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4.第2754章 养成计划10

    第2754章 养成计划10

    每次谈话一定有霜儿,姐姐这样,姐姐那样的这样的字眼。

    让修子瑾烦躁。

    尤其是最近修子瑾发现,他似乎有点画不出妻子的面容了。

    妻子的面容居然在他的印象中慢慢减弱了

    越来越模糊了,这让修子瑾很痛苦。

    人有自愈能力和遗忘能力,有些太过痛苦的回忆,人的大脑选择遗忘。

    修子瑾画的还是妻子,但是总觉得画出来的跟印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也不记得了。

    就是有些细节不记得了,比如妻子的眼睛,画出来的感觉总是不对。

    修子瑾烦,还有一个天天穿地大红大紫的女人,提醒忌日到了。

    既然是忌日,你特么倒是别穿这么艳俗的衣服。

    忌日要到了,难道不应该穿得素净一点吗?

    每看一次,修子瑾就觉得眼睛疼。

    为了自己的眼睛,为了耳朵清静,修子瑾直接将宁舒禁足了,至于禁足时间不定。

    什么时候放你出来看心情。

    不想扯皮。

    宁舒被禁足了,一点都不着急,每天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炭火减少了,冬天如果没有炭火,那是要把人直接冻死的。

    吸收了火阳之力身体暖呵呵的,特别舒服,有没有炭火,根本不在意。

    伙食差了,宁舒就自己去弄吃的。

    半夜三更给自己开小灶。

    委托者身边没什么信任的人,没有推心置腹值得信任的人。

    有从娘家带过来的丫鬟呢,到底是被委托者的娘调.教得好,每次就给宁家传消息。

    她有什么事情,丫鬟就给传递消息。

    这不,她失宠了,被禁足了,宁家主母,委托者的娘就给宁舒带信了,让她好生的,不要惹事,服侍好王爷,照顾好弘儿。

    别每天到处整有的没的,想想娘家。

    宁舒收到信,看完了就点火了塞灶孔里面了。

    天冷柴火不好点。

    让她想夫家,想娘家,想外甥,谁来想她,她现在谁都不想管。

    她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将来有什么事情,娘家只怕躲得远远的。

    娘家给她撑腰,不存在的。

    讨好王爷才是正经的,你都高嫁了,这么好的夫家,你还要怎么的?

    别不知足。

    可是宁家又养大了宁安宜,宁安宜拒绝不了家里人的安排。

    宁舒把宁家主母来的信看过了,就用来点火了。

    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

    宁安霜忌日这一天,宁舒脱下了大红大紫的衣服,换上了素淡的衣服。

    到宁安霜的牌位前上香。

    修子瑾抱着抱着孩子,看到宁舒走过来,身上穿着素雅的衣服,一恍惚差点以为霜儿回来,忍不住走进一看,发现是宁安宜。

    现在的宁安宜跟霜儿越来越不像了,如果之前还有点相似,现在即便是穿上了相同色系的衣服。

    远远看像,一看脸,区别太大了。

    她的眼尾上挑了些许,挑眉看人的时候,给人一种凌厉铿锵感觉。

    以前的宁安宜是话少安静的女子,现在故意跟他对着干,变了不少。

    宁舒看到他怀中的弘儿,立刻笑着说道:“弘儿今天真好看。”

    伸出手捏了捏弘儿的小嫩手,然后又用手捂着脸,悲悲切切嘤嘤嘤地说道:“姐姐要是看到弘儿长得这么好,肯定很欣慰,姐姐,姐姐你怎么走得那么早……”

    宁舒的嘤嘤嘤飘荡在房里,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修子瑾:……

    有病!

    “王妃身体不好,以后接着禁足养好身体。”修子瑾无视宁舒的嘤嘤嘤,直接对李嬷嬷说道,“看好王妃。”

    李嬷嬷:……

    王妃作死能力超出了她的预料。

    本来就已经很伤心了,你还专门往痛处戳,,她到底是来示弱还是来故意恶心人了。

    宁舒又被禁足了。

    晚上,宁舒打开了衣柜,穿上了宁安霜爱穿的衣服款式。

    微微化了一个妆,宁安霜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宁舒只能靠委托者的记忆中,还有修子瑾画的宁安霜模样。

    靠粗糙的化妆工具,宁舒将自己画得跟宁安霜八成相似,最主要还是两人长得有点像。

    宁舒披散着头发,如幽灵一样到了修子瑾的房门外。

    咦,她最近怎么就热爱上了这种方式呢。

    没事就喜欢这么吓人?

    不过哪有鬼敲门的,宁舒从窗户翻进去,突然响起不知道这个世界能力不能使用空间法则。

    如果使用空间通道,只怕她就能够凭空出现在修子瑾的面前吧。

    宁舒使用精神力寻找空间节点,然后构筑空间通道。

    然后宁舒突然消失了,然后又突然出现在了修子瑾的床边。

    宁舒掐着嗓子,学着宁安霜的声音,轻轻喊道:“瑾郎,瑾朗,你醒一醒。”

    修子瑾感觉床边有人,猛地惊醒了,如果是刺客,他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在清冷如水的月光下,修子瑾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坐在他的床边,一身素淡的衣服在夜里有点吓人。

    修子瑾一下惊出了冷汗,连忙抽出了枕头底下的匕首。

    宁舒立刻掐着嗓子说道:“是我呀,瑾郎,你不记得我了吗?”

    修子瑾有些迟疑,“是霜儿吗,霜儿,难道我在做梦?”

    “是我。”

    “霜儿。”修子瑾激动地伸出手要抓宁舒,但是宁舒退后了两步。

    “瑾郎,你不爱我了,为什么你娶了别人,还是娶了我的妹妹。”

    修子瑾连忙说道:“霜儿,本王是没有办法,皇爷爷一定会逼我成亲的。”

    “我想着你妹妹能够很好照顾弘儿,但是没想到她跟你一点都不像。”

    宁舒:……

    “你就是找借口,皇上那么疼你,总不会一年时间都不给你,就逼着你成亲。”

    “不过谁让我爱你呢,瑾郎,我先走了,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会还会回来看你的……”

    宁舒一边说,一边构筑了一个通道,通向门外,然后突兀地从修子瑾面前消失了。

    直接就这么消失了。

    修子瑾眼睛差点凸出来,就这么消失了?

    “霜儿,霜儿……”修子瑾朝门口追去,直接撞在门上了,额头都淤青了。

    不是做梦了,那霜儿的灵魂真的出现了吗?

    一下消失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