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隐少房东

39.第39章 大小姐的骄傲,穷小子的脾气

    杨笑林站着一动不动,桌上的钱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他只是盯着静雪的脸,看她微红的眼,看她脸上未干的泪痕,看她想要躲开他目光的闪烁眼神……

    静雪转过身,重新站在窗口,背对着杨笑林说道:“这是欠你的五千块工钱。你快收起来吧,再加上你这些天打工赚的钱,第一年的学费应该够了吧。对了,忘了跟你说了,老板在服装店附近租了员工宿舍,我明天就会搬过去。”

    “我今天中午去了时代服装城。”杨笑林忽然说道,静雪的身体明显一僵。

    “我中午就在员工宿舍休息呢。你又去干什么,是不是昨天看上了服装城里的哪个女孩,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静雪依然背对着杨笑林,语气故作轻松地说道。

    “我当然是去找你的。”杨笑林不知道静雪的钱是哪里来的,虽然心里对她为了这些钱做了什么有些担心,不过还是语气平和的说道:“还记得你那天请我吃饭时我说的话吗?我赚了钱,也会请你吃一顿。玉米的确很好吃,不过我觉得天天吃玉米总是不好的吧。”

    静雪的身体重新松弛了下来,只不过她的撑在窗沿的双手,微微发抖。

    “没有看见你,于是我问了你的同事。”杨笑林继续说道:“她说……”

    “不要说了。”静雪忽然说道:“桌上的钱是我欠你的,也是你应该得的。至于这些钱,我从哪里的来的,不用你管。”

    “总是要问清楚的。”杨笑林的声音依然很平和,却充满坚持。

    “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静雪情绪忽然之间爆发,她转过身,已是满脸泪痕的脸上充斥怒容,对杨笑林大声咆哮道:“你不过是给我当了几天雇工,我欠了你五千块钱,现在我已经把钱都还给你了,你凭什么管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静雪大声的咆哮,泪水依然不断的从的眼中流出,划过她优美此时却充满伤感痛苦的脸庞,梨花带雨得让人砰然心酸。

    杨笑林没有出声打断静雪的发泄,他只是静静的观察着静雪,从头到脚,再从腿到腰,他松了一口气,根据老田的某些说法,静雪的身体没有什么变化,虽然他对老田的那些说法不大相信,不过这个时候他却还是宁愿老田说的那一套的确都是真的。

    不对,好像漏了什么,杨笑林眉头微微皱起……

    “你说啊,你凭什么管我。”平时冷静理智的静雪,这个时候就像一个处于情绪化中的普通女孩,挥洒着几分蛮不讲理。

    杨笑林耸肩笑了笑,说道:“因为我是你的房东。”

    “房东……你……”有些荒谬的回答,却让静雪忽然安静了下来,不再咆哮,不再指责,只是有些愣愣的看着杨笑林,接着双手捧着脸痛哭起来。

    泪水被双手拦阻,却从双手的指缝之间渗出。

    双手之后,修长优美的脖颈微微缩着……忽然之间杨笑林忽然发现她白皙的脖子上空空如也,而以前在那个位置,挂着一条项链。

    杨笑林忽然知道那笔钱是从哪里来的了,同时也知道为什么静雪会哭的如此伤心,几乎到了悲痛欲绝的程度。

    他几步走到静雪面前,一把拉开她捂住脸上手。

    静雪有些惊讶的看着杨笑林,显然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不过她的眼神之中并没有恐惧,只有惊讶和不解,看得出她对他已经非常信任。

    “你的项链呢。那条你母亲送给你的项链呢。”杨笑林盯着静雪的脸问道。

    静雪的脸色顿时间一片苍白,她想甩开杨笑林的手,却被他紧紧握住,根本无法甩开分毫。

    “我的项链去哪里了,不要你管。”静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冷冰冰的,却依然无法控制的带着颤抖。

    杨笑林依然紧紧抓住静雪手,看着她雪白的颈项,摇了摇头,说道:“你把项链卖了,桌上的钱,就是你卖项链得来的。”

    “项链是我的,我想卖就卖。”静雪没有再试图挣脱杨笑林的手,她通红的眼睛狠狠的瞪着他,仿佛是要将心中的气恼全部发泄到他的身上。

    “那项链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唯一一件物品。”杨笑林摇着头说道:“我现在不需要这些钱,你去把项链赎回来。”

