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8.第3568章 面壁

    第3568章 面壁

    宁舒还想去找银发男呢,问一下银发男为什么要把她的信息告诉梨果。

    现在被太叔关着面壁思过,出不去怎么办。

    不罚款,现在罚面壁思过,说来说去都是罚。

    宁舒面无表情地瞅着太叔,太叔嗤笑了一声,“你觉得你没错,你没惹事?”

    宁舒翻白眼,“我觉得还好,我是再见义勇为,我是英雄。”

    太叔已经不想跟宁舒说话了,这种话骗一骗不知情的人也就罢了。

    太叔牵着绳子,要带梨果回家了。

    宁舒赶紧问道:“我要面壁思过多久?”

    太叔这犊子这么忙,把她关在这里,说不定转头忘了,她要被关多久?

    难保太叔故意关她很长时间。

    宁舒不认为自己的空间法则比太叔强,毕竟太叔是个老不死的,从年纪上就成功碾压她了。

    就算用时间堆出来的感悟肯定也比她强太多。

    以前是利用资源惩罚,现在要用精神惩罚了。

    面壁思过?!

    太叔:“等你什么时候知道错了,真诚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宁舒翻白眼,就太叔和自己干的事情是一样样的,一丘之貉,太叔是对的,她就是错误的。

    对的,错的?

    是按照什么标准来的?

    什么标准,没有标准,是按照太叔的标准来的。

    不服气呀,可以滚蛋。

    宁舒再想太叔是不是想让她主动上交罚款,比如梨果给的两个能量啦?

    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诚意,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这么一想,宁舒觉得可能真相了。

    那么……

    宁愿面壁思过!

    姐姐有无穷无尽的日子时间,不出意外就永生不死,什么不多就是时间多。

    太叔现在居然这么要脸了,想要能量居然这么迂回委婉了?

    宁舒说道:“审判者,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思过,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做一个对得起组织的好青年。”

    想要能量,怕是活在梦里吧。

    到她手里的东西,不会这么容易就交出来的。

    宁舒说着直接坐了下来,掏出了一个强肾果啃着,反正这么无聊,吃点零食。

    太叔冷眼看着混不吝的宁舒,冷笑了一声,眼镜闪过森冷的光芒。

    宁舒:大不了牢底坐穿……

    笑你妹啊!

    宁舒也呵呵冷笑了一声,咔嚓咔嚓地咬着强肾果。

    太叔拉着甚至,把捆得跟粽子一样的梨果拉走。

    梨果回头看向宁舒,说道:“我想跟她说几句话。”

    现在梨果差不多就是太叔的肥羊,肥羊这么一点要求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太叔停住了脚步。

    宁舒歪着头看着梨果,想听梨果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

    梨果看着宁舒,嘴唇动了动,但就是不说话。

    宁舒挠头:???

    干啥呢?

    这么幽幽地看着人不说话,这么有缘,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人喜欢是她呢,不然这么离别相看泪眼是要干什么?

    “要说就说,不说就走。”太叔可不是那么有耐性的人。

    梨果心里也清楚,这大约是最后一次来这里。

    以后她是不会再踏入这个地方。

    梨果的声音有些嘶哑,“你会后悔的。”

    宁舒挑了挑眉头,“这算是威胁?”

    梨果摇头,“并不是威胁,而是你会后悔现在的生活。”

    “你这是一个奴隶,被要求顺从,你的生死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可以随意对你。”

    “就比如现在……”梨果笑了一下,“太叔什么好处都拿了,你却要被关在这里。”

    宁舒也叹气,“在哪里都是一样,主要看实力,去你们种族,当生仔的母猪,致力于生出强大后代来,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

    全民生孩子,当有人表现得不一样,就格格不入了。

    在这里是奴隶,至少脱离普通生活,至少可以追求个性,不会有人在耳边哔哔生孩子。

    资料都是哪些种族强大,那些种族可以借种。

    这何尝又不是另一种方式的奴隶。

    唯有自身强大,可破一切。

    梨果沉默了一会,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线序沁湿了,有些已经变成了黑红色,她的长发微动,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凄美感。

    “也许你说得对。”梨果只是这么说了一句,转头对太叔平静地说道:“请你送我回去。”

    梨果的故作平静对太叔来说毫无感觉。

    她是真的平静还是故作平静,没人在意的。

    宁舒对太叔说道:“时间一到,记得把我放了。”

    太叔没有理会宁舒,拉着梨果就走了,梨果走过的地方,都有血滴滴在地上。

    被关在充满血腥味的地方,有点难熬。

    宁舒蹲在角落里啃着强肾果,脑子里想一些有的没的事情。

    来来回回把跟梨果的事情想了一下,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

    梨果现在处于这么尴尬的境地,完全是自作多情闹的,才会弄得如此尴尬啊。

    强肾果啃完了,宁舒无所事事,尤其是封闭的空间里,没有一点声音,安静无比。

    其实这种环境是最折磨人的。

    宁舒找事情干,把血迹擦干净了,毕竟是她面壁的地方,这么血淋淋的有碍观瞻。

    血迹擦干净了,宁舒又轮到到了无事可做的地步。

    甚至连系统空间都无法联系,联系不到系统,如果跟丹青说说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时间难熬啊!

    太叔什么时候来。

    宁舒尝试自己冲破空间封锁,空间法则还是要继续感悟,不然以后是个人都能把她给关起来,真的是毫无尊严啊!

    总感觉以后自己要坐牢的日子很多,多感悟空间法则,方便以后好越狱。

    空间法则真的好虐啊!

    这玩意真的好难感悟啊。

    宁舒一次一次撞墙壁上了,头一次次撞在了空间壁上,还真是疼呢。

    就没有经过这么硬的空间壁,太叔肯定是把一层一层的空间壁压缩了,然后弄成了这么牢固的空间。

    打洞都打不穿。

    宁舒很挫败,自己就空间法则感悟困难,但偏偏空间法则这么厉害。

    别人玩空间法则非常溜,到她这里来,就跟吃.屎一样难。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