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万剑归元

376.第376章 太虚驱万剑,归元镇诸仙(上)

    遁世仙宫,有刹那的寂静。

    叶飞尘手中忽然剑起,其势倾天,朝冷清秋斩去。

    剑气划过云天流身侧,荡起他的发丝衣袂,却并没有伤到他分毫。

    冷清秋双目一张,手中一柄漆黑长剑浮现而出,横在身前,格挡这忽如其来的倾天一剑。

    劲气爆发,冷清秋的瘦弱的身形被直接轰飞,穿透大殿,遥向虚空。

    整座大殿的被猛然削去一般,平整光滑,不留丝毫残渣,因为它们都已被剑气轰成粉末。

    “何须多言?”叶飞尘冷然道:“待我解决了这个让雨儿受伤的女人,再回来收拾你们!”

    叶飞尘说罢,直朝冷清秋冲去。

    云天流望了叶飞尘一眼,并无所言,也无阻止之意,而后他将目光转向月青河。

    月青河会意,轻轻点头,身形倏忽不见。

    下一个瞬间,他已来到龙飞煌身前。

    他手中,斩月神剑浮现,剑鞘一转,刺向龙飞煌。

    龙飞煌一凛,架起龙泉剑,挡向斩月神剑。

    “铿!”一声脆响,斩月神剑的剑鞘触及龙泉剑的剑刃,竟生生将它从中折断。

    龙飞煌大惊,身形飞退,堪堪避过斩月神剑的突刺,手中真气如潮,纯阳古剑浮现而出。

    “纯阳?”月青河眉毛微调,别有意味的一笑。

    他身形一晃,形如鬼魅般又至龙飞煌头顶,斩月神剑依然没有出鞘,猛然斩下。

    只凭剑鞘,便已有无穷威势!

    龙飞煌驾驭纯阳古剑抵挡,却被那无与伦比的威势击沉,地面刹是粉碎,龙飞煌的身形随之坠入虚空。

    月青河没有丝毫停顿,便朝龙飞煌追去。

    此时的大殿前,便只剩下云天流和云图的身影。

    “万剑归元阵,是你所驱动的吗?”云图冷然道。

    “是的!”云天流淡然道:“你们阻止不了我!”

    “所以你才自信之极的放我们进遁世仙宫是吗?”云图道。

    “你们都是些不稳定因素,虽然我不认为你们能破坏的了万剑归元阵,但有备无患!”云天流道:“让你们来遁世仙宫,更有利于我们的计划进行!”

    云图闻言,暗暗咬牙,云天流显然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所以才能如此自信的走这一着。

    而他们却不得不跟着云天流的这一着走!

    “望着自己儿子的躯体被人占用,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云图忽然道。

    “从我离开云族的那一刻起,世间一切就与我无关了!”云天流道:“你若是认为这样能动摇我的心神,借此发动神魂攻势的话,就未免太天真了!”

    云图被云天流一眼看穿,不由目光微沉,他确实是想寻找机会施展神魂攻势,哪怕知道凑效的可能性不足万分之一,但也还是想要尝试一番。

    只是被云天流这般说法,显然神魂攻势已经不可能有丝毫作用。

    要解决他,唯有正面对决!

    念及此,云图身上五行真气汹涌而出,在其身周奔腾缭绕,汇聚凝结。

    云图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蕴藏的能量不可估量。

    五行玄体!

    凭借七情之火迈入寂灭之境的云图,此时就算没有无涯剑,也足以发动玄体,而其威力较之以无涯剑催发的玄体,自然更加强大。

    “五行玄体吗?”云天流眉毛轻挑,却并没有什么意外。

    他神色如旧,身上真气如潮喷涌,五行流转,相生相化,汇入体内。

    云图双目一睁,暗自惊讶。

    云天流,竟也是五行齐修?

    在仙界暗中推动的世界中,他恐怕是除了云图这个例外之外,唯一一个被仙界赐予了五行齐修之法的人。

    云图暗暗咬牙,云天流身上真气的质与量都要胜过他,显然境界比他高了不少。

    他手掌一翻,无涯剑浮现,与他体表的真气融汇,翻腾流转,浑然一体。

    云天流见状,一手轻抬,自虚空中抽出一柄宽刃长剑,剑身通体漆黑,其上金丝密布,缠绕成阵法秘纹,望之直如窥视天穹,无边无尽。

    “通天剑?!”云图大凛,他曾从归尘剑的信息灌注之中得到过这柄剑的信息。

    它与昆仑的天尊剑和蓬莱的太上剑一般,都是仙界三清至尊的佩剑。

    当初,仙界便是以这三柄剑为代价,穿透虚空,重新与人界获得联系。

    而这三柄剑本都应该归遁世仙宫所有,只是仙界为了施行计划,特意将其余两柄散入人间,让修真之法得以更加迅速的普及。

    当初昆陆门主李沧流借助天尊剑,便可拥有几乎傲视天下的实力,而如今能与天尊剑并驾齐驱的通天剑在云天流的手中,又会有何等可怕的威力?

    “你在害怕吗?”云天流瞧出了云图的心思,语气平静却蕴藏着汹涌暗流。

    云图目光一凝,情知再多作它想亦是无用。

    唯有一战,方能见高低!

    他心念一动,无涯剑上烈火蒸腾,层叠弥漫,惊雷骤起,三系相生,帝印瞬间凝结,云图身形暴窜而出,一剑朝云天流斩下。

    云天流纹丝不动,通天剑一横,极轻极缓,仿佛只是轻轻抬起了手一般。

    无涯剑斩击其上,雷光大作,真气喷薄,将四周的建筑轰的粉碎,整座大殿刹时间化为虚无。

    但云天流的身形却纹丝未动。

    惊雷奔涌中,云天流神色淡漠,朝双手持着无涯剑的云图道:“你若只是想试探,应该拿出更多本事来!”

    云天流说罢,通天剑轻轻一挥,却带着无穷之势,将云图挑飞。

    云图在空中猛然顿住身形,低喝一声,无涯剑上真气蒸腾,以火生土,以土生金,以金生水,四系帝印骤然凝结,威势更加狂猛,重又朝云天流扑去。

    远方虚空之中,月青河与龙飞煌亦激战正酣。

    但月青河的实力显然占据了上风,斩月神剑没有出鞘,便已将手持纯阳古剑的龙飞煌轰击的节节败退,难以还击。

    “还是不愿意拿出真正实力来吗?”月青河朝龙飞煌道:“你难道以为凭这样,就能让我的斩月神剑出鞘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