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大魏能臣

1729.第1729章 看谁熬的过谁!

    第1729章 看谁熬的过谁!

    堂堂的燕王千岁、大魏帝国的实际掌控者、也是最有实力一统天下的人,竟然在自己六十大寿的庆典上,离开宾朋满座的大殿,只为出门迎接一个客人?

    这些话说出去,一百个人,一百个不信,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件事就偏偏发生了!

    萧逸起身离开座位,迈步直出甘泉宫大门,夫人、儿子、孙子们紧随其后,宾客们也停止了吃喝,一起跟着走出来了,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面子?

    人们清楚的记得,数年之前在洛阳城,皇帝曹礼有一次驾临燕王府邸,萧逸也只是站在大门内迎接,抱拳拱手而已!

    而在场的文武百官,没一个人认为萧逸有失礼之处,曹礼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感谢萧逸亲自来接驾了,真是给自己面子啊!

    因为以萧逸的权势、威望、资历,就算是端坐大堂内不动,也没人敢多说什么,不见当年曹操、曹丕父子,就是这么对待刘协的!

    甘泉宫大门前,一名白裙女子傲然而立,看年纪已经不小了,可是气质高雅、卓尔不群,眼角眉梢风韵犹存,年轻时一定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

    左侧一个绿衫女子,年纪略微小几岁,神态颇为拘谨,紧紧跟随着白裙女子,犹如绿色陪衬着红花,不过看五官眉眼,以前也是千里挑一的美人!

    右侧一个青年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狼背蜂腰,虽然穿着普通服饰,气势却高如山岳,再配上一副小黑脸、两个大酒窝,竟与萧逸年轻时有七八分相似!

    后面还有几个年轻妇人,有的领着孩子,有的抱着孩子,脸上都满是畏惧之色,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敢堵甘泉宫的大门!

    答案终于揭晓了,来的正是海燕公主、玲玲、刘昊,以及他的一众妻妾儿女们!

    当年刘协退位之后,去山阳郡做了山阳公,从此远离了政治漩涡的困扰,每天观看医书、研究药理,竟然有了不低的造诣,还免费给周围的百姓治病送药,换来无数感激,自己过的也很快乐!

    可惜一年之前,刘协因病逝世了(医人者,难自医啊!),享年五十一岁,是萧逸上奏朝廷,以汉家天子之礼下葬于北邙山中,与历代汉家天子陵寝并列,称之‘献陵’,并亲率文武百官祭祀,上谥号曰:‘大汉孝献皇帝!’

    按照谥法,‘献’为上谥,博闻多能曰献、惠而内德曰献、聪明睿智曰献,毕竟大汉帝国之所以灭亡,根源在桓帝、灵帝身上,与刘协没多大关系,而且他也试图振兴过,可惜没能扭转历史的车轮,最终以‘孝献’为谥号,也算给他在史书上正名了!

    问题是,刘协的几个儿子死的比较早,没有合适继承人了,因此有官员建议,取消‘山阳公’封号,彻底断绝汉家这一遗脉算了!

    又是萧逸上奏朝廷,让刘协唯一的小孙子、不足两岁的刘康继承了山阳公的封号,山阳郡封地以及一切特权不变,继续行汉正朔,祭祀列祖列宗!

    海燕公主一直生活在山阳郡,对萧逸做的这些事颇为感激的,得知其六十大寿,在反复思考之后,决定亲自前来祝贺,毕竟几十年过去,恩怨情仇也该放下了!

    另外吗,海燕公主对萧逸知之甚深,猜到庆祝六十大寿的同时,肯定还有别的举动,因此把刘昊及其妻子儿女也都带来了。

    一则,让儿子认祖归宗,毕竟是亲生父子,血缘关系永远割不断的!

    二则,如果萧逸分配家产,自己的儿子也得有一份,还绝对不能少了呢!

    “公主殿下、玲玲,一路远来幸苦了!”

    “哼!”

    “大王万福,奴婢不敢当!”

    双方见面之后,萧逸也是感慨万千,主动向海燕公主拱手行礼,又向玲玲行了一礼,人家给自己生了儿子,却一直没名没份的,也没享受到王妃的待遇,自己亏欠良多啊!

    海燕公主一如既往的骄傲,素脸朝天,眼往上看,丝毫没把这位权倾天下的燕王看在眼里,不过她能亲自来祝寿,说明心里还是有萧逸的!

