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隐少房东

492.第492章 态度变化

    静雪来到后台,立刻不停有人向她恭喜。

    “静雪,你今天的舞蹈太出色了,歌也唱得这么好听,你还让我们以后怎么混?”

    “真没想到,静雪你的基本功那么好,比那些只有花花架子,靠脸蛋上位的人强多了。”

    “静雪,恭喜你,今天的演出非常成功。”

    静雪对每一个恭喜她的人连连道谢。

    大概是因为陈婉仪对她的态度,这几天下来,团队的人对她都非常客气。

    再加上刚才静雪在舞台上的出色表演,使得他们对静雪的前途更加看好。

    自身条件那么好,之前也是非常成功,又有陈婉仪这样的朋友姐妹,真是想不大红大紫都难。

    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这方面的眼光都查不到哪里去。

    静雪来到后台更衣室,换了衣服,一出门就看见阿标正在门外等她。

    “小雪,恭喜你。”阿标迎了上来,一脸兴奋的说道:“你知不知道,演唱会还没有结束,我就已经接到好几个想要了解你情况的电话。”

    “这还只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以前是你的化妆师,关系不错。你看吧,等过两天,他们找到你的联系方式了,片约肯定会如雪片一样向你砸过来。”阿标一脸喜悦,看得出来,他是真心为静雪感到高兴。

    静雪面带微笑的看着阿标:“阿标,如果没有你提醒笑林,我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阿标连连摆手:“这事情和我没关系,你要感谢也要去感谢小林子……”

    阿标说着立刻做贼似的四面看了看,似乎害怕杨笑林会忽然从哪个角落冲出来,将他痛扁一顿。

    “呵呵,我还是喜欢叫笑林小林子,叫起来顺口,听起来亲切,只可惜他听见我这么叫,会揍我。”

    “要不你和小林子说一下,给我来个特权……”

    静雪抿嘴而笑,摇头说道:“这事情我可帮不了你,你要什么特权,自己去找笑林商量。”

    阿标做出一副无力的表情:“我可不想去讨打,小林子可是一个人干翻一大群混混的高手,我这身子骨还不够他半分钟拆的。”

    阿标忽然啊呀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小雪,你别在这里听我啰嗦了,你现在最想见的人,肯定是小林子吧。快去吧,快去吧。”

    静雪微微一笑,对阿标点了点头:“阿标,那我先出去了。明天见。”

    阿标对她挥了挥手:“明天我一定会让你和小林子成为整个舞会上,让人关注,羡慕的焦点。”

    静雪急匆匆的赶到体育场门口,此时歌迷们都已经差不多都离开了,所以体育场门口从刚才的熙熙攘攘,变得有些冷清。

    地上不少印着陈婉仪图片的纸片,被深秋的冷风一吹,高高飘起,又随风落地。

    昏黄灯光,冷风纸片,场面居然有那么几分清冷和落寞。

    不过这些都影响不了静雪的心情,她兴冲冲的举目四望,寻找杨笑林的身影。

    可是左看右寻,却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静雪微微皱眉,准备走到体育场另外几个出口去看看。

    笑林应该会在体育场门口等她的,她要将此时的喜悦和他分享,再请他吃一顿宵夜。

    是啊,好久没有和笑林两个人一块吃饭了,记得暑假的时候,晚上她不时会请笑林吃宵夜的。

    虽然那段时间是她人生之中,最困苦的时候,可是现在想来,也有不少值得怀恋的东西。

    “姐姐。”

    静雪还没有找到杨笑林,却是看见静月一脸惊喜的向她跑过来。

    “姐姐,你终于出来了。”静月跑到静雪面前说道:“演唱会一结束,我就跑出来了,就怕错过姐姐。”

    静雪微笑着摸了摸静月的头,说道:“真是笨,不知道给姐姐打电话嘛?”

