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132章 准备计划

    经过上次的小风波、已经十来天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离1931的9.18可只有三年了,这么大的布局需要大把的时间。

    这个世界有枪就是王、但拉起一支队伍必须要许多信服自己的人,凭什么让别人信服自己就得靠自己的本事了。

    这几天韦阳除了打造一些订单外做了一把大杀器,神武连弩、一种可以连发的弩,听名字就蛮霸气、当然威力也也非常惊人,这可是找系统买的图纸。

    神武连弩是一个叫神武帝国的制式装备,可装七支二十六公分的菱形弩箭,杀伤力可达一百八十米、一百米内可以轻松射穿一块一公分的木板,唯一麻烦的是打造这样一把弩需要三天、而且弓弦地球没有、得找系统买。

    韦阳这样一个达到大铁匠技艺的师傅用的三天,想要大批量打造就不要想了,如果找系统买倒也不贵,十个系统金币就可以了,只是系统的金币韦阳都有大用,肯定舍不得买神武连弩,连打了一百支弩箭韦阳才罢手。

    在枪炮为主的年代冷兵器发挥的作用确实越来越小,但冷兵器可以办很多热武器不能办的事情,也可以在很多时候取到迷惑别人的作用。

    很多人相信自己是一个铁匠了、虽然是一个比较神秘点的铁匠,但技术可不带一点掺假的,珲春县敬信镇四面环山,而离敬信不远的龙山湖有两股土匪,一个叫参爷,以前的一个菜参客、反正是杀了人才上山当土匪的,人称三爷。

    还一个在珲春更出名、大名江大炮、人称炮爷,传闻张大帅以前带兵剿他的时候在他手上也吃过大亏,那个时候手下有几千人、兵强马壮,不过最后还是没斗过张大帅,带着手下一些人逃到了珲春,借着珲春的险恶地形和东北军周旋了十来年。

    想一下也可以猜到这个炮爷绝对是个老狐狸,而这个参爷可以和老狐狸炮爷同在珲春立足、绝对也是只老狐狸。

    正因为这样韦阳必须要找上他们,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能尽快的在这里建立山头、扬名,对付他们就是有系统旁身也有很大的难度,毕竟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单枪匹马的一人对付几百个、靠着血肉之躯,还要把这些人收编可不是靠霸王之气一震。

    不过韦阳听到个消息、参爷没有儿子、只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他给人定下一个规矩、不管是谁、不用枪能三天内猎到一虎一熊一猪就可以当二龙山的三当家,还有机会可以做他的女婿。

    虽然不愿意、但韦阳也只能从这里入手,想摸上人家的山头先不说自己人生地不熟,就是能上山干掉炮爷和参爷也很难让那些心野惯了的土匪服你。

    这也是韦阳打造神武连弩的主要原因,空手对上老虎也许不怕,但是雄瞎子可比老虎更麻烦,野猪大部分都是成群结队的、想对付他们更麻烦,再说时间只有三天时间,这个考验可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不然这个消息放出来几年了也没听说谁完成了的。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燃眉之急的问题要解决、那就是得找个靠得住的伙计为自己打理店里的生意和一个能做饭的大妈子,在韦阳看来做饭可比打铁更累,而且是像韦阳这样一个大食量的人,每天买菜做饭也得花上几个小时,这两个人必须得请。

    想来想去韦阳还是觉得这个事情问一下金巧珠,在这里的秘密以后会越来越多,这个小小的敬信更是中、朝、俄三国交界的地方,各个方面的人都有,想保守一些秘密比其它地方难上十倍百倍,特别是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多。

    考虑了一下、韦阳在不远处的肉铺里买了十来斤五花肉、一只猪后腿、一大块大排骨,又买了两个大头鱼,一份是自己的、一份韦阳打算送给金巧珠。

    现在肉铺的老板最喜欢的就是韦阳、每天韦阳一个人就得消耗二十来斤肉,没办法、打铁是个体力活,加上练武让韦阳的食欲非常大。

    提着鱼和一个猪后腿来到金巧珠的家、因为差不多是做饭的时间了,只喊了几声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看到韦阳手里提的东西金巧珠很意外,不解的朝韦阳道:韦兄弟、你提这么贵重的东西来赶忙呢?

    韦阳听了笑着道:就几斤肉、一个鱼、不值什么钱,这不是有些事情想麻烦一下嫂子吗!

    金巧珠听了皱着眉摇头道:都是街坊邻居、有什么事情也不用提这么贵重的东西来,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指不定别人怎么说闲话呢。

    见金巧珠门都不让自己进韦阳一阵尴尬、自己没考虑到这些,特别是人家一个寡妇、如果今天她收了自己的肉指不定有多少闲话传出来,这些自己确实没考虑到。

    这时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小跑了过来、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韦阳手上提着的鱼和肉道:妈妈、妈妈、我要吃肉肉。

    金巧珠忙抱起了小男孩、说道:这肉肉是叔叔的、福娃乖,妈妈等下去帮你买肉肉吃。

    男孩一听马上嘴一撅、带着哭腔道:我就要肉肉、就要肉肉,妈妈骗人、福娃好久好久都没吃过肉肉了。

    听到小福娃话金巧珠眼睛微红、自从没了男人自己的日子越发难过,而且还有一个儿子,想赚钱也没人要、不是以前自己男人留下了些家底没有收入的她怕是早就撑不住了。

    有时候金巧珠也想离开这里,找一个陌生的地方起码可以重新开始、而且可以找份事做,只是自己想离开怕是很难,张家人不会允许自己的仇人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么几年不是自己男人的师傅和师兄的话怕是早被人害了,自己只要在敬信没有人会找自己麻烦,但是想要离开、怕是自己和儿子的命都会丢掉。

    韦阳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心底也很佩服这个时代的女人,想起自己待过的二十一世纪、一个让人迷失的年代,许多人连做人的准则都没有了。

    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许多人都活得如同机械,许多人都被一种力量驱逐着朝一个方向走,前方很美好、但是永远没有近头。

    这个时代的人也许每天都在做相同的事情、但是他们都有人类该有的一切感情,对人对事心中都有一个度,虽然这是一个苦难的时代、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信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