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隐少房东

499.第499章 当个花心大萝卜

    杨笑林笑道:“颖儿,你说话是越来越客气了。”

    “今天也是奇怪,一大早好几个人都来找我商量事。”

    周颖儿好奇的问道:“哦?刚才还有谁找你?”

    杨笑林便将刚才楚莲请他吃早餐,而且还提出约舞的事情说了。

    “楚莲居然说她担心舞会上,没有一个人和她跳舞,怕闹笑话,所以才请我帮忙。”

    杨笑林有些自嘲的笑道:“其实我知道,她是怕我在舞会上遇到那种尴尬,所以主动提出来帮我的。”

    杨笑林将刚才楚莲来约舞的事,当做趣事说给周颖儿听。

    周颖儿听完之后,丝毫没有和以往一样,笑着和他调侃几句,而是完全沉默了下来。

    杨笑林说完,也发现氛围好像不对,周颖儿怎么就不说话了。

    “颖儿?”杨笑林喊了一声,看她还在不在听电话。

    “笑林,我一直在听呢。”周颖儿连忙说道:“楚莲还真是有趣,她那样一个大美女,在舞会上怎么可能被冷落。”

    杨笑林也说道:“是啊,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是领她们姐妹这份情的。”

    “对了颖儿,你不是有事要和我商量吗?”

    周颖儿脸上泛起苦笑,她原本是打算将昨晚钱美富给她出的主意,也就是在今晚的舞会上的,她和杨笑林组成固定舞伴的事情征求杨笑林意见的。

    可是听到刚才楚莲都已经找笑林约舞了,笑林也都答应了,她这话还怎么说出口。

    “啊,没事了……”周颖儿下意识的说道,不过又立刻反口道:“有事,有事。”

    杨笑林听得一头雾水,颖儿这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颖儿也不是迷迷糊糊,糊糊涂涂的性格啊。

    “颖儿,是不是昨晚太累了,还没睡醒?”杨笑林忽然笑着问道。

    周颖儿有些郁闷的嗯了一声:“现在脑袋都还有点发晕,昨天离开舞厅的时候,都那么晚了,美富姐还不直接回来睡觉,非要我陪她喝咖啡聊天。”

    “结果喝了咖啡,回来后又过了好一阵子才睡着。”周颖儿抱怨道。

    昨天洗完澡,躺在床上都已经四点多了,睡着的时候,估摸着接近五点。

    而现在也才十点多,满打满算,她也才睡了五个小时而已。

    “所以我现在说话,都是前言不搭后语,人也有点犯迷糊。”

    周颖儿昨晚之所以这么辛苦,那么晚才睡,也是为了帮他,所以杨笑林也没有笑话周颖儿,说道:“颖儿,要不你现在继续睡,有什么事,等睡醒了再给我打电话?”

    周颖儿连忙说道:“那可不行,这事情可不是说了就完的,我们还得商量着想应对的办法。”

    “颖儿,你说的是林治平的事吧。”杨笑林忽然想起了这茬。

    周颖儿有些无奈的说道:“对啊。就是他,他今晚也会来参加舞会。”

    “昨晚美富姐也和我说了这事情,让我们别露馅了。”

    “哎。这次可比上次难度大多了,这可是在我们学校里举办的舞会,熟人,认识的人那么多……”

    杨笑林知道周颖儿担心的是什么,他也皱了皱眉,这事情的确有点难办。

    “颖儿,你先休息一会吧。应对的方法,我来想。”

    “等想好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周颖儿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道:“好吧。不过笑林你可得快一点,现在离舞会也就十个小时了。”

    挂了电话,杨笑林眉头深皱。

    这林治平还真是没完没了,上次林琳的舞会,颖儿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吧,他居然还不放弃。

