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隐少房东

472.第472章 听故事,找漏洞

    杨笑林一进门,就感觉到欧阳静月看他的目光很不友好。

    不过他也并不觉得意外,昨天在那家裁缝店里,这小姑娘看见他的时候,也是横眉冷对,怒目而视。

    好像还说他是“没钱买礼服的穷光蛋”。

    杨笑林当然不会和静雪的妹妹一般见识,所以对静月挑衅的目光,他还以一个微笑。

    “哼。”静月丝毫不给杨笑林面子,对他的示好也是用一声冷哼回应。

    静雪脸色微微一变,花秋月却已经抢先板起脸。

    “静月,怎么对客人那么没礼貌。”花秋月看着女儿,皱眉说道。

    静月看见母亲和姐姐瞬间都表现出了不满之色,心里很是委屈。

    那个人明明就配不上姐姐嘛,不给他好脸色看,也是为了让他知难而退。

    姐姐因为感情深陷还能理解,怎么妈妈也糊涂了呢,她难道看不出自己的意图?

    不过同时得罪妈妈和姐姐的事情,欧阳静月知道还是不能做的。

    特别是姐姐,现在已经都没住家里了,真的让她生气了,以后不理自己了,想道歉都难找到人。

    看见静月扁起嘴,一副委屈模样,静雪心里也泛起几分不忍。

    “笑林,静月她小孩不懂事,你别介意。”静雪歉然对杨笑林说道。

    杨笑林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没事,你是不知道我的那个学生,当初比你妹妹对我更反感。”

    静雪也知道杨笑林做家教的事情,也听杨笑林说过他那个颇有些暴力倾向的女学生,所以闻言便看着自己妹妹笑了起来。

    静月一脸懵懂的看着姐姐,又看了一眼那个明明配不上姐姐,却似乎很会讨姐姐喜欢的家伙。

    杨笑林这话,倒是引起了花秋月的兴趣。

    “小林,你好像还在读大学吧。怎么就有学生了?”花秋月好奇问道。

    于是杨笑林便将他当家教的情况,当做笑话般的说了说,就当是饭前的开胃菜。

    他也知道,静雪和这位后母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很和睦,说一说他作为家庭教师,和暴力女学生斗智斗勇的故事。

    静雪虽然之前听过一些,不过依然听得津津有味。

    花秋月脸上一直带着微笑,还不时问两句那个女学生的情况。

    阿标却是听得连连叫好,夸杨笑林对学生有办法。

    最郁闷的就当属欧阳静月了,虽然故事的确挺有趣,可是她怎么听,都觉得似乎是针对她的。

    而且杨笑林讲故事的时候,姐姐和妈妈听到开心处,就会面带笑意的看她一眼。

    这意味还不明显吗?这些故事说不定就是那家伙编出来,借此来嘲笑反击她。

    欧阳静月对杨笑林自然更加不满了。

    哼,嘲讽人还要通过这种方式拐弯抹角的,姐姐怎么会看上他呢。

    郁闷归郁闷,静月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编的故事的确挺有趣的。

    当然了,里面那些关于他正面的内容,肯定都是吹牛的。

    比如十几天就让学生成绩大为进步啊,又比如让学跆拳道的学生服服帖帖,不敢和他作对……

    姐姐肯定也是因为被他夸夸其谈给忽悠住了,欧阳静月越想越觉得肯定如此。

    那如果能够揭穿他的这些假话,姐姐应该就能看清他的真面目了吧。

    姐姐肯定不会喜欢一个牛皮大王的,想到此,静月眼睛一亮。

    那怎么才能揭穿他的假话?

