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问道蜀山

6.第6章 月经轮

    第六章月经轮

    徐先文惊叹江流烤鱼的技艺,询问了江流做烤鱼的技巧,两人也就此开始闲聊。

    “师兄,你跟我说说修仙界的奇文趣事吧。”

    “师弟,师兄是个木纳之人。奇文趣事师兄知之甚少,倒是可以给你讲讲修仙界的常识。”

    “修仙界大体修为等阶从高到低是

    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化神之后应该还有,只是现在修仙界化神之后的修者已经没有多少了,仅有的几个也是数千年从未漏过面。而现在突破化神都是及其难的。”

    “每个层次又分为几个小层次,练气有十三层。而筑基之后都以,初期、中期、后期来分别。”

    “我们所在的这块大陆叫做穹天修仙大陆。

    以穹天为中心,穹天大陆东部有一片妖族领域。妖族倒是与我人族相对和睦。

    南北一片雪原,那里气候恶劣,不仅凡人无法深入,就连我们修为的修士探知的领域也极为有限。

    西边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也叫无尽海。其间宽广无从考量,传言曾经有一个化神修士用了三十年时间向里探去,又花了三十年回来。他从一些海中修为有成的海兽中了解,他所行的路程还不足无尽海的十分之一。”

    ………………………

    听徐先文扯得越扯越远,江流只好开口问,“师兄,说说我们蜀山吧。”

    徐先文吃下一块烤的热乎乎的肉块。

    “嗯嗯好我们说蜀山。”

    “我们蜀山开派祖师唐焱岚……第二代掌门………”

    “停!停!师兄,来来,吃肉,吃肉。”

    江流也是佩服起这个大师兄,那么简单的问题…还能扯到十八代掌门去。

    待二人吃饱天已近黄昏,江流又于徐先文在湖中舒舒服服泡了个澡。

    “嗯,再过些时日,师弟修炼踏入正轨后师兄也该继续我的修行了。”徐先文漂浮在水面上看着天对江流说道。

    “师兄的修行难道不是像我这样打坐吐纳天地灵气吗?”

    “我的修行就是一场不停歇的战斗!”

    徐先文爽朗一笑。

    “不停歇的战斗”江流心里默念,他感觉自己这个大师兄既然能被蜀山掌门收为弟子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回到凉亭,江流没有马上开始修炼。

    他记得师傅的留影中提到自己的前世可能是什么强者,而自己又可能会有什么残留的记忆。这些让他联想到了那个陪伴他几年的梦。

    师傅说自己神魂异于常人的强大,还有以师傅的修为都无法探查自己的紫府灵台。

    江流已经知道自己这个邋遢的师傅是个元婴期修士了,一个元婴期都无法探查的地方,那肯定是隐藏了极大的秘密了。

    江流神识缓缓退入自己紫府灵台,轻而易举的他的神识进入了。

    一片白雾平台中,他又变成球!看见了那个时刻散出星点的晶体,他记得旁边还有个透明光团,这次没有了。

    不管了,他神识又继续向那个晶体探去,江流小心尝试,先伸出一小股神识。见那散发出来的星点并没有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神识又往前渗入。

    神识在接近中间的菱形晶体是,那枚晶体发出阵阵蝉鸣之声,就像是个高兴的孩子回到自己父母的怀抱般。

    江流踌躇一会神识便进入了那枚菱形晶体,熟悉的感觉传遍全身,南名离火之晶,这几个字莫名的出现在自己意识中。

    江流仿佛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周围都是外面散发的那种银星点点无穷尽般。

    这里让江流有种说不出的亲近感,或许这个晶体就是他前世留下的东西吧。

    江流心中感慨。

    突破江流身后呼呼破空声响起,心中大惊。江流一个标准马趴扑倒,回头一看一个半月环形器物在自己身后盘旋。

    江流看到这个半月环形器物后心里倒是稍安,不知为何江流心中一片悸动,他想伸手触碰一下它。

    那个半月环形器物好像知道江流想摸摸它。

    江流伸出手摸向空中半月环形器物,那器物静静等待江流到来。

    食指轻轻触在其上,那个器物破开江流皮肉,吸取江流一丝精血、一个场景映入江流脑海。

    一个美丽女子斜靠在一个石像旁左手撑着眉尖。

    “两百年……唉……又两百年了,我始终改变不了。”

    “把它修练成功才能回来。万一回来见不到我,这月经轮会知道我在哪里,到时候它会带你来见我。”

    “我的命运就在于你的成败,无需犹豫,去吧!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话语。

    江流感觉不到时间过了多久,可能一息,好像又是过了千万年。

    无尽虚空中一轮半月飞刃破空袭来,一把插入江流胸膛。

    江流心中一痛随即醒来,运起内视术查看体内。

    发现身体无恙,而那半月飞刃静静躺在丹田中。

    看着这如半月般的法宝,江流想起了刚才的那些话,其中就有一句。

    “把它修练成功才能回来。万一回来见不到我,这月经轮会知道我在哪里,到时候它会带你来见我。”

    这法宝多半就是那女人所说的月经轮了。

    心中想着仔细看看那个月经轮到低是个什么模样。

    月经轮便随着他的经脉游至左手食指破开皮肉激射而出,月经轮飞出后血肉就自行闭合,没有丁点痛感。

    那月经轮也不用江流神识操控,只凭江流心中所想变自如变幻移动。

    “真乃神物也,师弟得此法宝足以纵横修仙界!”

    旁边传来大师兄徐先文的惊呼声。

    江流将月经轮变小旋转于手心,转身露出微微笑意。

    “师兄言过了…”

    “哪里,我看此法宝上并无神识操控,只是与师弟随心而动。这种等级的法宝至少也是灵宝级别的了,师弟还是小心使用为妙,免得多遭人觊觎。”

    “嗯,多谢师兄提醒,只是师弟觉得,既然踏上修仙大道,超天地束缚。当讲个自由自在,怎地使用个法宝还畏首畏尾。这是师弟断然难以接受的。”

    徐先文苦笑。

    “师弟修行时间太短,也还未真真接触过修仙界之人。自然是不知其中险恶。若是因此丢了性命才是可惜,还是听师兄的。莫要将这法宝在他人面前显摆,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嗯,师兄说的也不无道理。如师兄所说这法宝等阶如此高,那威力也一定小不到哪去。我当会以这法宝当最后保命底牌使用。生死攸关,我生便是敌死,我若是死了自然也是被人杀人夺宝。”

    “嗯,师弟初入修仙界,小心一些总没有坏处。”

    江流看着手心紧握的那枚可能叫南名离火之晶的菱形晶体。

    心中按忖、“师兄说月经轮都是如此这般的神妙,那这南名离火晶又是怎样的逆天”

    两人不在言语,又继续打坐修炼起来。

    时间一晃过去两个月,期间江流服了四颗避谷丹便开始修炼,并不像刚开始那样要起来寻吃食。

    徐先文心里也是对这个师弟另眼相看,自己这个师弟不仅资质悟性不错,最重要的是他肯吃苦,愿意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刚开始就能忍受打坐修炼的苦闷。

    其实是徐先文不知在江流先前在清水镇的遭遇,要是知道就不会这样惊讶。

    因为徐先文自己也是一个背负深仇大恨之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