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隐少房东

758.第758章 周父,周母的误解

    “外婆陪小笑嫣去好不好?”周母将吃完饭小丫头抱进怀里。

    然而,小笑嫣飞快的摇着头,指着周可怡说道:“笑嫣要小姨陪我去。”

    周父,周母对笑嫣的回答毫不意外。

    周家最宠小笑嫣的就是周可怡,而小笑嫣最喜欢粘的人,也是周可怡。

    以前周父,周母逗她,问最喜欢谁,最想和谁出去玩,小丫头也都是这么回答的。

    只不过,以往每每这个时候,周可怡都是一脸得意的笑容。

    今天,她却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然后被小丫头一把给推进坑里。

    这么说好像还不太对,小笑嫣做的和她以往并没有区别,所以也不存在推她下坑的说法。

    那么,这岂不成了,她自己挖坑,然后自己跳进去?

    刚才还满心得意,觉得自己的策略高明,眼看就要成功。

    这一转眼,就变成了满心苦涩。

    不过,小笑嫣还是和以前一样,最喜欢和我这个小姨出去的。

    周可怡又在心里安慰了一下自己。

    然而,接下来小丫头一句话,就让她这一点点自我安慰都烟消云散。

    “小姨和我打赌,输给我几盒巧克力,不快点买给我,我怕过几天就忘了。”小笑嫣对周可怡做着鬼脸。

    周可怡此时的那个心啊,真是哇凉哇凉的。

    周可怡狠狠的瞪了小丫头一眼,然后对父母说道:“爸妈,我下午还有别的事……”

    “别的事情先推掉。”周母直接打断了女儿的话,“还有什么比陪我们家小笑嫣更重要的事情,是吧。”

    “外婆对笑嫣最好了。”小笑嫣用小脸贴着外婆的面颊,逗得周母开心不已。

    周可怡嘀咕了一句:“小马屁精。”

    虽然心中颇为郁闷,周可怡还是没有再推辞。

    让小笑嫣单独和这家伙出去,她还真有些不放心。

    午饭之后,没过多久,杨笑林和周可怡就带着小笑嫣出去玩。

    看着二女儿开的车离开,周母忽然叹了一口气:“我觉得那孩子挺不错的,笑嫣也很喜欢他。”

    周父点了点头:“他不卑不亢的态度,我也很欣赏。”

    “不过……”周父苦笑道:“你也别胡想,我看可怡对他根本没有意思。”

    周母不满的看了周父一眼:“你怎么知道我胡想了。”

    “再说了,可怡对他没意思,最少还几次邀请他来家做客。”

    “你邀请来的那些所谓的精英呢?可怡要不就是躲着不见,要不就礼节性的应付两句。”

    “别说可怡了,我看着都觉得尴尬。”

    周父闻言,颇为窘迫了笑了笑:“我这还不是为了可怡好,也是为了我们周家的将来考虑。”

    周母闻言默然,片刻之后,她忽然说道:“对不起,我没能给周家生个儿子。”

    周父立刻搂住老妻的肩膀,不在意的说道:“有两个那么漂亮,优秀的女儿,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而且,我们的女儿都那么懂事,可比那些纨绔们,省心得多。”

    周母顺势靠在丈夫肩膀上,说道:“我们一定要让可怡生很多孩子,有男孩,有女孩。”

    周父闻言笑了:“这事情我们可不能帮可怡做主。”

    周母瞪了丈夫一眼:“不能做主也要盯着,催着。”

    “当初可人就是这样,等她结婚的时候,年龄都那么大了。”

    “生笑嫣时都是高龄产妇,生产的时候,两家人多紧张。”

    周父被老妻一阵责怪,为了安抚她的心情,只能说道:“好,好。过几天我再请几位年轻俊彦来家做客。”

    周母闻言,沉默了下来。

    忽然叹了一口气:“还是算了吧,每次我看见可怡那冷冰冰的模样,我都替她不自在。”

