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血狱江湖

1321.第1321章 与众不同的球(1)

    第1321章 与众不同的球(1)

    (求月票!票多九号爆更感谢!!)

    方青云说这番话的时候,眼中也充满了期许。

    方青云虽是世外之人,但是魔功荼毒江湖,也让他痛心。

    尤其凌孽,望归来他们都曾是一代骄子,最后都毁于血魔功。也让方青云倍感惋惜。方青云真想毁了这害人魔书。

    当今,令狐藏魂又是将血魔功练到巅峰的人。也是血魔功的代表人物。只有打败令狐藏魂,才能挫血魔功气焰。

    方青云现在寄希望于林屹。

    林屹道:“先生你放心,我定会全力而战!哪怕与魔同归于尽也再所不惜!而且我也会遵照凌老前辈生前所愿,尽量将在世的血魔书毁了。”

    方青云欣慰道:“一切就靠你了。”

    这时望归来摇晃着身体,似想挣脱束缚。

    床都被他晃动的“嘎吱”作响。

    望归来叫嚷道:“老子就是魔,就是魔!有本事先杀老子,你们这些宵小……”

    望归来额头上此刻泌着汗珠。林屹用衣袖揩去望归来额头的汗。望归来如今情形真是让他心疼。

    林屹道:“老哥,我该走了。希望你能好起来。待我打跨北府,我就去接你。然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共享天伦。”

    说罢林屹和萧怜琴出了山洞。

    二人回到院中,这时屋中曲已尽,歌已停。

    屋中,柳颜良弹唱完这曲《凤求凰》,他依旧背对苏轻侯和苏锦儿。然后他抬手悄然试去眼角泪水。

    真是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

    柳颜良黯然片刻,然后站起缓缓转过身来。

    他对苏轻侯道:“曲已终,人应散,我也该走了。你好好休养吧。”

    苏轻侯和锦儿此刻四目充满期盼看着柳颜良。

    希望柳颜良能喊出那一声。

    但是柳颜良却朝门口走去。

    这让父女二人那渴望的目光瞬间黯淡了下来。

    没想到柳颜良走到门口突然伫足。

    他不回头唤了一声。

    “爹……保重……”

    柳颜良的这一声爹声音不大,却如飓风般猛烈回响在苏轻侯耳边。然后穿过苏轻侯的耳朵,直抵他的心脏,震动着他的灵魂。

    苏轻侯激动万分,两行热泪也瞬间涌出眼眶。

    这一声爹,苏轻侯等了太久。

    这一声爹,也是他费尽辛苦弥补的结果。

    然后柳颜良就出了屋子。

    苏锦儿抓着父亲的手激动道:“爹,你听到了吧!刚才颜良喊你爹了。颜良认你了!哈哈……”

    苏轻侯握着女儿的手,他用力点点头。

    苏轻侯道:“锦儿,你哥哥就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却偏偏落到了这龌龊的世间。在这险恶的世道中,他根本难保全自己。现在他又断了手,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他。替爹照顾他!”

    苏锦儿道:“爹,女儿一定会照顾好他。”

    苏轻侯拍拍女儿手道:“我就不见林屹了。去望人山前,我已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还有,我让怜琴留下助他。你告诉他,死的人太多了,流的血也太多了。尽早将这一切结束吧。现在你走吧,待我好了,我会回来看你和颜良的。”

    苏轻侯终于如愿以偿,苏锦儿也无比欣慰。

    然后她和父亲告别。

    苏锦儿出来,看到林屹正和柳颜良说话。

    现在林屹知道了全部真相,那柳颜良就是林屹大舅哥,也算是林屹亲人。而且林屹一直佩服柳颜良。现在更是怜惜他了。

    如苏锦儿所言,柳颜良真的很可怜。

    林屹道:“颜良,你和我回去吧。我再不关你了。你可以自由在府中和晋州城中行走。不过我得派人保护你。待日后我将北府灭了,你想去哪儿,想过什么样的生活,随你。”

    柳颜良也知林屹是为他好,他点点头道:“不过回之前,我想回去看看黄金殿,再去看看那副九音山图。”

    林屹道:“好,我们陪你去。”

    苏锦儿也过来,她亲昵挽了柳颜良一条臂膀道:“哥哥,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林屹是你妹夫。你有事就尽管和他说,如果他不尽心,我也不答应。”

    林屹用真挚的目光看着柳颜良,他笑道:“我可不敢招惹你们兄妹俩。一个是当今画界奇葩,一个侯爷千金。如果惹了你们,我哪有好果子吃。所以日后颜良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尽心尽力。”

    萧怜琴也道:“颜良,你若有事,我也定不遗余力。”

    林屹和萧怜琴的话如同一股暖流涌进柳颜良寂寞冰冷的心扉。

    也让柳颜良体味到了一种久违的亲情。

    四人出谷上马,又行了半个多时辰绕到山的另一头,来到黄金殿。

    如果说梁九音死后柳颜良艰难支撑的黄金殿已是名存实亡,那么自从柳颜良被西门轩抓去后,黄金殿就真正消亡了。

    柳颜良被抓去后,剩下的人就将殿中物件都分了各奔东西。而殿中只要是镶嵌金银之处,也都被凿下带走。所以宫殿各处都是斑驳的痕迹。各种废弃物口半零不落随处可见。

    殿外则到处杂草丛生,并散布着野兽的足谜和粪便。显得荒败破败。

    不过那座曾承载着江湖人梦想,悬挂着英雄画像的金殿还有些许金光闪烁。似不甘心这昔日的武林圣殿就这样湮灭。

    而殿中若干房宇虽然再无一人,但是却有些野兽栖息。

    听到人声,一只花豹突然从一间殿中窜出。它正要张牙舞爪扑来,林屹用脚踢起一块瓦砾击在它身上。

    那花豹痛叫着跃上殿顶跑了。

    柳颜良来到自己住处。

    屋里门窗也被拆去。屋中也是一片狼藉,并落满尘土。

    柳颜良在这里生活了多年,这就是他的家。

    现在家已不成家,柳颜良心情如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那般凄怆。

    林屹和萧怜琴立在院中。放眼看去满目疮痍。林屹回想起当初黄金殿的辉煌,真是感慨不已。

    苏锦儿陪着柳颜良进了屋。

    柳颜良在屋中一处蹲下,搬上面乱物,又将一块地砖上的灰尘擦去。然后他将那块地砖移开。

    原来地砖下面有一个暗格。

    柳颜良从里面取出一个木盒子。

    柳颜良用那只没了手的胳膊箍住盒子,然后用另一只手将盒子打开。

    盒中有一个球。

    一个与众不同的球。

    这个球拳头般大小,上面密密麻麻布满针眼般的小孔。也不知有多少个孔。透过小孔,里面若隐若现似还有一个核桃般大的小球。

    祝兄弟姐妹们五一节快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