    静月双肘支在桌上,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面带微笑,说着故事的杨笑林。

    看似她也被杨笑林当家教的故事吸引,其实她是在找杨笑林的破绽。

    编故事,说假话,其中的漏洞和破绽肯定是少不了的。

    为了抓住他的漏洞,让姐姐不再上当受骗,她就权且牺牲一下耳朵和精力,认真的听一听他编的故事吧。

    而此时杨笑林却是摸了摸肚子,苦笑道:“说着说着,肚子就饿了。”

    “真没想到说故事,居然也是体力活。”

    杨笑林的话,让花秋月,静雪,阿标都笑了起来。

    “可我们听故事的,一点都不觉得饿。”静雪笑着说道:“本来我还想等你说完家教的事,再说说军训的事呢。”

    杨笑林举起双手,一副讨饶投降的姿态。

    “静雪,你就饶了我吧。再说下去,我就得累趴在饭桌上了。”

    花秋月笑道:“都怪我,听得都入迷了。都忘了已经到吃饭的时间了。”

    花秋月夹菜放入静月的碗里,对杨笑林和阿标微微点头:“笑林,回头有机会再好好给我说说,你当家教的事情。我还没听够呢。”

    “呵呵,刚才还不觉得,笑林这么一提,我也觉得饿了。”

    花秋月说着,目光慈祥的看了女儿静月一眼。

    这一眼立刻让静月鼓起嘴,很是不满的看了杨笑林一眼。

    妈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打算从那个吹牛大王那里了学习管我的办法?

    还有那个吹牛大王,也真是无耻可恶,我刚准备要好好抓他的破绽漏洞,他就不说了。

    没办法,那就只能仔细回忆他刚才说的那些,从中找出破绽来。

    欧阳静月也知道杨笑林是新华大学的学生。

    能考入新华大学,给一个高中生补习,当然是绰绰有余,这方面的能力倒是无法怀疑。

    而且她自己学习就一向不太好,想从这方面找漏洞显然不大可能。

    所以她也就只能从其他的方面下手了,忽然,她眼睛一亮。

    她想到杨笑林说他那个学生会跆拳道,以及那个学生对家教的古怪要求。

    根据那吹牛大王的说法,他轻而易举的,就让那个学生认输服气了。

    再看看他那看起来,甚至显得有点瘦弱的身材,怎么看都不像打架厉害的样子。

    吹牛,这个部分他肯定吹了牛。

    心里有了主意,静月顿时笃定了起来。

    有了这个发现,找个机会,让那吹牛大王在姐姐面前现形,也就不难了。

    静月想得正得意,脑袋忽然被敲了一下。

    “静月,都这么大了,吃饭还不认真。”静雪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不好好吃饭,在那发呆傻笑。”

    静月不满的嘟着嘴,转头看了姐姐一眼,说道:“我哪里吃饭不认真了,只是还不饿嘛。”

    静雪摇了摇头,抬眼看了坐在对面的杨笑林,见他没有任何拘束不安,该吃吃,该喝喝,动作虽快,倒也不显粗俗。

    静雪见状,安心一笑。

    她担心的,就是笑林在这样的场合下,会不会觉得不自在。

    看来她这份担心有些多余了,笑林那豁达的性格,似乎根本不会受环境的影响。

    晚餐进行过程中,花秋月会不时问杨笑林或者阿标两句话。

    得知阿标是浦海最出色的化妆师,花秋月表现出意外惊喜,表示有机会的话,请阿标当她和静月的造型师和化妆师。

    阿标当然是一口应允,还非常自信的夸夸其谈了一般。

    “花女士,您真有眼光。这次的陈婉仪来浦海开演唱会,就是由我担当的首席化妆师。”

    “对了,这次小雪和笑林去参加舞会,也是我给他们选礼服和化妆……”

    阿标忽然发现自己似乎说漏嘴了,颇有些尴尬的看向静雪。

    静雪报以理解的笑容,阿标有机会开发优质客户,何乐而不为,她当然没有阻止的道理。

    花秋月闻言看了一眼静雪,又看了一眼杨笑林,说道:“我昨天倒是听静月说你们去买礼服,当时就想是不是要参加什么重要的典礼仪式,原来是要去参加舞会啊。”

    静雪看了静月一眼,静月立刻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了头。

    静雪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摸了摸妹妹的头发,说道:“是笑林他们学校的舞会,刚好我也得到了邀请。”

    关于静雪参加金秋舞会的事情,花秋月早已有所了解,之所以发出疑问,只不过是她要借此说礼服的事。

    “你们选的那套礼服,我今天去看过了。”花秋月说着又对阿标笑道:“是阿标你帮静雪他们选的吧?”