    静月撅起了嘴:“我都打了好多个电话了,姐姐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

    静雪这才想起为了专心准备演唱会,从下午开始,她的手机就已经关机了。

    笑林如果有其他事先走,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想到此,静雪连忙拿出手机开机。

    静月在一旁继续说道:“姐姐,妈妈让我演唱会结束后,就把那两套礼服交给你。”

    “礼服就在车里,我现在就去给你拿过来。”

    静雪点了点头,跟在静月身后,手里依然拿着手机。

    手机开机后,果然看见有几条未读短信。

    翻开之后,静雪第一时间翻开杨笑林发来的短信。

    原来笑林送他学生回家去了,静雪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果然如她所料,笑林肯定有其他事情,要不然此时肯定会在体育场门口等着她。

    除了杨笑林的短信之外,还有刘姐等几个还和她保持联系的圈内人发来的祝福短信。

    最后,静雪还看见一条花秋月发来的短信。

    一看见花秋月这个名字,她的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不过看了一眼在前面走得蹦蹦跳跳的静月,静雪的神态又柔和了一些。

    老实说,花秋月这个继母对她一向非常好,最少表面上无可挑剔。

    而且从妹妹静月对她的态度,也可知花秋月应该没有当面一套背面一套。

    只是,母亲的去世,就像一根刺,狠狠的扎在静雪心里。

    这根刺无法消融,她就无法真正接受花秋月,所以这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死结。

    翻开花秋月发来的短信,先是几句祝贺的话,最后还感谢她将《姐妹》这首歌献给月儿,说月儿一定会非常高兴,非常感动。

    静雪看完短信之后,手指在手机键盘上划拉了两下,似乎有些犹豫。

    不过最后,她还是给花秋月回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只有两个字:谢谢。

    走在前面的静月,忽然回过头来,说道:“姐姐,等会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静雪微笑着摇头:“不行,今天已经很晚了,你带我拿了礼服后,就立刻回家。”

    静月嘟着嘴,说道:“姐姐,你怎么和妈妈一个语气。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晚点回去有什么关系。”

    “而且也不是去什么不安全的地方,只是和姐姐聊天而已嘛。”

    静雪还是摇头,态度坚决,看来这事情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静月了解姐姐,知道姐姐这个态度,她再求也没用。

    只好退而求其次,说道:“那我回家后,给姐姐打电话说吧。”

    大概是怕姐姐不答应,她还补充道:“我要说的可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能耽误的。”

    静雪心里觉得好笑,静月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说的,不过就是找个借口想和她聊天罢了。

    妹妹对她如此依恋,也让静雪心里很是温暖,点了点头,说道:“不过电话也不能聊得太晚。”

    静雪和静月走到车前,司机已经下了车,手里拿着两件礼服。

    “大小姐,二小姐。”司机恭敬的喊道。

    静雪接过两件礼服,对司机道了声谢,然后就催静月快点上车回家。

    静月不情不愿的上了车,司机对静雪报以感谢的笑容,按时将二小姐送回家,他才好对夫人交差。

    车子缓缓启动,静月摇开车窗,对静雪说道:“姐姐,我回去也要好好学唱那首《姐妹》,以后有机会我们两个也一起唱好不好。”

    静雪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当然好。”

    静月带着满足的笑容对姐姐挥了挥手。

    在回去的路上,静月的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

    只是快到家的时候,她的微微哼了一声:“那么完美的姐姐,可不能让那个穷光蛋给骗走了。”

