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6.第3526章 实力

    第3526章 实力

    这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说的是实话,宁舒也把不准。

    不过宁舒想到一件事,那就是立人但凡出了什么事情,她居然也要承担责任。

    我擦,这算什么事情,宁舒突然想打爆立人的狗头,弄死他拉倒,免得到时候有没完没了的事情。

    以前她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人做她的担保人。

    如果有天立人携款逃亡了,她这个担保人是不是要苦巴巴地替立人还钱,卖肾还债?

    想想都觉得好苦逼呢。

    宁舒不善地盯着立人,“你是不是看看中了人家的宝贝,抢了别人的宝贝?”

    立人立刻反驳,“我是那种人吗,怎么可能呢,我自己就是一个大宝贝,还有什么宝贝比我更宝贝的。”

    宁舒翻白眼,就算立人是个大宝贝,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立人就是一个灵魂体。

    “你就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别狡辩了。”女人冷笑着看着立人。

    立人同款宁舒脸,翻了一个白眼,“你是智障吗,如果我真的要抢他的东西,干什么要在任务世界里抢,你不知道宝贝什么的根本就没办法带进世界吗?”

    “都抢不到宝贝,我杀他干什么,老女人,你这个逻辑有问题。”

    ‘老女人’:……

    被叫了老女人,哪怕是灵魂体,不会老,也被气得暴跳如雷,“我今天一定让你死。”

    即便他有担保人,也要不计后果弄死这个贱胚,太气人了。

    立人一下躲到了宁舒的身后,“恼羞成怒了,明明就是你们的错,非要倒打一耙,不要脸,呸……”

    宁舒转头看着立人,“你说的是真的?”

    “我干嘛要说谎,你相信我呀,我没事非要去杀人干嘛,我又不是变态。”立人见宁舒怀疑自己,差点跳起来,神色是真的有点伤心。

    宁舒转过头来看着女人,“那抱歉了,这件事不是我们的错。”

    女人冷笑了一声,“他是你的人,你当然护着他,如果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不善罢甘休呢?”

    宁舒摊了摊手,耸了耸肩,一脸遗憾地说道:“那就不善罢甘休吧,你要怎样我都奉陪。”

    “你,你们真是好样的。”这个女人也不是吃素的,冷声说道:“我已经把这件事上报给组织了,是非曲直总有人能够辨清楚。”

    她所要的不过是一个结果,她的人不能就这么死了。

    对方还这么嚣张,作为死者家属,内心的悲愤可想而知,想要不顾一切代价弄死他。

    才能解心头之恨。

    宁舒说道:“也好,这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实在是没有结果,有组织介入更好。”

    宁舒瞥了一样立人,小声说道:“如果事实不是你说的那样,你要想好后果,我可没有时间一次又一次给你擦屁.股。”

    立人摸了摸鼻子,“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

    “你摸鼻子了,你心虚了。”宁舒没好气得说道。

    立人:“……我不摸鼻子难道摸屁.股么?”

    “宁舒,我认识你,所以才没有杀他,但是这件事不给我一个很好的交待,我就算得罪你了,也要杀了他。”

    女人非常厌恶立人。

    宁舒挑了挑眉头,“你认识我?”

    宁舒看着女人的脸,从记忆中搜索,好像没有跟她有什么交集。

    女人:“我是法则化身,两个法则化身,所以认识你。”

    宁舒哦了一声,这就不足为怪了,她在法则化身群体中人憎狗厌的。

    女人接着说道:“本来想私底下解决了这件事,可是你们这样的态度,就找组织。”

    “就算要找男人,也不要找这样贱兮兮的,哪天把你坑了还不知道呢?”女人嘲讽宁舒的眼神不行。

    宁舒伸出手摸了摸立人的狗头,说道:“你没有看出来吗,他是我的儿子,我们长得有点像。”

    立人拍开宁舒的手,“不是儿子,是丈夫,夫妻像听说过么?”

    女人差点被这两人气笑了,呵呵冷笑没有说话。

    宁舒皱着眉头,这个女人是法则化身,这个层次的人闹事肯定是审判者来,而甲区审判者是太叔。

    又要见到内分泌失调的太叔,宁舒的心里是不乐意的。

    太叔非常粗暴,通常都是一刀切,被告原告一起惩,她肯定又要有所损失了,妈卖批。

    宁舒重重一脚踩在立人的脚背上,警告道:“如果让我知道你在骗我,明年的今天就是……”

    “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立人接话道。

    宁舒:“可以呀,只要你能活得过今天。”

    女人在旁边看着这两人打情骂俏的,差点忍不住想吐这两人一口,虽然心里悲愤,但是她也不敢有所举动。

    毕竟宁舒这号人在法则化身群体中非常出名,出了名的残暴,她还挺怕这个人突然暴起直接夺了她的法则化身。

    倒霉的还是她,在审判者来之前,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女人默默离两人远一点。

    宁舒看立人很轻松的样子,大概是没有说谎。

    如果立人真的乱来,宁舒觉得自己真的可能咔嚓了立人。

    还不敢搞惯了,可不能让立人觉得自己有靠山就随便乱来,她可没有那么精神给他收拾烂摊子。

    浪费时间,最重要的是影响到他。

    看来真的不能轻易做别人的担保人,有连带责任。

    说不定什么时候锅从天降。

    太叔来的时候,看到宁舒,直接冷冷地说道:“哪里有骚乱,哪里就有你。”

    宁舒无言以对。

    太叔瞥了一眼宁舒和立人,移开了目光,不过又回头看了一眼立人,立人跟太叔对视,胸口的衣襟开叉开得很多,就差要开到肚脐眼了。

    太叔移开目光,看向女人,女人看到太叔眼睛一亮,审判者终于来了,于是巴拉巴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太叔说了。

    太叔一言不发地听她说话,面无表情的,让女人说话的声音都越来越弱,越来越底气不足。

    很少有人面对太叔能够镇定自如的。

    立人小声朝宁舒问道:“你们有仇?”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