    阿标点了点头:“选那套礼服,可是花了不少时间,不过能够找到那么合适的,再辛苦也值得。”

    花秋月颔首笑道:“阿标的眼光的确很好。”

    “我已经把那两套礼服订下来了,明天就派人去老手裁缝店取过来。”

    “到时候是直接送到阿标你那里去,还是给静雪和小林?”

    阿标闻言不敢自作主张的答应,而是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杨笑林和静雪。

    静雪也看向杨笑林,这个事情最后需要笑林来拿主意。

    杨笑林终于放下了筷子,有些为难的说道:“阿姨,你给静雪买衣服是理所当然的。”

    “而我,就不方便接受你那么贵重的礼物了。”

    花秋月微笑摇头,说道:“一套礼服而已,算不得有多贵重。”

    杨笑林表扬严肃的摇了摇头:“阿姨,也许这一套礼服对你来说,算不得什么;不过在我看来,却已经非常贵重了。”

    根据阿标昨天所说,那个什么裁缝店的礼服,一套的价格在六位数,也就是说最少也要十来万。

    十几万,在杨笑林眼里那绝对是巨款了,这种价位的礼物,他又怎么会随便收。

    而且送礼的人,和他并不算多熟,或者说和他毫无关系都不为过。

    “可是这两套礼服,我都已经买下来了啊,订金都已经交给老手裁缝店了。”

    花秋月虽然面露为难之色,心里却对杨笑林的表现非常满意。

    不随意收人好处,看得出来,这孩子不是那种喜欢贪小便宜的性格。

    毕竟杨笑林是静雪的房东,而且两人关系看起来相当不错,所以他的优点越多,缺点越少,花秋月也就越放心。

    看见杨笑林和花秋月都皱起了眉头,静雪毫不犹豫的说道:“交了订金没关系,不要就是了。”

    “阿标,我和笑林也不一定就要选那两套礼服吧。”

    “一会吃完饭,我们再去租衣店看看,你帮我和笑林再选两套合适的。”

    静雪是绝不愿意让杨笑林为难的,既然笑林不愿意接受花秋月的好意,她就立刻毫不犹豫的赞同了杨笑林的意见。

    花秋月心中苦笑,在静雪心里,自己这个后母,肯定比她的那个房东的地位都不如。

    而静月则又是不满的瞪了杨笑林一眼,似乎在怪他不配合,害的姐姐也不能穿着漂亮的礼服。

    饭桌上忽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就听阿标忽然说道:“我有办法。”

    几人的目光,都好奇的看向他,不知道他为何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而他说的有办法,又是什么办法。

    就听阿标兴冲冲地说道:“其实小雪和笑林最好就穿昨天我们选定的礼服。”

    静雪皱了皱眉,杨笑林则是不解的看着阿标。

    这阿标难不成是因为花秋月这个潜在的新客户,所以就帮着她说话了?

    不过阿标的这个想法,的确正符花秋月的心思,她连忙问道:“阿标,快点给我们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不少顾客,也会在老手裁缝店这类地方购买或者订制服装。”

    “不过有些衣服当时看起来不错,穿回去之后,就会发现一些不大合适的地方。”

    “我听她们说过,一周之内,无明显破损,都是可以折价退换的。”

    听到这里,无论是花秋月,还是静雪,杨笑林都大体听出了阿标的那个办法。

    阿标继续说道:“刚才花女士说,那两套礼服已经交过订金了。”

    “订金是不会退的,订金一般是服装价格的百分之十,足够折价了。”

    “所以还不如就当租了那两套礼服,反而是等于省了钱。”

    “当然了,笑林和小雪参加舞会的时候,得小心一点,别把礼服给弄坏了。”

    阿标一番话说完,花秋月立刻眉开眼笑。

    “阿标说得好。笑林,静雪,这礼服你们不穿,才是真正的浪费。”

    花秋月目光落在杨笑林的脸上:“小林,你们反正要去租礼服。如果你实在不想接受我的好意,就把租金交给我,也帮我省点钱。”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杨笑林知道不好再拒绝了。

    “那就多谢阿姨了。”杨笑林只好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