    欧阳家,花秋月此时心情也是相当不错。

    她也全程看了陈婉仪的演唱会,当然她和陈婉仪的歌迷们不同,她从始至终都在屏幕上寻找静雪的身影。

    每次看见静雪,她都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微笑。

    当听见静雪将《姐妹》这首歌,送给在现场的静月,她更是感动得眼眶发红。

    静雪其实真是一个非常优秀,善良的女孩。

    花秋月一直坚信,只要自己继续对静雪好,这孩子最后终究会接受她这个母亲的。

    静雪给她回短信,是另一件让她高兴的事情。

    要知道,静雪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主动给她发短信,这显然是一个好的开始。

    坐在客厅沙发的花秋月,抬头看了一眼丈夫书房的方向。

    她今天下午,已经告诉丈夫,静雪会参加今晚演唱会的事情。

    虽然这事情可能会让丈夫不快,不过无论是作为继母还是妻子,这件事情,她都必须要让丈夫知道。

    吃完晚饭之后,丈夫便进了书房,一直都没出来。

    期间,她端着宵夜去敲门,丈夫也没开门,只是说要好好思考一下生意上的事情,让人不要进去打扰他。

    大概是丈夫听了静雪要在演唱会上当伴舞的事,心情很糟糕吧。

    静雪的母亲,一直都是丈夫心里一个不愿触及的伤疤。

    而静雪义无反顾的走上母亲以前的事业之路,显然对丈夫而言,就是在不断的捅他的那块伤疤。

    而且,欧阳家这样的世家的嫡系子弟,出了一个戏子,这种事情在丈夫看来,也是一件非常颜面无光的事情。

    花秋月叹息了一声,这其实也是一种无法调和的矛盾。

    静雪要坚持她和她母亲的梦想,丈夫要守护欧阳家的荣誉和颜面。

    其实作为欧阳家第二号继承人的丈夫,又何尝希望和自己的女儿闹得这么僵呢。

    书房中,欧阳鹏飞关上了电脑,揉了揉眼睛。

    三个多小时的演唱会看下来,让他颇为伤神。

    抬手又将台灯关上,整个书房彻底黑了下来。

    “和她母亲越来越像了……”过了片刻,一句充满怀恋和愧疚的话说了出来。

    书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这让欧阳鹏飞有些不快的皱起眉,

    不过知道书房这部电话号码的人并不多,不是相熟的亲友,就是重要人物,所以虽然有些不耐,他还是拿起了话筒。

    “你好,我是欧阳鹏飞。”欧阳鹏飞说道。

    话筒里传来让欧阳鹏飞熟悉的苍老声音:“鹏飞啊,是啊。”

    欧阳鹏飞习惯性的坐直了身体,说道:“爸,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来电话的是欧阳鹏飞的父亲,也是欧阳家现任家主欧阳海。

    “年龄大了,瞌睡就越来越少。”欧阳海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说道。

    “睡不着,又闲着无聊,就陪着静心看了一场演唱会。”

    欧阳静心是欧阳鹏飞的弟弟欧阳鹏程的最小的女儿,也是欧阳家第三代最小的孩子,今年十二岁。

    欧阳鹏飞一听父亲说道演唱会,就知道这个电话的来意了。

    “爸,你也看见静雪了?”欧阳鹏飞微微苦笑着说道。

    欧阳海嗯了一声:“静心说静雪偏心,《姐妹》这首歌为什么不送给她。”

    大概是想到了孙女当时的娇憨模样,欧阳海又笑了起来:“静月应该去演唱会现场了吧。”

    欧阳鹏飞答道:“是的,是静雪给她的票。”

    “小雪的歌唱得很好听。”欧阳海感叹了一声,说道:“让你想起杜惜雪了吧。”

    欧阳鹏飞听见杜惜雪这个名字,神色就是一变。

    杜惜雪,就是静雪的生母,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算他欧阳鹏飞的前妻。

    当年,就是父亲不接受杜惜雪,最后给他安排和花家的女儿结婚。

    欧阳鹏飞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件事情,当年让他对父亲恨之入骨。

    不过这些年下来,这种恨渐渐淡化了许多,花秋月表现出来的贤惠,以及花家和欧阳家相互之间的助力,也让他不得不承认,父亲的选择的确不算错。

    可是,他对惜雪的愧疚,却没有随着时间而减弱丝毫。

    “我知道你肯定还在为那件事恨我。”欧阳海语气平静,似乎死毫不在乎儿子对自己的恨意。

    “我给你打电话,是要告诉你,我非常喜欢小雪唱的歌,也喜欢看她演的电视剧。”

    “小雪要走这条路,我一点都不反对。”

    欧阳鹏飞闻言愕然,他怎么都没想到父亲对静雪的表演事业,居然是这种态度。

    “觉得意外吗?”欧阳海笑了笑说道:“杜惜雪必须要离开你,不是因为她当过演员,也不是她不够好,而是秋月要比她合适得多。”

    “其实我对她一点都不反感,一点都不歧视,如果她愿意不要名分,你要继续养着她,我绝不会反对。”

    欧阳鹏飞说道:“爸,可是你也知道,演艺界那个圈子太容易被人诟病。”

    “我们欧阳家的女孩,谁敢欺负,谁敢乱编花边新闻?”欧阳海说道:“你啊,许多地方还不如秋月。”

    “好了,我要休息了。给你打电话,就是告诉你我的态度。”

    “对了,静心刚才吵这要见小雪,你和秋月商量一下,让她想办法和静雪说一声。”

    挂了电话,欧阳鹏飞看着窗外的一片黑夜,心情有些复杂。

    他知道自己最大的缺陷是什么,那就是性格有些软弱,关键时刻难拿主意。

    否则的话,当年他和惜雪也不会就这么硬生生的被父亲给拆散。

    “那就让小雪去追寻她和她母亲的梦想吧。”欧阳鹏飞的声音有些发涩,也有几分欣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