    不过这事情要办得面面俱到,的确也不容易。

    主要是他今晚还挺忙,现在随便算一下,已经确定要邀请共舞的女生,就已经有了静雪,楚莲,柔冰姐,张馨儿……

    另外还有一个周雪灵,门票反正已经送了,她昨晚也看了演唱会了,如果今晚不邀请她,说不定她还有什么想法,就当做是给宿舍刷分吧。

    如果再加上颖儿的话,粗粗一算,就已经有六个女生了。

    这一幕看在林治平眼里,觉得他花心是肯定的。

    杨笑林倒是一点都不在乎林治平怎么评价他,问题是林治平看穿他和周颖儿之前假扮的关系,那才麻烦。

    正在琢磨呢,手机又响了。

    这一大早,业务还真是够多的,杨笑林觉得这次应该是静雪或者阿标打来的了。

    结果一看来电显示,发现是钱美富。

    “钱学姐,你起得够早啊。”杨笑林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钱美富,每次和他说话,反正就是土鳖,土包子这些词语乱飞,虽然知道她没有恶意,杨笑林对她说话也没有多少号语气。

    “土鳖学弟,我怎么听着你这话像是在嘲讽我?”钱美富的声音听起来也是用烂无比,估计和颖儿一样,这时候也还躺在床上。

    杨笑林调侃道:“昨天那么晚才回去,你还要拉着颖儿去喝咖啡,睡着的时候,应该都天亮了吧。”

    “原来是在给颖儿打抱不平啊。”钱美富娇笑道:“也不枉颖儿那么帮你了,总算你有点良心。”

    “不过你怪我可怪错人了,我就算拉着颖儿去喝咖啡,也就耽误她半个多小时而已。”

    “之前可是有人折腾了她好几个小时,已经弄得她精疲力尽了。”

    杨笑林听得头皮一阵发麻,这钱学姐说话荤素不忌,还是少惹为妙。

    “钱学姐,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以前都觉得你挺爽快的。”

    钱美富哼了一声:“激将法用得不错嘛,颖儿还以为你多老实呢,其实你狡猾得很。”

    “我也懒得和你绕弯子了,林治平今晚要来参加舞会,我之前给颖儿出了主意,就是让她和你结成固定舞伴。”

    “这样一来,颖儿晚上就能非常大方体面的拒绝林治平的邀请。”

    杨笑林闻言一愣,想起刚才周颖儿一会说有事,一会说没事。

    估计刚开始她是打算将这个想法说出来的,不过听了楚莲约舞的事后,就不便开口了。

    钱美富继续说道:“不过我刚才听颖儿说,我这个机会今晚行不通。”

    “我就想不明白了,和颖儿组成固定舞伴。颖儿都能答应,你怎么就不行,难道还委屈你了?”钱美富的话里,很有些兴师问罪的味道。

    杨笑林苦笑道:“钱学姐,颖儿根本就没和我提起固定舞伴的事。”

    “没提?这丫头,难道还不好意思,脸皮也太薄了。”钱美富在那边唠叨着说道。

    “这不怪颖儿,是我的原因,我告诉过她会邀请其他几个女孩跳舞。”杨笑林连忙说道。

    钱美富稍稍沉默,随即声音忽然放大了好几倍:“还好几个女孩?没想到你这个土鳖学弟还那么花心,那颖儿怎么办……”

    杨笑林将手机拿离耳边,等钱美富那边吼完,才重新拿回,说道:“钱学姐,舞会不就是和人跳舞吗?我和几个女孩跳舞有什么奇怪的。难不成你今晚就和一个男生跳舞不成?”

    钱美富哼了一声:“既然你不能当颖儿的固定舞伴,那晚上也要邀请我跳一曲华尔兹。”

    钱美富这跳跃性也太大了一点,弄得杨笑林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钱美富根本不理会他的反应,又问道:“那林治平那边,你们准备怎么应付?”

    杨笑林苦笑道:“我现在也还在想办法,看能不能找个两全其美之策。”

    “两全其美,你就净想美事吧。”钱美富显然还是有些气,继续为周颖儿打抱不平:“还以为你这土鳖学弟应该属于专情类型的,没想到居然那么花心,颖儿真是看错人了。”

