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血狱江湖

753.第753章 黑衣战白衣(4)

    第753章 黑衣战白衣(4)

    梅梅朝室中一看,不由心里一惊。只见整个石室地上墙上到处浸染着血迹。这些血迹有深有浅,就如涂抹不均的颜料。而大多血迹都成了黑色。说明这些血迹是常年累月形成的。这间石室,就如一间年代久远的屠宰室一般。

    屋中腥臭之味更是让梅梅感觉作呕。

    屋中还放着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两个柜子。

    那张床顿时吸引了梅梅目光。

    这是一张漆的洁白的床,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一尘不染。床上还整齐叠放着白色的被子。

    洁白干净,一尘不染的床单,在这血腥污秽的石室中分外醒目,如污泥中绽放的莲。

    显得那般奇特,也显得那般诡异。

    梅梅未看到屋中有人,因为视线有死角,左右两边的情形她看不到。

    蓦地,铁窗那头出现在一张脸,这张脸是从铁窗左边骤然冒出的。这是一张惨白的男人的脸。脸上表情惊惧之极,甚至带着几分扭曲。

    尽管梅梅心里有准备,但是还是被这猝不及防出现的脸惊了一跳。

    梅梅看着那张脸,他眼睛中充满了无助绝望。

    难道,这就是那个恐怖的人吗?!

    但是接下来的事,让梅梅终生难忘,也让她多次从恶梦中惊醒。

    骤然,一只手从这人身后出现,搭在他肩膀上。

    这只手很修长,指甲并不长,修的很整齐。

    但是指甲上却泛着森森寒光,如刀剑之光让人心悸。

    让梅梅更为惊愕的是,这只手的肌肤,晶莹如冰几乎是透明的!肌肤下的血管经脉肌理都清晰可见!

    他的肌肤如同一层薄薄的蝉翼。

    然后这只手将那张惊恐的脸按在铁窗边缘,那人脸被挤压在铁窗边上,几乎要变形了。这样,那人的脖子便凸现出来。脖子上血管和青筋鼓起。

    蓦地,一片的白发飞扬出现,丝丝白发如银,千万根白发发出眩目银光。

    然后在梅梅瞳孔中出现了一张脸。

    这张脸看上去四十来岁。他没有胡须,他的五官很精致,他的嘴唇棱角分明,如画了唇线一般。他的嘴唇鲜红欲滴。他的一双眼睛,包括白眼仁,都是血红色的。

    艳艳的红,红的让人难以形容。仿佛这双眼睛被注入了天下最新鲜的血液。

    他算得是一个难得的美男子。

    但是这张脸的肌肤,和他手上的一样,几乎是透明的。

    肌肤下的血管经络肌肉都能看得到。

    梅梅第一眼感觉,这不是人世间的脸。

    也不是地狱中的面孔。

    这张脸仿佛来自“魔界”,

    因为这是一张充满魔性的面孔。

    这张面孔虽然奇特,但是并不让人害怕。

    反而有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魔力。

    这张面孔对着梅梅一笑,这一笑更显无穷魔力。

    蓦地,笑容在这张脸上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狰狞恐怖。他眼中红光更灼灼逼人,充满了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欲望。然后他低头,一下咬在那人突起的脖子上,鲜血从那人脖子和这如魔一般的人唇角不断呲出。那人头被按住难以动弹,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惨烈嚎叫。身体剧烈痉挛抽搐着。仿佛承受着巨大痛苦……

    而如魔一般的那人身上脸上血管,此刻如蚯蚓一般蠕动着。血管里的血液隐约在飞速流动!他咽喉因吐咽发出欢畅的“咕咕”声响。

    原来这个如魔一般的人,在吸食人血!

    用来他用餐就是吸人鲜血!

    梅梅惊得花容失色,脊背发寒,脖子上更是寒毛竖立。她“啪”将铁窗关上,身体还因惊惧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难怪封孽见过此人一次,连做了几天恶梦。

    现在这情形,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驼背老头看到梅梅一脸惊恐,他咧开大嘴,露出焦黄参差不齐牙齿。他“嘿嘿”笑道:“我说了他正在用餐,娘娘非要见他。我就怕你看了,今日再吃不下饭了。”

    梅梅此刻胃里的确是翻江倒海一般想吐。

    但是她强忍住。

    梅梅定了定神,她骇然道:“他……他吃人吗?!”

    驼背老头道:“他最开始时候吃人……他爹知道后,便将他囚困在这里,不让他吃。逼着他吃饭吃菜吃动物的肉。但是任何饭菜,包括动物的肉,一到他嘴里,他便恶心吐出,根本难以下咽。于是他差点被饿死,后来他乞求他爹,他不吃人了,只喝人血……唉,他爹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儿子饿死啊。于是他爹便在江湖上抓来一些十恶不赦之徒,喂养着这些人。天天给这些人吃肥肉荤油,又将他们关在笼子里不让活动。所以这些人便被养得又白又胖。嘿嘿,然后他爹便让他儿子吸这些人的血维持着性命。而他爹则绞尽脑汁想法儿医治他儿子。结果法子没想出去,他已习惯了喝人血了。他两天用一次餐,一次最少要吸三个人的血。当然,他不会吸干他们的血。每个人只吸多半,不然,他就没食物了……”

    原来如此!

    梅梅和封孽几乎同声问道:“他爹是谁?!”

    驼背老头儿道:“他爹是谁,嘿嘿,你去问他。”

    梅梅看着石廊两侧的那几道门,她恍然明白了什么。

    她道:“这些屋里,关着的都是他的‘食物’吗?”

    驼背老头儿怪声怪气道:“对,不过我们称这些人为‘食猪’。嘿嘿,他每次用完一次餐,被吸食过的三人便先关在另一间屋里喂养,让他们恢复身上的血液。然后再让其余的‘食猪’供他吸血。这几间屋里,关着二十一个人。轮着让他吸血。而这些人无一不是罪大恶极之徒,有的是抓来的,有的是从死刑犯人里买的。啊哈哈……”

    驼背老人发出一阵怪笑。

    原来这些“食猪”都是罪大恶极之徒,如今被这人如魔一般的人吸血,也算是恶有恶报了。

    梅梅道:“那他被囚禁了多少年了?”

    驼背老头挠着头道:“忘了,太久了。囚禁他时候,崔龙象还未继承岛主呢。这么多年了,这些‘食猪’都换了几茬了。只是他这怪病还是不见好。如今地尊死了,我和老婆子身体也每况愈下了,说不定哪天就死了。不过我们死了,我决定让我的两个儿子继续喂养着他,直到他死。也算对得起他爹了……”

    梅梅问道:“那他爹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