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9.第2719章 背锅侠26

    第2719章 背锅侠26

    以前他以为她死得透透的,还将她埋在墓穴中,但墓穴的风水到底被破坏了。

    她以前的身体已经腐烂成了一堆枯骨,没有成为像他这样的僵尸。

    宁舒:……

    ‘你什么时候死’是一句问候语吗?

    见将臣拿黑沉沉的眼珠子盯着自己看,宁舒莫名有点心虚,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将臣:“你的回答会让我考虑考虑,你死了,是让你暴尸荒野还是埋了。”

    宁舒:……

    那个委托者是没法回来呀,这个委托者是要回来的。

    如果委托者知道身边跟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僵尸,一发怒就露出了可怕的獠牙和猩红的眼睛。

    吓哭。

    “你到底啥时候死。”将臣又问道。

    这是着急催人去死吗,宁舒说道:“应该很快的,别着急嘛。”

    “我着急呀,我要把你抛尸荒野。”将臣呵呵哒。

    宁舒唉了一声,“你也知道我是一缕幽魂。”

    “其实世界很多,我就在这些世界游荡着,替人做事,然后吃一点别人贡献的灵魂,到了时间我就会离开。”

    “你明白吗?”

    “明白,你就是想啥时候走,就啥时候走。”

    宁舒摇头,“不是,是事情做完了,我就要走了,然后到其他世界去了,我就是过着这样居无定所的生活。”

    将臣:“装什么可怜,你不能霸占别人的身体吗?”

    宁舒再摇头,“不能呀,我跟这具身体的灵魂是等级交换,时间到了我就要离开,违背这个规则,我会死的,彻底消散。”

    将臣哦了一声,“那你下个世界又要鬼混到哪里去?”

    宁舒摊手,“母鸡呀,这是不确定的,世界辣么多,我也不知道会去哪个世界。”

    “世界很多,你在这个世界,不在五行中,其实你可以出去看看,世界多得目不暇接。”宁舒对将臣说道。

    这个世界已经不太适合将臣这种精怪生存了,等到工业极速发展,灵气会越来越少。

    将臣哦了一声。

    宁舒收拾东西,准备前往前方了,换了身上的旗袍,穿上灰扑扑普通女人的装扮,头上扎一抹方巾。

    非常土。

    这么一看根本就不是富贵太太了。

    将这些药紧紧贴在身上,粘在身上,然后穿上衣服。

    路上有不少的路障,说不定会一一检查,这样贴身戴着应该不会暴露。

    让将臣也照做,而且大腿山也绑着药,反正穿着宽松的衣服,看不出来。

    一人一把枪,带了一些子弹。

    两个土气的人一出了纸醉金迷的大都市,就买了一头驴车,坐在小破驴车上面,颠簸着朝前线去了。

    将臣稳稳坐在驴车上,问道:“为什么不买辆车。”

    记得有浑身铁皮的家伙跑得很快,这慢悠悠,靠走几步就要嗷一嗓子的驴子什么时候能走到目的地。

    “那玩意不是达官贵人坐不起,那么贵,太引人注目,咱们就坐着小毛驴不是挺好的。”

    将臣:好吧,你有理,你说了算。

    “除了你这样的幽魂,还有其他的幽魂做这种事情吗,吃灵魂,办事情?”将臣问道。

    “有啊,有不少呀,我其实也是身不由己,被人管着,唉,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我告诉你这些,也是不想瞒着你。”

    将臣:“那你这具身体的灵魂还回来吗?”

    宁舒说道:“有的会回来,有的不会回来,她应该是要回来的。”

    如果灵魂不回来,系统会通知她的。

    灵魂回不回来,会有两种任务完成方式。

    如果不回来,灵魂一离体,身体就死了,当然是想怎么造作就怎么造作,反正身体都要死。

    但是灵魂要回来,就必须徐徐图之,压抑住造作的心情完成任务。

    宁舒瞅着将臣,“你是没有灵魂的人,你是成为不了这样的幽魂的。”

    将臣本身是没有灵魂,身体复活了,但是本身没有灵魂,如果不出意外,只是一个吸血的怪物,但是现在有了智慧,但是他依旧没有灵魂。

    将臣驱赶了一下毛驴,“我又没想成为幽魂。”

    活得苦逼死了,哪有他自由。

    宁舒点点头,“其实你挺好的,不受天道监控,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不做出过分的事情来,天道都不会剿灭你。”

    本身没有灵魂,跳脱五行三界之外。

    属于不受监控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挂。

    宁舒问道:“你想没想过去其他世界看看?”

    记得海带都跑到各处去浪荡了,将臣捆在这个世界中,如果世界出了什么事情,他就会随着世界消亡。

    “哦,我考虑考虑。”将臣淡淡地说道。

    一路上,宁舒和将臣对外的关系是夫妻关系,家里人都糟了灾,到处游荡流浪。

    祖上是赤脚大夫,能看一些头疼脑热,接生什么的。

    报酬不需要很多,给点吃的就行。

    当然像西药这种特效药是不会拿出来,最多就是弄点草药,亦或者写个最简单的药方去抓药。

    想这种情况,连饭都吃不饱的情况下,看病几乎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无论什么时代,都生不起病,一生病,自己男人,家里的经济一下就变得拮据了。

    两人一路行走,一路靠做游医弄点东西。

    将臣是不需要吃东西的,但是宁舒需要呀。

    虽然走的时候带着一个锅,带了口粮,但是一路都吃的差不多,这个时候就需要工作弄点次。

    报酬可能是窝窝头,亦或者是煮熟的红薯,反正没有什么精粮,都是一些粗糙的粮食,吃下去特别扛饿。

    至于肉这种东西,偶尔在大一点的市集买一点,然后在野外直接弄着吃了。

    日子过得挺清苦的,风餐露宿的,皮肤也变得粗糙了,看到将臣白莹莹的皮肤,还是那么好看。

    不吃不喝,遗世独立。

    嫉妒使我扭曲。

    她每天为了一日三餐,活得真是格外苦逼。

    将臣:“你可以不吃,我可以帮忙把你埋了。”

    干什么要去死?

    几个月的赶路,总算靠近前线了,隐隐约约还听到了炮火声。

    将臣从上山采药,碾成了粗糙的金创药,可以止血生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