    杨笑林听得一阵苦笑,这钱学姐胡搅蛮缠起来,还真是让人头痛。

    “钱学姐,要没别的事,那就再见了。”杨笑林打算干脆来个耳不听为净。

    “别急着挂电话。你如果想不到什么办法,我告诉你一个。”钱美富说道。

    这钱学姐点子还真不少,昨晚告诉颖儿一个固定舞伴的办法,现在那个办法被否了,这么短时间她又立刻想出个新的。

    不过杨笑林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对策,既然钱美富有点子,那就姑且听一听也好。

    “钱学姐,那你说吧,我洗耳恭听。”杨笑林说道。

    钱美富说道:“其实也简单,你就来个本色出演也就行了。”

    “本色出演?”杨笑林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钱美富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是花心吗?那就让林治平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

    “怎么,难道你还想不承认?放着颖儿这个固定舞伴,自己已经去偷偷约了好几个女孩了。”

    杨笑林懒得和钱美富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是更加困惑的说道:“钱学姐,你让我装花心也行,可是这样有用吗?”

    钱美富说道:“光是你本色出演当然还不够,还需要颖儿配合。”

    “她还得要演一个痴情小女生,即便遇到你这样的花心大萝卜,也痴心不改,一条路走到黑。”

    杨笑林听得翻了翻白眼,这钱学姐设计的剧情里,自己简直就是一个人渣啊。

    “这样就行了?”杨笑林问道:“我怎么觉得真要这么设计,林治平那小子会来找我决斗。”

    钱美富嘿嘿一笑:“这个可能倒也不是没有。不过嘛他知道你身手不错,应该不会自找没趣。”

    “只不过颖儿估计得继续被他缠一段时间了,因为这肯定会让他觉得还有机会。”

    杨笑林想了想说道:“这倒是问题不大。反正不是要演花心大萝卜么,舞会以后,我再和颖儿演戏对付他就是了。”

    钱美富笑道:“没想到你这土鳖学弟接受得太挺快。不过也是,演个花心大萝卜,对你们来说,也是巴不得的事情。”

    “好了,我现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颖儿,至于细节,回头你再和颖儿商量吧。”钱美富说完便挂了电话。

    杨笑林拿着手机,摇了摇头,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好像陪不少人演戏了,还真是人生如戏。

    此时已经十点多了,要等的静雪和阿标的电话没来,却是前后接了谢雨婷,楚莲,周颖儿,钱美富的电话。

    要不干脆给静雪打个电话过去,杨笑林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昨晚静雪在演唱会上伴舞,在舞台上跳了几个小时,肯定也是够累的。

    再加上兴奋,估计也很晚才能睡着,这个时候还没给他来电话,应该是还在睡觉,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

    还是给阿标打个电话,问问他和静雪有没有说好时间。

    静雪此时并没有睡懒觉,反而她今天八点就起床了。

    而且醒的时间更早,七点刚过,她就和杨笑林一样,被手机铃声给闹醒了。

    电话是妹妹静月打来的。

    静月昨晚洗完澡,回房间给姐姐静雪打电话,刚开始打了好几次都没打通。

    到后来好不容易打通了,说了没几句,姐姐就说困了,要睡觉。

    当时她准备告状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不过她心痛姐姐今天当伴舞的辛苦,也就和姐姐道了一声晚安。

    不过这可不代表她就不打算告杨笑林的状了,而且这个状还要在舞会之前告,让姐姐提前知道那家伙好色花心的本来面目。

    所以静月一大早就给静雪打电话,然后问了静雪的住处,便直奔过来。

    既可以见姐姐,又能当面向姐姐告状,显然比在电话里告,效果要好许多。

    八点,静月就已经在外面敲门了。

    静雪无奈的起床,给妹妹开门。

    等洗漱完毕,再带静月出去吃早餐,再回来时,已经是八点半了。

    接下来,静月自然毫不留情的,开始批判杨笑林的花心行为。

    “姐姐,你不知道吧,他用你送给他的演唱会门票,去泡妞。”

    静雪听得一愣一愣,问道:“笑林去泡妞?泡什么妞?”

    看见了吧,姐姐果然不知道,哼,那个家伙果然不是东西。

    静月绘声绘色的将昨晚,看见杨笑林和几个女生一块看演唱会的情形说了一遍。

    “姐姐,那人太无耻了,你以后别理他了好不好。”

    静雪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静月心里一惊,暗道:糟了,糟了,姐姐被那家伙给气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