    周父淡淡一笑,不管老两口对女儿的婚事多么着急上心,心里对女儿的爱还是第一位的。

    他们都不愿意逼女儿做违心的事。

    “其实可怡年龄还小,这大学都还没毕业。”周父说道,“她才刚刚进入人生最好的时候,还没开始好好享受,就结婚生子,太可惜了。”

    周母点了点头,却又露出了担忧神色:“你以为我不希望女儿开开心心的?依着缘分,遇到合适的人,相识,相知,相爱,结婚……”

    “可是,可怡如果和可人一样,遇到的是兴国那样的人,周家该怎么办。”

    周父闻言,神色也没有刚才那般放松。

    “不会的,兴国这种身份的年轻人,全华国才几个。总不会我周家那么好运气,都让我们的女儿遇上了吧。”

    周母笑了笑,也觉得有些杞人忧天。

    大女婿郑兴国,那可是郑家的家主,女儿和他相识的时候,他都已经是郑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了。

    这种身份的年轻人,全华国都不超过五个。

    以当时可人的能力以及周家第一继承人的身份。

    如果将郑兴国换一个其他世家的,非前三继承人,两人结合的结果,即便对方不入赘,可人也会继续担当周家第一继承人。

    现在可怡就和当初可人出嫁前情况类似,作为周家的二女儿,她已经是周家第一继承人。

    不同的是,可人还有一个第二继承人的妹妹,可怡却是现在周家的唯一继承人。

    所以,二女儿的婚姻对于周家来说,绝对是能决定整个家族前途的重要大事。

    这也就不奇怪,老夫妻两总会谈及此事了。

    “关于那孩子的亲情况,有新消息了吗?”周母忽然问道。

    周父说道:“已经弄清楚了。那孩子和浦海的黑道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他在浦海的人际关系非常简单,也很好调查。”

    周母松了口气:“如果他真和那个佛爷有牵连,小笑嫣被绑架的事,还真有疑点了。”

    周父笑道:“他如果真是佛爷的子侄,我还会让小笑嫣跟他出去?”

    “放心吧,那孩子很可靠,很值得信奈。”

    周母有些诧异的看着丈夫:“看来你又得到了些关于他的新消息。”

    周父拉着老妻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定后,说道:“他来浦海时间虽不长,不过经历却丰富得让人惊讶。”

    “他除了救小笑嫣之外,还是可怡的房东,这个你知道吧……”

    “不过你肯定想不到,可怡的几个室友,都是些什么人。”

    随着丈夫的讲述,周母脸上惊讶之色越来越浓。

    “传出他是佛爷子侄的那次事件,其实是他为了救自己的一个学生,和一群流氓混混发生了冲突……”

    差不多花了半个小时,周父才停口。

    “你知道小杨那么多事情,怎么才告诉我。”周母惊讶过后,向丈夫抱怨道。

    周父苦笑道:“很多消息我刚刚得到的时候,根本不相信,又通过多个渠道去确认。”

    “直到昨天,刚才告诉你的这些事情,我才能肯定都是真的。”

    周母感叹道:“真没想到,这小杨居然这么本事。”

    “哎呀,不好。”

    周父连忙问道:“怎么了?”

    “那孩子认识的女孩,好像都不简单,那咱们家可怡……”

    周母说着顿了一顿,看着丈夫似笑非笑的神情,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你就别装模作样了,那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周母说道,“你如果不是觉得那孩子不错,会那么上心去调查。”

    见丈夫不说话,周母继续说道:“以我们之前的想法,可怡择偶标准,就是一些世家中没有继承权的优秀子弟。”

    周父叹了一口气,说道:“世家子弟,好处是和可怡门当户对,不会有太多隔阂和代沟,而且出色的子弟,也会成为合格的管理者。”

    “只是……”周父摇了摇头,“世家的野心,实在让人难以心安。”

