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问道蜀山

26.第26章 风之谷

    第二十六章风之谷

    蜀山三百里外一只飞舟在云中穿梭,飞舟外形就如一只渔船差不多。只是船中间的小帐篷变成了一个精致的小木屋。

    已经从蜀山出发一个时辰,穿云舟飞行三百余里。这速度说不上快,但也绝对不慢了。

    飞舟上,石青风负手站在船沿上眺望远方。夕阳映照下,他许久没打理的胡须和一身不知穿了多长时间的道袍都略显沧桑。只是那炯炯有神的双目还是那般明亮。

    “师傅,风之谷我们怎么去?”江流把小熔岩安顿好了,走出船舱正好看到师傅。

    “去就去,还要怎么样去。?”显现石青风没有明白江流话的重点在哪。

    “不是,不是说风之谷族人不喜欢我们蜀山的人去他们那里吗?”

    “他们不喜欢,我们就不能去?我们去了他们又能怎么样?以死相逼吗?”石青风回头笑道。

    江流被师傅的回答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流儿,你的剑道修炼得如何?”不知石青风想到了什么,他突然问江流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

    “师傅,我不知剑道为何物,师傅未曾传授过江流剑道。请师傅教授。”

    江流虽然不知道师傅怎么会突然问起自己对剑道的修行。他确实不太了解剑道,便直接答出了自己不懂这个事实。

    “不懂就对了!你可知我蜀山派全称叫什么?”

    “蜀山剑派”

    “对,就是蜀山剑派。我蜀山前辈万年前就是靠剑道立派!时至今日我蜀山弟子几乎入门就是学剑。蜀山人人用剑,大多数人都以为自己的道就是剑,剑就是他们的道。这才导致了蜀山弟子只会使剑,其他的却一窍不通的局面。”

    停下来石青风又道:“我也是用剑之人,但剑不是我的道。我的道在我心中,我在心中寻找我的道。”

    “我说这些,你懂吗?”

    “流儿明白,师傅是不想让流儿太早接触剑道,从而误以为剑道就是我的道。”

    “孺子可教也。剑道也不是不可习。更不是不能作为你的道。相反剑道一定要习。只是你要明白,剑就是一把剑,而道是无数。你要用一把别人也能用的剑走出一天别人不能走的道。”

    “我说的。还能听得懂吗?”

    “我还不是很明白,但是我记住了师傅的话,以后我会弄明白的。”

    石青风脸上露出慧心的笑容,他很喜欢自己这个徒弟,虽然平时嘻嘻哈哈,但为人耿直,做事也稳稳当当,又晓得知恩图报?

    “这是《八百旁门》的完整版。上面印有你的神识烙印,只有你可以打开。

    你师兄师姐我也给了一份。我不在,你们要好好修炼。天下魔劫将至,多一分实力就是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

    “师傅!”

    江流已经听出师傅话中的意思,他说话的有些声音哽咽。

    “堂堂七尺男儿,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师傅……师傅……”

    江流已泣不成声。

    石青风见江流已经高过自己半个头了还是那么脆弱,心里也是不由一叹!

    石青风自顾自的回了船舱,只留江流在一人在甲板上。

    一路沿途风景江流已经无心观赏,他心中又多了一个抛不去的包袱。

    飞船又向南飞了约莫一天的时间,期间石青风再没有从船舱出来过,倒是小熔岩出来了一次。

    天真可爱的小熔岩让江流心里不再那么难过,心里也好受了一些。

    第三日中午飞船从蜀山出发到已经飞出五千余里。

    江流感觉到飞船速度已经开始减慢,远处一片连绵起伏不断的山脉出现在视野中。

    大概又行了一炷香的时间,飞船停在两坐大山百丈上空。

    石青风带着小熔岩从船舱走出,打坐中的江流察觉飞船已经停下也站起身来。

    两天不见的石青风还是那般样子,只是牵着小熔岩的手时,脸上多出了许多笑容。

    见师傅心情有所好转,江流也不由开心起来。

    “师傅,这里就是风之谷吗?怎么好像没有人烟的样子?”

    “这里有大阵守护你当然看不到人了,走我们下去吧?”

    “我们就那么下去?”

    江流有些惊讶,他原以为师傅会带他偷偷进入风之谷。

    “下了就下了,就你啰嗦。”石青风又如往常一样的露出了他那不耐烦的样子。

    石青风收起飞船,趁江流和小熔岩不注意将装着飞船的储物袋屈指一弹,依附在江流腰间。

    悄无声息的做完这一切,石青风才开口道:“流儿你看好,我为你演示一次太极剑还有水月镜天的用法。”

    石青风虚空抓一把灵力在手中揉捏,一会就凝结出一把蓝色灵力长剑。

    右手轻轻向前一推,灵力长剑极速下,剑柄后出现一副太极鱼图。

    就在灵力长剑飞出十来丈的距离时,太极剑猛然停下,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

    事实也就是如此,长剑撞在了风之谷的大阵结界上。

    随着长剑后面的太极鱼图越转越快,大阵的结界光幕也时隐时现。光幕显现时江流可以看到其中与先前他所看到的大有不同。

    闪现中,可以模糊看到光幕中有亭台楼阁若隐若现。

    长剑后面太极鱼图越转越快,本来相互持平的两股力量已经开始倾斜。

    长剑深**进光幕,光幕被拉得老长,但任然恪守不渝。

    最后太极鱼图中一黑一白两股力量随着灵力长剑附着在阵法光幕上。

    只是这顷刻间光幕好像气泡被熔化般,在被太极力量接触的的地方开始被腐蚀,被腐蚀的地方越来越大。

    通过被腐蚀出的大洞江流看到已经有人飞行而来查看大阵破损处了。

    看到这里江流怕师傅继续卖弄他的手段而错失进入风之谷的良机,他连忙提醒师傅道:“师傅。我们快点进去吧,有人来了。”

    石青风只是笑而不语。

    风之谷来人飞至大阵破损处,为首之人是一位年龄女子,只是事态紧急,江流以无心欣赏她的美貌了。

    女子一抬头正好看到石青风三人,他好似认识石青风一般。

    仅看了一眼三人一眼,冷哼一声。便大手一挥出一股奇异力量,依附向大阵破损处。

    本来快速破损的大阵结界被这股力量附着后就停止了破损,且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愈合这破损的结界。

    见此场景,石青风也不急,他左手虚空画圆。成一面水镜,单手轻轻一推水镜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冲进即将完全愈合的大阵结界。

    石青风的这一做法,令那女子恼怒至极,只是此时结界已经完全愈合江流看不到阵法笼罩内的情景。

    不知何时石青风将另一面水镜画好,他拉着小熔岩,江流跟在后面,三人踏进水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