,对着这样如仙般的师父,她怎么将心里的小九九搬出来见光?

    她脸色不自然,舌头打结:“那个,这是一个秘密,先不能说。”

    “小碗作画的技艺,令人眼前一亮。”

    邪无帝伸出去够那幅画轴:“这画师父带回溪边小筑,细细揣摩后,再还给小碗。”

    墨小碗一仰头,开始以为是幻境,眼睛眨啊眨啊,没错,夕阳西下,轩辕大叔站在一片红枫中。

    那身白裳和画上的一样,不会认错的。

    “不行!”

    墨小碗手下意识的将画一抽:“这画要送给轩辕大叔。”

    “师父喜欢,明日再画一幅好了。”

    墨小碗一点儿没察觉到邪无帝微微凝滞的脸,还有伸在半空中没有落下的手,她迅速卷起画轴。

    “轩辕大叔回来了!”

    “师父,小碗明日再来学作画,先行一步!”

    墨小碗朝轩辕辰飞扑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