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2.第2762章 一个人

    第2762章 一个人

    一行六人在白天酷热,晚上冻成狗的交替日子里,一步一步朝荒漠边缘走去。

    白天热的时候,觉得晚上的冷挺凉快的,晚上冷的时候,觉得白天的热其实挺舒坦的。

    尤其是白天黑夜的日子很长,一天的时间很长。

    走了几天依旧没有走出荒漠,哪怕是宁舒心中都有点烦躁,一眼望去,除了一片黄沙就什么都没有。

    偶尔来一点海市蜃楼,但是这种海市蜃楼对灵魂状态的任务者来说,没有那么大的诱惑力,虽然有绿洲,有清凉的水,但是不care。

    他们要赶时间走出荒漠,早点找到世界树,避免世界树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他们每多耗一天,得到世界树的几率就小了一分。

    因为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世界的消息。

    旗袍男估计也是来碰碰运气的,宁舒就是来陪太子读书的,心态放得很平稳,如果没有世界树,也可以有其他的宝物。

    就是队伍的气氛很不好,主要是烦躁。

    好在都是任务者,如果是普通人,身体和心理缘故已经能够足够让人崩溃了。

    宁舒一边行走,一边使用精神力扫着周围的情况,说不定黄沙下面就隐藏着什么危险。

    这几天的路程中,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是黄沙下埋藏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尸骸

    说明这个荒漠还是很危险的,不然为什么叫死亡荒漠。

    尤其是沙漠中还会出现沙尘暴,龙卷风之类的,稍微不注意就失散了。

    他们运气还是不错的,因为这一路上都没有遇到沙尘暴。

    精神力向前蔓延,宁舒看到了一个躺在黄沙上的人,他的身体已经要被黄沙给掩盖了,身体在黄沙中若隐若现的。

    “看到了吗,前面有人。”

    队伍已经停了下来,显然大家都发现了前面躺着的人,在沙漠的中间,居然躺着一个人。

    宁舒用精神力扫描那个人,发现他的心脏还在跳动,虽然跳得很慢,但是还在跳动,说明是活人。

    血液粘度高,说明缺水很长时间了。

    周围就只有他一个人,难道就没有同伴什么得。

    所有人都觉得沙漠中间躺着这么一个要死不活的人,都觉得分外地诡异。

    宁舒没说话,反正这个队伍的领导权都是旗袍男的身上,如果旗袍男想要救人,他们没有反对的意见,如果不救,也是正常的。

    旗袍男对宁舒说道:“你身上有水吧,那过去给他喝一点。”

    宁舒点点头,拿了水瓶跑过去,跑得累死了,精神力扫描是很快的,跑过去的距离很远。

    一行人站在这个人旁边,打量着他,将他从黄沙中拽出来,身上穿着兽皮,脖子上带着大小不一串在一起的兽牙。

    皮肤黝黑,有点看不出来多大的年纪,不过看身体,应该青壮年,浑身的肌肉结实。

    宁舒捏开他的嘴,慢慢倒了一点水进去,或许是感觉到了水的滋润,本能地舔了舔嘴唇,还想要喝水。

    宁舒又倒了一些水,塞入了一颗辟谷丹在嘴里。

    辟谷丹入嘴巴即化,不存在吞咽困难这种情况。

    反正他是死不掉了,身体地生机正在慢慢恢复。

    旗袍男看了看天色,马上要天黑了,天黑之后地温度一般的人受不了,为什么这个人在沙漠中昏迷了。

    没有被热死,没有脱水而亡,也没有被冻死,身体真的不是一般都强悍。

    旗袍男说道:“把他拖着走,我们不能停留。”

    宁舒立即说道:“我灵魂这么弱,根本就拖不动,你来拖。”

    旗袍男叹了一口气,拎着男人的脚腕直接拖着走,反正沙漠都是沙子,这样拖着走也不会受伤。

    不过只是穿着兽皮,被人拽着一只腿,不可避免就走光了,嗯,是个男人。

    等到天黑之后,男人醒了过来,睁开眸子,露出了一双碧蓝纯净的眼睛,有些茫然都看着周围的人。

    挣扎要从旗袍男的控制下挣脱,几里哇啦地喊。

    但是旗袍男可以算得上是力大无穷,男人硬是没能逃脱,最后居然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一个魁梧的男人,这样幽怨地哭,活像是被欺负一样。

    旗袍男说道:“我怀疑这是土著居民,遇到了是好事,说不定会有额外的收获。”

    可是现在人家明显很怕你,一个大男人吓得瑟瑟发抖,他们看起来也是很凶恶。

    “难道这种地方还又土著居民吗?”宁舒有些诧异地反问,一般而言,这些虚无空间的环境相当极端且恶劣。

    能存活的生灵并不多,因为不稳定的环境没法让生物生存和发展。

    比如修了一个房子,结果修好了就地震,房子垮了,不适合发展,就算有生灵,有人类,也是处在一种相当野蛮的状态。

    发展不起来的。

    宁舒想到自己对智慧生灵有沟通的技能,于是用意识跟他沟通,顺带听一下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呜呜呜,他们是谁,他们好可怕。”

    “我这是在哪里?”

    “他们是恶魔吗,要抓住我吃了我吗?”

    看来比想象中还要怕他们,那就好办了,问什么就会答什么。

    宁舒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沙漠,老实回答,不然吃了你。”

    兽皮男子有点茫然,不明白脑海中怎么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的声音,却意外听懂了。

    “我是牙,是来寻找东西的,被卷到这里的,放了我吧,我会给你们东西的。”

    宁舒哼哼了两声,“有什么东西?”

    既然是土著居民,肯定对这个世界相当地熟悉,“知道有一种树吧,一片叶子是一个世界。”

    “那是什么?”男人很茫然,尤其是被人拖着走,更加没办法思考了。

    看来这些土著居民也不知道世界树,不过就算知道,也不知道世界树对任务中的重要性。

    甚至都不知道一片叶子就有一个世界。

    宁舒问道:“那你身上有什么好东西?”

    “你们能放开我吗,放开我就带你们去找好东西,我保证不会跑。”男人几里哇啦地大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