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3.第3573章 无解

    第3573章 无解

    立人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像夫妻之间,那也不该这么生疏才是。

    同事,呵呵哒。

    立人心里厌烦得很,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

    他心里把她当成最亲近的,结果是一厢情愿。

    立人立刻拉长了一张脸,给宁舒甩脸子看。

    宁舒只是看了一眼立人,懒得理他,爱怎么甩脸子就这么甩。

    立人看宁舒无所谓的样子,更气了,这个女人的心是铁做的吗?

    难道是在生气他跟张嘉森有关系吗,天地良心啊,那是张嘉森主动凑过来的,鬼知道这两人之间有恩怨。

    宁舒要事事都跟他说一声,知道了她的事情,他至于会跟张嘉森来往,张嘉森早就是他黑名单之中的一员了。

    呵呵……

    宁舒:????

    宁舒是真不知道立人这幽怨又带着怨恨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她欠立人什么了?

    也没有欠钱,难道是不高兴她带着他来看蚯蚓。

    瑶娘有点不太明白,这个一个爹养大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个人也是蚯蚓养大的。

    姗姗来迟的蚯蚓一回到家,还没有进屋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心里一震,扭动着身体进屋了,他的尾巴还拖拽着一只血淋淋的野猪。

    野猪獠牙非常长,死不瞑目地睁大眼睛。

    蚯蚓的语气兴奋而高昂,“立人,你回来了。”

    立人拧着眉头看着蚯蚓,看了一眼后面的野猪,点点头,“我回来看你。”

    蚯蚓立刻扭动着身体,用人类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手足无措,想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又冲出去,噗通跃进水缸之中,洗得干干净净再回来。

    蚯蚓回屋朝立人问道:“你什么时候走呀,这次回来多久,你现在实力如何了,没有了身体还适应不适应。”

    蚯蚓对立人的感情很深,再加上立人原来是金线草诞生的,差点被一个修士给夺舍了,被宁舒救下来之后,就是蚯蚓再照料着。

    蚯蚓本身对金线草充满了崇拜,又对立人有老父亲一般的心情。

    一见到立人,就巴拉巴拉地问个不停,相比于蚯蚓的激动,立人就淡定了很多,不咸不淡地回答了蚯蚓的话。

    但蚯蚓还挺高兴。

    瑶娘在旁边看着特别不舒服,叔叔这完全就是热脸贴冷屁股,自己的老父亲被人这么冷待,有多了不起似的,对蚯蚓说道:“叔,你去准备点好吃的。”

    蚯蚓立刻说道:“好,立人你想吃什么?”

    瑶娘:……

    我的老父亲哦!

    立人说道;“不用忙活了,我之前吃过了,你会说话了?”

    蚯蚓点头:“对呀,之前要带瑶娘,总不能让瑶娘当个哑巴。”

    宁舒这会突然对蚯蚓高山仰止,当真是可爱啊,虽然不是人类,嘴里吐槽两脚怪,但还是将瑶娘养得很好。

    当年也是寸步不离地守护立人。

    这样的母性和耐心在人类中也不多见。

    作为回报,宁舒觉得有必要提升一下蚯蚓的实力,总是蚯蚓一样在地上爬也不好。

    也不知道蚯蚓能不能站起来。

    对于蚯蚓的话,立人只是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冷淡的态度就跟宁舒对立人一样。

    瑶娘在屋里越呆越气,索性转身走了,寒尘看这情况,觉得也没啥自己的事情,跟着出去了。

    寒尘出来看到瑶娘踢门,神色恼怒,说道;“门又没有惹你。”

    “尘哥,你没看到那个人多臭屁的样子,我怎么都不相信他是叔叔养大的。”瑶娘不忿地说道。

    大概是看到自己敬爱的蚯蚓,现在去讨好另一个人,心里不爽得要死,关键是人家还不领情。

    寒尘非常有求生欲地不发表任何意见,站在瑶娘这边不行,站在蚯蚓那边又得罪了瑶娘,女孩子使起性子来,让人头疼。

    寒尘非常生硬地转移话题,“要不我们接着种菜吧。”

    瑶娘柳眉顿时竖起来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种菜,要种你自己种去。”

    寒尘:……

    女孩子的心思你别猜。

    总能找到你的错处,对你进行鞭挞。

    寒尘干脆去挑水,家里水缸里的水都被蚯蚓给糟蹋了。

    宁舒当然注意到了外面的情况,倒是没想到这次的会面这么不愉快。

    立人似乎也没有什么话跟蚯蚓说,全程尬聊,都是蚯蚓问什么,立人就回答什么。

    宁舒说道:“我们来了这么久,要回去了,尤其是立人不能离开太久。”

    立人就跟普通的老父亲一样,既舍不得立人,又怕耽误了立人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立人在别人的手下讨生活。

    “那行,你们先走吧。”蚯蚓甩着尾巴说道。

    宁舒带着伐天和立人离开了,出了九宫山,宁舒朝立人问道:“你对蚯蚓怎么是那么一个态度。”

    蚯蚓很殷勤,就越显得立人冷淡。

    立人冷笑,“那你怎么不对我好点,在责备我的时候,你想想你自己。”

    宁舒拧着眉头,脸色淡淡地看着立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立人简直都要气笑了,“你可怜蚯蚓的时候,怎么不可怜可怜我。”

    宁舒:“……我干嘛要可怜你,你是缺胳膊少腿了,还是脑子不正常,是个智障?”

    关爱智障,关爱残障人士?

    立人:“你对我就非常冷淡。”

    宁舒:“那你对蚯蚓还不是一样冷淡,允许你这么对蚯蚓,还不允许别人这么对你。”

    “说实在的,蚯蚓一直守护你到化形,而我并未守护你一天,你最多就是从我这里接收了一些知识。”还省了立人很多时间呢。

    “我们的关系谈不上多亲近。”宁舒翻来覆去地想自己欠了立人什么。

    可想来想去,自己都没有欠他什么东西,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对他表现得多亲热,没有达到立人的要求,所以就对她生出了怨恨之心?

    宁舒看立人不忿的表情,“你静下心,你到底想让人这么做,你直接说。”

    立人这种情况,大约就是我这么对你,你居然不同样对我。

    因为觉得自己付出的情感,同样希望对方能够有所回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