    玲玲则诚惶诚恐的叩首行礼,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她都没忘记自己侍女的身份,也甘愿做一辈子绿叶!

    萧逸连忙伸手搀扶,有心说几句暖心的话,可肚子里一句词也没有,自己年轻时候都不会哄姑娘,何况如今六十高龄了,这辈子没打光棍真是幸运啊,最后是曹节上前,帮着安抚了几句,言辞极为周到!

    “儿子叩拜父亲大人,恭祝父亲-天增岁月,人延春秋!”

    “孙儿们叩拜爷爷,恭祝爷爷-长命百岁,福寿绵长!”

    ……

    刘昊带领一众妻妾儿女,跪地行大礼参拜,看几个小家伙娴熟的样子,显然事先演练多次了。

    因为奶奶告诉过他们,这次只要表现的好,让一个叫爷爷的人高兴,以后就一辈子荣华富贵了,有数不尽的好吃的、好玩的!

    “好,都是好孩子,快让爷爷来抱抱,哈哈!”

    最后两个愿望也达成了,萧逸不禁仰天大笑,自己的人生终于圆满了,而后依次抱起几个孙子、孙女,亲了亲他们的小脸蛋,见面礼自然少不了了。

    其实萧逸一直关注着山阳郡,刘昊娶妻纳妾、生儿育女的事情也都知道,这些孙子、孙女的名字,也早就录入萧氏族谱中了,算是家族的一个分支,而且在燕王国境内,还给他们每人留了一块封地,与其他子孙一视同仁!

    “贤弟请起,今日咱们兄弟手足,总算是聚集一堂了!”

    “小弟拜见兄长,见过诸位兄弟姐妹!”

    另一边,萧玄把刘昊搀扶起来,以兄弟之礼相见,又一一介绍其他兄弟、姐妹、子侄,互相行礼问候!

    其实萧氏子女们都知道,他们有一个兄弟流落在外,以往逢年过节也经常互送礼物,因此大家虽是初次见面,却一点也不觉得生疏,毕竟是同根而生!

    接下来,众人返回大殿之上,为了表示尊敬,特意让海燕公主走在了中间,萧逸一旁引路,其余人等左右陪同,真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纵然是皇帝亲临,也决没有这般待遇的,可谓是尊敬到了极点!

    不过进了大殿之后,萧逸却拉着曹节的手,重新坐回了正位上,这一举动明白告诉所有人,谁才是自己最重要的女人!

    虽然自己与海燕公主纠结最深了,两世相恋,刻苦铭心,可让萧逸重新选一次的话,还是会选曹节做正室夫人,再刻骨铭心的初恋,也比不上一辈子风雨同舟、恩恩爱爱!

    海燕公主显然明白这一点,轻轻的叹息一声,没敢再争执什么,不过以她的骄傲性格,决不会屈居人下的!

    故而没和一众妾室们坐在一次,而是让人单独设了一个座位,正好与小女王相对而坐,两人同病相怜之下,竟然还对饮起来了,有说有笑很是亲切,不过在笑容之中,明显藏着两把小刀子!

    玲玲本想站立侍奉的,却被海燕公主拒绝了,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了,二人名为主仆、情同姐妹,早已是形同一体了,而且海燕公主愿与之分享一切的,包括座位上那个臭男人!

    “臣等恭祝大王--洪福齐天,万寿无疆!”

    “好,胜饮,哈哈!”

    宴会气氛推向了高潮,人们轮番上前敬酒,萧逸酒倒杯干,喝的是异常挺快,人生极乐之乐,莫过于此了!

    而在宴饮之间,刘昊以敬酒为名,来到了萧逸身边,趁机附耳低语了起来……

    “启禀父亲:儿子护送两位母亲来甘泉宫,途中经过北邙山,有一神秘老者突然拦住了道路,自称是父亲的故人,十分想念父亲,还要儿子转交一份贺礼!”

    “老者、故人,什么模样?”

    “满脸伤疤,丑陋无比,虽然是衣衫褴褛,却有一种猛虎下山的气质,望之决不似善类,提及父亲大人之时,更是目露无限恨意!

