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血狱江湖

1432.第1430章 萧怜琴真容(2)

    第1430章 萧怜琴真容(2)

    (求月票)

    曾腾云见林屹看着萧怜琴出神,便在林屹肩膀上拍了一下。

    曾腾云笑道:“林兄,是不是怜琴这新扮相也将你迷住了?不过怜琴这扮相,只可欣赏而不能动念头。女儿红颜装里包裹着的可是汉子身躯。和咱们一个鸟样。哈哈……”

    曾腾云这话惹得左朝阳和苏锦儿也都笑了。

    林屹并不是被萧怜琴这扮相迷住。他此刻心里既有激动也有好奇。心想,莫非萧怜琴现在模样是她本尊。

    但是林屹又转念一想,萧怜琴只是答应过他让见其本尊一次。左朝阳和曾腾云都不知她是女儿身。所以萧怜琴应该不会在二人面前轻易露出本尊。萧怜琴现在样子也是易容。

    也不知萧怜琴何时让他一睹真容。

    萧怜琴豪爽将半坛酒喝了一半。

    然后她用手揩了一下嘴笑道:“三位兄弟,罚酒我喝了,你们可满意?”

    萧怜琴说话时还朝林屹神秘一笑。

    几人连说满意。

    然后五人就边聊边畅饮起来。几人回顾南北双方这几年数次惊心动魄的较量,现在终于可以彻底将这一切结束了,各自真是感慨万千。

    一个时辰后,都酒足饭饱。左朝阳三人便准备回帐休息。林屹将三人送出。左朝阳和曾腾云先各自回去。

    此刻,月到中天。

    月如半边明镜,将清辉洒向人间。

    山峦,河流、田野、草木和这营地都浸在洁白的月光氤氲中。

    让夜色显得格外美。

    林屹准备将萧怜琴送到她帐中,二人就慢步而行。

    即将进入凤翔进攻北府,二人各自心里都难平静。

    萧怜琴道:“弟弟,我本应该陪在师父左右伺候他。但是师父让我留下来帮你们。现在终于要和北府最后一战了。待这一战后,我就去找师父。从此,再不过问江湖中事。江湖也再无萧怜琴。”

    林屹知道萧怜琴的愿望就是陪伴苏轻侯过无忧无虑的平静生活。

    林屹道:“侯爷和望老哥还好吧?”

    萧怜琴道:“很好。你就安心和北府最后一战吧。对了,北府之战后,你有何打算?我劝你也离开吧。带着锦儿小福,寻一处地方过清静安稳的生活。”

    林屹叹息一声道:“我也想啊。不瞒姐姐,和秦定方斗到今天我也是杀人无数。我也疲惫了,也厌恶了。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全身而退……”

    萧怜琴也知以林屹现在地位身份,不是随便就可一走了之的。

    有些事,林屹还得给个交代。

    萧怜琴道:“那姐姐只能祝你安好了。”

    二人边走边聊,一直到萧怜琴帐前。

    萧怜琴要回账了,林屹趁着酒意道:“姐,我和令狐藏魂决战前,你承诺只要我活下来就让我一睹真容。为了这个愿望,兄弟我可是拼命而战。你什么时候让兄弟看看真面容啊!”

    萧怜琴笑道:“我已让你看过了。”

    “真的吗?!”林屹重新打量着萧怜琴,他激动道:“姐姐,原来这就是你的真面容啊!”

    萧怜琴也不正面回应,她道:“弟弟,你想想自你和令狐藏魂打完,我有几次在你面前是女子装扮?”

    林屹想了一下道:“连今日有五次了,每次不同。今日更不同。”

    萧怜琴掀起账帘,她入帐时候突然回眸一笑道:“我只能告诉你,五次中有一次是我真容。至于哪次是真,自己想吧。”

    说罢账帘落下。

    真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让人难辨的萧怜琴。

    林屹在账外想着萧怜琴五次不同的女儿装扮,他突然似恍悟了什么。于是林屹发出一阵心满意足地笑。

    林屹离开萧怜琴的帐篷往回返,路过妹妹帐篷,林屹看到秦广敏立在帐门前。

    秦广敏似显得有些踌躇。

    林屹过去道:“广敏兄,还没睡吗?”

    秦广敏道:“没……没……我睡不着,出来转。路过这里,也,也不知霜儿睡了没有……”

    林屹顿时明白了秦广敏的心思。

    秦广敏一直未公开认林霜。而且除了少数几人也无人知道林霜和秦广敏才是亲兄妹。尽管如此,但是秦广敏毕竟是霜儿亲哥哥啊。

    与北府最后一战,只要是参战者,都生死难料。

    秦广敏是想单独看看霜儿,和霜儿说些心里话啊。

    于是林屹就朝帐中叫道:“霜儿,你可睡了?”

    林屹这声音糅入“天音搜魂术”,声音入帐后声音更大。就算林霜进入梦乡,也会被叫醒来。

    “啊啊咿啊……”帐中传来林霜声音。

    林屹看着秦广敏,他意味深长地道:“广敏兄,你进去吧。霜儿一直盼着你能认她呢。毕竟你和霜儿是亲兄妹。你们身上留着的血是一样的。很快就要进攻北府了,我希望你能满足她这个愿望……”

    林屹说罢拍拍秦广敏的肩。

    他眼中充满鼓励,也充满期待。

    秦广敏进入账中。

    林霜本以为进来的会是林屹,她没想到进来的是秦广敏。

    飘花山庄被毁秦广敏下落不明时候,林霜不知为秦广敏哭了多少回了。

    秦广敏归来,林霜欣喜万分。

    但是兄妹俩还未单独说过话。

    林霜见是秦广敏,她上前拉了秦广敏的手让他坐下。

    然后林霜倒了杯茶双手端到秦广敏面前。她显得很激动。她张口嘴发出“啊啊呀呀”声音。让哥哥喝茶。

    秦广敏看着激动地林霜,又看着她口中断舌,秦广敏心猛地抽搐一下。他眼睛也发红了。秦广敏蓦地站起一把将林霜搂到他宽厚的怀中。

    林霜手中茶碗落地。

    茶水在地上流溢。

    秦广敏紧抱着林霜,终于喊出林霜期盼的那两个字——妹妹!

    林霜“啊啊”应着秦广敏的呼喊。

    她也紧紧抱住秦广敏。

    这一刻,她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

    秦广敏哽声道:“妹……妹妹。哥,对不起你……哥,没能保护好你!和,和林屹比,哥惭愧……”

    林霜此刻想说什么,但是纵有万语千言,她也难说出。

    她只能紧紧抱着哥哥喜极而泣。

    帐外的林屹,抬起手揩了一下湿润的眼角。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天空那轮月,露出温暖灿烂地笑。

    明月无言,但是此刻,万物都浸浴在它温柔的光芒中。

    月虽有阴晴圆缺,但愿人常久!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