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5.第3485章 不服

    第3485章 不服

    就算给狗扔一块骨头,狗都还要摇摇尾巴表示亲昵。

    但是给了东西还得不到一点好脸色,反正暴脾气的宁舒是忍不了的。

    不过这是旗袍男的事情,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旗袍男摆摆手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事情了。”

    旗袍男现在估计也没有多少家底了,现在还要上贡,酒楼的生意也不是多好,以后估计有点吃藕。

    等到真的被逼到了墙脚,估计也会有所动作的,不然就要被人给逼死了。

    宁舒说道:“你们这个派系不正规呀,有人私底下就是贪污受贿都没有人管吗?”

    旗袍男:“没什么好管,只是一点小东西,大家都给得起,说了反而是得罪人。”

    宁舒撇撇嘴,“如果是小东西,你的脸色就不会那么难看了,就是你们这种态度助长了他的气焰。”

    旗袍男:“看穿不说穿。”

    宁舒嘿嘿嘿:“我喜欢说穿。”

    无论在什么地方,以权谋私的人都不会少。

    旗袍男:“等实力上去了再说。”

    宁舒笑了一声,这大约就是自我麻痹,等,等强大了再说,再等等。

    宁舒:“你强大了,难道对方就等着么,尤其是他以权谋私弄了不少好东西给自己,你确定你赶得上?”

    时间拖得越长越不好。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可是仇人可比十年前要强大很多。

    如果不是迫不得己选择蛰伏,能当场报仇那就当场报了呗。

    宁舒:“要我说,你趁机闹一场直接脱离了派系得了。”

    旗袍男斜眼看着宁舒,“就像你闹着脱离组织?”

    宁舒摇头,“闹是一种手段,无论最后是怎么样的,对自己都有好处,你要弄一波,最坏的结果就是得罪了一个人而已。”

    人生在世,不可能一个人不得罪。

    你要往上爬,就要踩着别人的肩膀。

    你努力上进,但是在别人的故事里,你就是一个坏人。

    想要活得好,得到更多资源,那是真的踩着别人,东西就那么多,你拿多了,别人就拿少了,你就是坏人。

    旗袍男看着宁舒:“到底是什么给你勇气,让你这么闹的。”

    宁舒叹气,“有些东西就只有拿命去博呀,最坏的结果就是死。”

    “你这事情不要太简单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得罪了一个派系里的人,想要做个和和气气的人,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受苦的还是自己。”

    反正旗袍男给宁舒的感觉就是没有什么锋芒,看起来和和气气的。

    但……

    旗袍男打开扇子,慢慢扇着,眼睛直勾勾盯着宁舒看。

    宁舒摸了摸自己的脸,“告诉你,可别迷恋我,给我带来困扰。”

    旗袍男:(﹁﹁)

    “我在想你说得对,有必要反杀一波。”旗袍男微微眯着眼睛,眼尾上挑,看起来就像是慵懒的狐狸。

    有手段有视线,不敢做无非就是想着妥协,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宁舒打了一个呵欠,“那我走,我得回去做任务了。”

    虚空之中的生灵的肉不是那么好消化,宁舒有点后悔吃多了,早知道就少吃点,去跟任务吧,说不定就消化了。

    “等一等。”旗袍男抓住了宁舒的爪子,宁舒盯着旗袍男的手,“你是不是想趁机揩油?”

    旗袍男:“你想多了,没想揩你的油,在我心里,你性别不明。”

    宁舒甩开旗袍男的手,“动手动脚干什么?”

    “别走,我有事情要做。”

    宁舒眼睛一亮,“你要搞事情?”

    就说没有多少人愿意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的。

    之前看旗袍男憋屈的样子,宁舒好奇地问道:“你想怎么做?”

    “不怎么做呀,我手上有点好东西,打算献给派系。”

    宁舒挑了挑眉头,差不多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你小子挺阴的呀。”就是这么一句话,宁舒就知道旗袍男想怎么做。

    借刀杀人还能表达自己对派系的忠诚。

    可以,可以的?

    宁舒:“都忍了那么久了,这次怎么不忍了?”

    旗袍男:“你一个性别不明的人遇到事情都是直接干,我没必要忍着,之前觉得不算多大的事情,现在有点想搞事情了。”

    旗袍男首先联系到了派系的负责人,说是有东西给派系,让某某某一块把东西拿回去。

    接下来,旗袍男又发消息通知之前那个男人过来,说是有东西要献给派系。

    很快那个男人就过来,看到旗袍男直接伸出手说道:“什么东西,给我,我拿过去。”

    旗袍男二话不说拿出了一个锦盒,盒子上了锁,旗袍男把钥匙交给了他,“里面的东西很珍贵,千万不要随便打开。”

    旗袍男再三嘱咐不要打开,因为非常珍贵。

    看旗袍男小心翼翼的样子,男人眼中有些不屑,不过也点点头,“行了,你放心吧。”

    男人拿着盒子走了,旗袍男拿着扇着慢悠悠扇着,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了。

    宁舒:“我好想看看空盒子里有什么珍贵的东西?”

    “这个人是不是太托大了,都不看看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亦或者是有没有东西。”

    旗袍男一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那是因为他笃定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耍花招。”

    “你这么一来,可就彻底得罪了他。”

    无中生有这件事真是有意思。

    接下来那个人怕是要糟糕了,派系成员要献给派系的东西,结果被人给监守自盗了。

    交接的时候也不好好查看一番,到时候是有嘴都说不清楚。

    而且之前这个人吃进去的东西说不定都要吐出来。

    派系之中,肯定不止旗袍男一个人被这个人搜刮过东西。

    拔出萝卜带出泥,到时候他要面对的事情可就要比现在严重得多呀。

    献礼物只是一个由头。

    就算他明白自己是被算计了,但是与些事情就是铁证如山,算不上冤枉,也算得上冤枉。

    那个男人大概有些实力,不怎么看得起旗袍男,估计也不会想到旗袍男会动手脚吧,没那个胆量。

    偏偏旗袍男就这么干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