    周母点了点头。

    即便是没有继承顺位的世家子弟,在世家之中耳濡目染,本事有了,该有的野心也不会缺。

    再加上身后还有世家的支持,等周父百年之后,周家这基业最后保不准就要被吞掉。

    二女儿可怡,虽然精明能干,可是骨子里性格还是偏软。

    作为一个家族的管理者,她性格方面比她姐姐可人,却是差多了。

    所以,周可怡的婚事,让老两口更加纠结头痛。

    “所以啊,就算是世家旁支子弟,你都不会太放心吧。”周母说道。

    周父面露无奈,这本身就是非常矛盾的事情,而且二女儿的婚姻大事,也不是他完全能做主的。

    “一个有能力,又没有太多背景的优秀年轻人。”周母说着笑了笑,“对我们来说,这应该是可怡夫婿最佳模板。”

    周父看着妻子,感叹道:“那么多年的夫妻,我怎么想的,你都能猜到。”

    周母点了点头:“只是可惜,你欣赏的,觉得合适的那些年轻俊彦们,可怡根本就瞧不上。”

    周父苦笑道:“可怡的眼光可是一点都不比她姐姐低。”

    “哎。”周母闻言,也忍不住叹息一声:“是啊,可怡小时候就将可人当做偶像,什么都向姐姐学。”

    “不过可怡对小杨,似乎还不错。”

    如果周母这句话,让杨笑林和周可怡听见,两人肯定都会一口否定。

    杨笑林可从来没觉得周二小姐对自己不错,嗯,房租交得痛快这一点除外。

    周可怡更是某种程度,将杨笑林当做眼中钉,觉得他抢去了,原本是属于她的小笑嫣心中的地位。

    “也许是因为笑嫣的原因吧。”周父说道,“最少可怡愿意和小杨说说话,还去他学校,和他一起吃烧烤。”

    周母闻言笑了起来:“如果不是今天可怡说漏嘴,我们还真不知道他们居然还偷偷约会。”

    “是啊,根据可怡说的,好像还是她跑去小杨的学校。”周父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眼高于顶的二女儿,居然会主动跑去男生的学校约会,这太出乎老两口的意料了。

    如果不是周可怡亲口所说,而是从别处听来的,他们肯定不会相信。

    这话如果让周可怡听见了,她估计会直接去撞墙,这父母的脑洞,实在太过恐怖了。

    谁想得到,就因为说吃过那家伙做的烧烤,就会被父母当做两人约会。

    而且,父母还觉得是她主动……

    好吧,周二小姐运气不错,没有亲耳听见,否则当场心梗的几率都不小。

    周母又瞪了丈夫一眼:“你心里已经把小杨当做一个合适人选了吧,哼,刚才我担心,你还装傻。”

    周父笑了笑,也不否认妻子的判断,说道:“小杨认识那么多女孩,你也觉得担心。”

    “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一样担心。”

    “欧阳家的明星女儿,新华大学的校花,还有那位身份不简单的女警花队长……”

    “可怡的三个房客,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对了,还有我刚才说的小杨那个学生,你知道她母亲是谁吗?”

    周母知道丈夫不是喜欢吊胃口的性格,他既然这么说,那女孩母亲的身份恐怕很有来头。

    “是谁?难不成还能是哪个世家的离家女?”

    周父摇了摇头:“虽然没有那么大背景,不过她当年和我们家可人齐名。”

    “和可人齐名?”周母微微皱眉,随即没好气的说道,“那个什么浦海四大美女吗?”

    看见丈夫点头称是,周母哼了一声,道:“可人从来没有认可这个称号。”

    周父笑了笑:“本来就是一些无聊好事人的无聊之举。”

    “不过,那个谢媚眉既然能够和可人齐名,她女儿又能差到哪里去。”

    周母听到这里,不禁苦笑:“听你说完这些女孩的身份,我换开始怀疑小杨的身份了。”

    “一个山沟里出来的孩子,初到浦海几个月,就能认识这么些女孩?”