    本想将之生擒,交给父亲发落的,那知此人极为狡猾,留下礼物转身窜进了山林之中,儿子担心其中有诈,故而未敢轻举妄动,护送两位母亲迅速过了北邙山,沿途加倍小心,幸好未出意外!”

    说话间,刘昊取出一个长条形黑漆木盒,上面的封印未动,可见尚未拆开过,而不偷看他人隐私,是一种良好的品质,也是一种自律精神!

    由此可见,刘昊自幼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不过以海燕公主的性格,教给儿子的决不止这些,肯定还有其他东西,比如文韬武略、勃勃野心!

    “嗦!--刷!”

    萧逸接过黑漆盒子,先轻轻摸索一番,又敲打了几下,确定没有私藏暗器之类,这才拆开了封印,里面竟是一副卷轴!

    让两名侍从展开卷轴,赫然是一副猛虎图,不过却是一头伤痕累累、鲜血淋淋的伤虎,趴在一处隐蔽的山涧中,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即便如此,猛虎终究还是猛虎,吊睛白额、血盆大口,散发出极为狂野之气,山中野兽无不闻风遁逃!

    画卷旁边没有署名,却写着一首诗:

    万般仇恨记心间,暂且隐忍卧在渊,

    十年之后虎出山,定要血染半边天!

    字迹苍劲有力,充满了杀伐之气,却又是丝毫不乱,心中没有大仇大恨、大毅力、大智慧者,决写不出这般的字!

    “哈哈,真是一副好画啊,这头‘冢虎’果然还活着,孤的余生不会寂寞了!”

    虽然没有署名、没有印章,可萧逸从笔迹上面,就知道这是谁的大作了--司马懿!

    当年东征平定叛乱,叛军首领尽数落网了,唯独不见司马懿的踪迹,萧逸重金悬赏,四方捉拿,几乎把天下州、郡翻了一遍,依旧没能捉住这头冢虎!

    久而久之,这件事慢慢的被人们遗忘了,认为司马懿肯定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荒野之地,估计尸体都烂成一堆白骨了!

    没想十五年过去,这头‘冢虎’又蹦出来了,非但活的好好的,还在暗中图谋复仇大计,真是出人意料啊!

    不过复仇可不是容易事,萧氏如日中天,基业稳如泰山,别说一个无兵无权的司马懿了,就算孙吴、蜀汉、士族这些势力全联合起来,也休想撼动分毫!

    除非萧氏内乱,子弟互相残杀,外人才会有机可趁,可只要萧逸活着一天,这种事决不可能发生的,而以萧逸的一身本领,世上没人能取了他的性命,只有老天爷能收走!

    司马懿也知道这一点,才写下了‘十年之后虎出山,定要血染半边天’的诗句,他就是要慢慢的隐忍,等到萧逸病死、或者老死之后,再出山为司马家族复仇雪恨!

    古代人均寿命比较短,人活五十岁就不称夭寿了,萧逸已经六十岁了,身为王者,每天日理万机,心血消耗极大的,纵然人参、燕窝的不断滋补,又能存世多久呢?

    再活十年,已经是一个极限了,不见秦汉以来的帝王,最长寿者莫过汉武帝,也只活了七十一岁,萧逸又有多大福气,能比千古一帝更长寿?

    司马懿比萧逸年轻七岁,其家族男子又素以长寿著称,因此在寿命比拼上,司马懿有信心获胜,也有信心等来复仇的时机,让萧氏血债血偿!

    送这幅猛虎图的目的,就是告诉萧逸自己还活着呢,而且一直在策划复仇大计,这样萧逸就会寝食不安,整天胡思乱想,其寿命也会大打折扣了,没准连十年都活不到,这是典型的心理恐吓战术!

    问题是,萧逸会被这幅猛虎图吓到,进而活在其阴影下吗?

    “来人啊,给孤在甘泉宫最高处树一面大纛旗,上面再写几个大字,要二十里外都能看得见!”

    “敢问大王,写什么字?”

    “看谁熬的过谁!”

    萧逸这一辈子,从来没畏惧过谁,不就是比吃饭、睡觉、活的长吗,那就放马过来吧!

    很快的,一面大纛旗升起在甘泉宫最高处,迎风飘扬,上下起伏,上面每一个字都有八九尺大小,远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回应司马懿的挑战,也是在向老天爷宣战,夺福夺寿夺江山,我命由我不由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