    “那是你的学费,你如果没有这笔钱,怎么去上学,钱是我欠你的,就算卖了项链也要还给你。”静雪再次声嘶力竭的喊道:“项链只是卖给了当铺,我赚了钱就能赎回来。”

    “那现在就去赎回来。就算我去问鱼伯,问刘姐借钱,也不能拿你卖项链的钱。你知不知道,现在那条项链代表的就是你的母亲。”出乎意料的,杨笑林脸上也露出怒容,他狠狠的拉着静雪,走出了客厅。

    两人上了电梯,静雪安静了下来,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当电梯在一楼停下时,她似乎也想明白了些什么,小声说道:“我身上没有钱赎回项链。”

    “赎回项链要多少钱。”杨笑林拉着静雪走出电梯,一步不停的往前走。

    “比卖的时候多百分二十,卖项链五千块,赎回来要六千。”静雪说道。

    “真是败家的千金小姐。不过我有钱。”杨笑林拉着静雪走到小区门口,又问道:“当铺在哪边。”

    “你的钱,学费都不够。”静雪低着头说道:“还是我去向刘姐借钱吧。”

    “嘿。”杨笑林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之中包含自嘲和玩味,静雪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何忽然会发出这样的笑声。

    “你是欧阳家的大小姐,从小就在锦衣玉食中长大,你有你难以低头的尊严和骄傲。”杨笑林说着又指了指自己。

    “我一个山村里出来的穷小子,独自来到浦海,学费生活费都没着落,全得靠自己去赚。嘿嘿,却好像也有那么点不愿低头,不肯低声下气的臭脾气。”

    “我们都放不下面子,放不下那点心中的骄傲和臭脾气去借钱。于是我一天打几份工,从早到晚,起早摸黑;于是你每天在希望和失落之中煎熬,为了维持生活和还钱,一件一件的卖着自己的首饰。”

    “只是你的骄傲和我的臭脾气好像都没还没卖掉。”杨笑林对着静雪摇着头:“但是你的项链比你的骄傲更珍贵的,比我的臭脾气也珍贵。”

    “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纪念品,为什么你也……”静雪有些讶然的看着杨笑林,不知他为何会在意她的项链。

    “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杨笑林说道:“我今天租出去一套公寓,收到了六千房租。不过由于你的行为,我现在又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那就是你欠我的钱从五千变成了六千。”杨笑林说着再次催促道:“现在我们快些去当铺把六千块花掉的,难道你就不怕那条项链被别人看中吗。”

    如果换做今天之前,静雪一定会满脸微笑的恭喜杨笑林租出了公寓,凑足的学费,可是此时她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向前走去。

    静雪当掉项链的当铺就在小区附近,当杨笑林用六千块钱加上当票赎回项链,并将它交到静雪手中时,静雪的眼泪再一次淌了出来,她紧紧的抱住项链,轻声自语:“对不起,妈妈。我再也不会做出这种对不起你的事情。”

    夜色正浓,人行道上行人稀少,杨笑林走在前面,不紧不慢,仿若饭后踱步;静雪紧紧将项链贴在胸口,默默的跟在杨笑林身后。

    长长的人行道上,就听见两人有节奏的脚步声交互响起,静雪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静雪问道:“为什么你好像比我更珍惜这条项链。”

    杨笑林缓缓转过身来,静雪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目光,这一刻她仿佛从他的清澈的眼神之中,感受到了深深的遗憾和发自内心的彻骨悲伤。

    “你还记得你母亲的模样吗。”杨笑林不答反问道。

    静雪眉头微微耸起,似乎在用力的回忆,然后非常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记得,我母亲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真是太好了。”杨笑林衷心的说道:“我真羡慕你,还能记得母亲的容颜。”

    “你……”静雪眉毛一立,就要发怒,她感觉杨笑林这是在拿她母亲调侃。

    “我自从记事以来,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杨笑林说着闭上了眼,说道:“我只是偶尔在睡梦中见到他们,也不知道那是记忆留下的痕迹,还全部都说幻想。”

    静雪目瞪口呆的看着闭着眼,眉毛低垂,表情仿若如梦的杨笑林,她之前哪里能够想到,这个乐观,向上,有时又很喜欢惹人生气的男生,内心之中居然有着这样的空缺和悲伤。

    “如果我父母给我留下任何东西,我会用我的生命守护。”杨笑林睁开眼,看着紧握在静雪手心的项链,说道:“没有任何理由,任何借口,也没有任何人,能够从我手中夺走它。保护好它,她是你一生的护身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