    “这……如果不是见过小杨这孩子几次,能感觉到他的真诚和朴质,我绝不会相信。”

    周父颔首道:“我刚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和你的感觉一样。”

    “哎。”周父,周母感觉自己今天的叹气似乎特别多。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合适的,怎么又感觉可怡和他有缘无分了一样。”

    “你说,我们要不要帮帮可怡。”周母眼睛一亮,“和其他女孩相比,我们可是有优势的。”

    周父苦笑道:“我知道你说的是小笑嫣。不过这种事情,我们还是先别瞎掺和了。”

    “什么叫瞎掺和?”周母对丈夫的消极态度非常不满,“又不是只为了可怡。”

    “小杨救了小笑嫣,又是学心理学的,多请他来,对小笑嫣的恢复也有好处。”

    周父愣了愣,他倒是忘了这茬,这么看来,倒也是一举两得的事。

    “好吧,你看着安排。”周父又提醒道,“不过要注意分寸,别太着意,让小杨和可怡看出门道来。”

    周母说道:“放心吧,这事情就交给我了。”

    周母说话之间,眼睛里已经开始放光。

    似乎自从今天杨笑林到家来,周可怡心里的气就一直不顺。

    通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的杨笑林和小笑嫣,她心里更是有气。

    以前她带小笑嫣出门,小丫头可都是会坐在她身边,陪她聊天,和她说话。

    原本今天她也准备让小丫头做副驾驶室,可是小丫头一看见那家伙坐在后面,直接就从前座爬到后面去了。

    现在,小丫头正靠在那家伙的身上,和他聊天,聊得开心处,更是咯咯直笑,眼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个小姨了。

    “笑嫣,想去哪里玩。”在被无视了十多分钟之后,周可怡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小笑嫣抱着杨笑林的手臂,看着杨笑林回答道:“去哪里,都听大哥哥的。”

    周可怡咬了咬牙,又问了一句:“去哪?”

    杨笑林知道这句话肯定是问自己了。

    虽然来浦海半年多了,他却没有多少时间能出去逛街游玩的。

    只有刚来浦海打工赚学费的时候,发传单,送报纸,倒也对一些街区颇为熟悉。

    这次带小笑嫣出来玩,总要给小丫头买点吃的,玩的。

    回忆了一下那些街区的商铺店面,又在脑海中盘算出了一条路线。

    “就去XX街吧。”杨笑林对周可怡说道。

    XX街?周可怡皱了皱眉,浦海几条有名的商业街她都非常熟悉,却从来没听说过那条路。

    打开导航地图,她才找到了那条路,居然离公寓不远。

    “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周可怡问道。

    杨笑林耸了耸肩,说道;“只是我比较熟而已。”

    “没有什么好玩的,那有什么好去的。”周可怡说道,“笑嫣,你说是不是?”

    小笑嫣也学着杨笑林耸了一下肩:“大哥哥说去哪,笑嫣就跟着去哪,小姨你就负责开车就行了。”

    “你这个小叛徒。”周可怡咬牙切齿的说道,“那条街如果买不到那几种巧克力,你可别怪小姨。”

    小笑嫣哎呀了一声,随即对杨笑林说道:“大哥哥,你帮我记一下,小姨欠我两盒帕齐,两盒瑞士莲,还有两盒……”

    杨笑林笑道:“好的,大哥哥都帮你记下来。谁都别想赖小笑嫣的账。”

    通过后视镜,看着一大一小两人合着伙来气人,特别是那个家伙,笑得更是可恨。

    真想一个急刹车,让那家伙一头撞在沙发后背上……

    咦,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危险的想法?周可怡心里一惊。

    她发现自己今天有些太心浮气躁,按理说,小笑嫣那丫头早就当了叛徒,她不应该那么生气才对。

    至于那个家伙,他有什么资格让自己那么生气。

    肯定还有什么别的原因,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铃声也提醒了她,让她似乎想起了些什么。

    将车停在路边,周可怡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立刻露出苦笑。

    就说怎么那么心浮气躁呢,原来今天本来有约的,结果因为那家伙来家里做客,加上小笑嫣一闹,给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