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血狱江湖

1215.第1215章 回到南院 (3)

    第1215章 回到南院 (3)

    杜青文听苏轻侯这么一问,脸上漾起苦笑。

    杜青文道:“听说了。苏兄啊,我真未想到几十年养了只狼。就算是狼也会对我感恩戴德吧。但是幽心真不愧是令狐后人,她给我和她娘磕了几个响头便绝决而去了。还说从此与杜家再无瓜葛。唉,当年苏世伯真不应该带她回来。我爹更不应该将她带回让我养啊。你也记得她小时候多聪慧乖巧,现在真是变得让我认不得了……”

    提起杜幽心,杜青文真是痛心。

    他眼泪也流出。

    尽管女儿绝情,但是他毕竟养育了一场,他怎么能不挂念她啊。

    他虽然表面怒气冲冠,声明再不认这个女儿,但是暗地里一直打听关注着女儿。

    杜青文说起往事,苏轻侯已有好多不记得了。但是他也未将自己记忆力不断衰退的事告诉好友。

    苏轻侯道:“以前的事都过去了。现在幽心要报当年令狐族的仇。而且她是顶尖用毒高手,危害太大了。所以迫不得已,我才同意怜琴去除她。青文兄,虽然幽心逃过一劫。但是怜琴还会对付她的。她必须得死。兄弟在此向你谢罪了!”

    苏轻侯说着站起朝杜青文躬了下身子。

    普天下,能让苏轻侯躬身的能有几人?

    可见杜青文在苏轻侯眼中份量。

    杜青文擦了把脸上泪水,他道:“我能体谅你苦衷。苏兄,我们两家可是世交啊。你我亦如兄弟。幽心虽是我女儿,但是她现在大逆不道。你们就替我除了这个孽障吧。就当我从未养过她……”

    杜青文大义灭亲,这让苏轻侯很佩服感动。

    杜青文又道:“不过你们也要小心。这个孽障用毒之术,除了幽恨再无人可及。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而且你也知道,她非常聪明。其实幽恨智慧不及她。只是幽恨心无旁骛,更加刻苦。勤能补拙。这个孽障嫁人生子后,琐事也多,影响了她。若她也心无旁骛潜心研究杜家用毒之术幽恨不及她。还有,她忌妒心疑心也很重……”

    杜青文可是杜幽心的爹。

    他的评价也算是非常客观了。

    苏轻侯道:“谢谢杜兄,我定会让怜琴小心。你和嫂子也不要为她太伤心了。这是她自己选的。”

    苏轻侯说着取出手帕递给杜青文。

    杜青文接过揩净脸上泪水,他长吁一口气道:“都是她的错,但不能连累她儿子和婆家。她婆家是家好人家。”

    苏轻侯道:“杜兄你放心。绝不会累及她婆家人的。”

    杜青文将手帕还给苏轻侯,苏轻侯又坐下来。

    苏轻侯道:“杜兄,我这次回南第一个来拜访你。有两件事。一是向你谢罪。二是向你道别。也许这一别,我们兄弟再难见面了。”

    杜青文听了一震,他道:“兄弟,出了何事?!”

    苏轻侯道:“秦家和苏家恩怨,你也清楚。世人都以为秦唐死了。其实他未死。他现在改名叫望归来。而且容貌也变得与当年天地之别。我回南把事情都安顿好,交代好,便和他决战,了却秦苏两家几十年恩怨。所以与他一战,生死未知。”

    秦唐竟然未死,杜青文更是震惊。

    他霍地站起道:“兄弟啊,苏杜两家可是世交。哥哥我绝不能让你涉险。这样,我让幽恨毒死他。”

    苏轻侯笑了,他道:“好兄长啊,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和他公平一战。如果不为这场公平,我想杀他,他早死了不知多少次了。而且他修炼血魔功,百毒不侵。幽恨也拿他没有办法的。所以啊,还是让兄弟与秦武王公平一战吧。”

    杜青文道:“你啊。对待仇人,何必讲公平。你这一生就为名声活着了!”

    苏轻侯意味深长道:“他不只是我仇人,还是我最敬佩的人。也是我朋友。所以一定要公平。”

    杜青文再未说什么,时候也不早了,杜青文便让管家安排苏轻侯休息。

    苏轻侯去后,杜青文又想起女儿幽心来。他心情很是烦乱,他便让人将杜幽恨叫到书房里来。

    杜幽恨进来后,杜青文则怔怔地不说话,仿佛灵魂出窍一般。

    杜幽恨道:“爹,你找女儿有何事?”

    杜青文这才回过神来,他对杜幽恨道:“你从小就听爹的话。爹让你办件事。”

    杜幽恨道:“爹爹什么事?”

    杜青文正想说,但是欲言又止。

    他走到案头提笔在纸上写下两行字。

    杜幽恨看了纸上的字,身体不由颤了一下。

    杜青文看着女儿道:“看清没有?”

    杜幽恨道:“看清了。”

    杜青文便将那张纸放在案头燃烧的烛火上烧了,然后他道:“不要对任何人说。”

    杜幽恨道:“爹……”

    杜青文将手一摆道:“去睡吧。”

    杜幽恨便退出书房。

    ……

    大年初一,苏轻侯他们吃了早饭,便向杜青文告辞离去。

    苏轻侯和女儿外甥坐在车厢中。其余人前后护卫。

    由于到了南境,天气比北境暖和太多。车窗帘子也掀起来。路两边青山隐隐绿意盎然。风景之好,真不是北境可比的。

    这一路上小福几乎就被苏轻侯抱着。

    小福不时被苏轻侯逗的发出“咯咯”笑声。她还抱着苏轻侯脸啃,啃的苏轻侯一脸口水。

    苏锦儿靠在车厢上,她歪着头看着爷孙俩亲昵模样,感觉无比幸福。眼睛笑的更是如月牙一般了。

    行几十里,萧怜琴现身。

    萧怜琴进入车中禀道:“师父,徒弟发现有人跟踪我们。而且跟踪的人不断换。过一地,换几个。我抓了一个逼问,结果吞毒自尽了。是死士。可能北府的人跟入南境了。”

    苏轻侯脸上显出不屑神情,他一边替小福擦着流出来的口水一边道:“让他们跟着吧,这里可是南境,是我们的地盘,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来。如果他们想伏击我们,更是蠢到家。我让他们尸横遍地。”

    萧怜琴心想也是,除非令狐藏魂亲自来,不然谁人是师傅对手。

    而这大过年的,令狐藏魂也不会千里迢迢跑来南境。

    苏锦儿笑道:“我看他们也不会伏击。如果伏击,在北境机会更大。到了南境很难有机会了。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师兄你再继续在暗中观察。”

    萧怜琴就又下车隐于暗处了。

    行到快傍晚时候,他们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南院。

    当南院府门前的柳林映入眼帘时候,苏锦儿兴奋跳出马车,雀跃如一个小女孩般朝前跑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