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8.第3828章 互飙

    第3828章 互飙

    孙老的年纪大了,又住在潮湿漏雨的房间,平时干的都是脏活累活,身体受不住,风湿又严重,备受折磨。

    孙老能拒绝肉食,但绝对拒绝不了一个医生,身体的疼痛难以忍受。

    所以,对于孙老来说,接受冯敏的可能性比接受李红芍要高。

    李红芍这些一些吃食东西,对于孙老来说并不是必需品,每天有一点点食物果腹能让他活下去,但身体的疼痛就不一样了。

    从双方的斗法来说,冯敏是占据上方的。

    两人同时哼了一声,冯敏冷淡地说道:“我就喜欢晚上出来转转,你管得着吗?”

    “再说,我什么时候从他的房间里出来,李红芍你可不要张口说胡话来冤枉我。”

    李红芍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有没有你我心里清楚。”

    “是啊,你我心里都清楚。”冯敏拨了拨头发,居然给人一种妩媚的感觉,“是谁在孙老的房间外面说,孙老,我给你拿了一些肉过来,你这是什么行为,你心里不清楚吗?”

    一时间双方都没了声,都有把柄握在双方的手里。

    李红芍心里恼怒,她哪里知道孙老的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呢,难怪孙老让她把东西放在门口。

    宁舒觉得不能让这人在这么下去了,你们消耗的都是世界爸爸的力量。

    如果是平常人也就无所谓,没有那么大的影响,但这两个人都比较特殊。

    宁舒喊道:“红芍姐,你在哪里。”

    她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箭弩拔张的气氛。

    宁舒迈着腿哒哒哒地跑过去,李红芍对宁舒说道:“你慢点,别摔了。”

    “你我看到你出来了,你怎么还不回去,我在院子门口等你呢。”宁舒说道。

    李红芍说道:“我出来弄点驱蚊草,走吧回去。”她说着牵着宁舒的手走了,走了两步回头对冯敏说道:“今天我们谁也没有见过谁。”

    冯敏心中吐了一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去弄点驱蚊草。”

    黑暗中,李红芍的表情颇为咬牙切齿,不甘恼怒还有挫败。

    大概是孙老不让她进门,而让冯敏进门了,这让李红芍产生了相当大的挫败以及烦躁。

    有了珠玉在前,她即便是再怎么亲近孙老,在孙老的心中,肯定是比不过冯敏的,也不知道冯敏是怎么跟孙老搭上线的。

    冯敏?

    上辈子的冯敏是一个很平凡的丫头呀,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计,在农村重男轻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如果有人家宠爱女儿而苛待儿子,那才是奇闻。

    她跟冯敏差了几岁,平时也不怎么在一起玩,所以对冯敏的接触不多,但这个冯敏跟记忆中的黄毛丫头有些不一样。

    李红芍脚步顿了一下,难道冯敏也是重生的,怀着跟自己的一样的目的接近孙老。

    李红芍越想越觉得是那么一回事,忍不住烦躁,如果又有一个重生者,她的优势根本不叫优势。

    宁舒看着李红芍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李红芍大概是觉得小孩子不懂什么,说道:“好烦呀,为什么会这样,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重生就重生,附带一个是什么意思嘛,这老天爷……

    宁舒眨了眨眼睛说道:“活着当然好了,可以跑可以跳,可以吃好吃的,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她倒是有些理解李红芍的心情,重生以来可以靠先知活得更好,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也比较宏大,本来该一帆风顺的,但现在遭遇了小小的挫折,所以烦躁。

    用一句话就是实力配不上野心,这就是痛苦的根源。

    “如果你死了,又活过来了,你想做什么?”李红芍小声问道。

    宁舒思索,“我呀,不知道,那就好好活。”毕竟捡回一条狗命不容易。

    能重新活过来了,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其实李红芍跟宁舒的情况是差不都了,醒过来的宁舒没有给自己定下多么宏伟的目标。

    要怎么怎么样,而是努力让自己轻松快乐。

    再也不要过之前忙碌的日子了。

    活着就是赚到了。

    李红芍哎了一声,“我跟你一个小孩子说这些干什么,你又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宁舒也唉了一声,无非就是上辈子太平凡了,这辈子要变得不平凡。

    从平凡到不平凡要经历的事情不要太多,这才多大一点挫折呀。

    晚饭是油滋滋的炖菜,反正就是白花花的肥肉跟一些蔬菜粉条一起炖,本来这个比较腻味,可对于常年肚子里缺少油水的人来说,是难得的美味了。

    宁舒只是慢慢喝着玉米粉稀粥,外加一坨一坨的红薯,没有吃肉吃菜。

    李红芍看着桌上简单粗暴的炖菜,有些吃不下,也不怎么夹菜。

    没有分家,大家都在一个锅里吃饭,饭菜怎么做还真轮不到她说话。

    李红芍心疼这些食材,明明能弄得更好吃,却弄成这样。

    现在李红芍心心念念都是分家,分家了吃食自由,而且以后她肯定是要做生意的,没有分家,其他人根本就不会同意。

    而且挣了钱,又是一笔烂账糊涂账。

    爷爷奶奶就是那种劫富济贫的,哪个孩子过的好就心疼过得不好的,然后救济过得不好的。

    实在不习惯这么一大家子的,可是分家也轮不到自己一个小丫头来说。

    可是爹妈都不是那种忤逆不孝的人,说分家肯定会冒火。

    可是李红芍真的不喜欢这样不分家的状况,无论什么都要交给爷爷奶奶,她到哪里去找启动资金。

    之前用过了一点白糖,奶奶发现了,破口大骂,觉得是家里孩子偷偷摸摸将白糖给偷吃。

    李红芍不敢吭声,任由她骂,实在是有些烦躁。

    宁舒啃着软糯糯的红薯,发现她满脸都是烦躁和郁气。

    眉宇之间拧成打不开的结,其实有时候未来的事情不一定是好事,因为要拿未来跟自己对比。

    一旦对比就容易心态失衡,就会特别难受。

    宁舒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能调整心态,很痛苦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