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3.第2703章 背锅侠10

    第2703章 背锅侠10

    祁迎梦才十多岁,正是身体的时候,睡觉自然香甜,一觉睡到大天亮,根本就不知道妈妈到底有没有梦游。

    所以宁舒一问起的时候,祁迎梦无法回答。

    一个坚持说自己没有梦游,一个坚持说梦游了。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呀。

    祁迎梦:“我睡着了,我不知道。”

    余冰兰也没想过争得你死我活的,对宁舒说道;“姐姐,你还是多吃药吧。”

    有病吃药吧。

    宁舒点头,“是呀,我得再去找找西洋大夫,为什么吃了药不管用。”

    “我记得我明明吃了呀。”

    “而且我根本就没有梦游。”

    “肯定没有,因为我没感觉,我很自信自己没有梦游。”

    “迎梦,我没有梦游吧。”

    祁迎梦:……

    余冰兰:……

    你要是能知道自己有没有梦游就好了。

    接下来几天,祁迎梦晚上睡觉都没有睡得那么死了,时不时惊醒一下,一看旁边,妈妈还在,松了一口气。

    总之,睡眠不好的祁迎梦也感觉精神疲乏,有种说不出来的疲惫。

    明明她守着了,但是第二天余冰兰还说妈妈梦游。

    明明她每次睁开眼睛,妈妈都在旁边,都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这种感觉相当哗了狗了。

    祁迎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觉。

    跟妈妈睡在一起,根本就睡不好,时时刻刻要关注母亲,而且明明她看住了,结果对方还说梦游了。

    祁迎梦感觉有点委屈,觉得自己被冤枉了。

    余冰兰也没想过跟祁迎梦吵架,因为她能跟祁宏昌在一起,其实还少不了祁迎梦的鼓励。

    没有站在她妈妈那边对着她鄙夷和怒骂。

    彼此都把对方当成朋友,这样吵架也不好。

    但是冯佳真的梦游了,一到晚上睡觉就过来咚咚咚敲门,让人一夜都睡不好觉。

    扰人清梦,结果第二天别人什么都不记得了,太让人生气了。

    一点都不道德,都不考虑顾忌一下生活在同一个屋檐的的人。

    余冰兰只能安抚说道:“好吧,你妈妈没有梦游。”

    余冰兰敷衍的口气让祁迎梦很不爽,什么叫好吧,你似乎很委屈一样。

    宁舒又趁着自己生病的事,到画廊去支了一点钱。

    祁宏昌虽然脸上消肿了,但是紫青一时半会根本消不了,五根手指印非常得明显,连眼角都有淤青。

    但是眼睛却充血很红,一时半会出不了门,起码一个月,不然出门的时候要把自己脸遮着。

    宁舒平常都是一副‘我很愧疚,对不起’

    ‘我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

    ‘你可别生我的气,我错了。’

    祁宏昌怎么会不生气,但是他总不能打回来吧。

    之前打她,那是因为跟个疯婆子一样拉拉扯扯的,尤其是对方还是在无意识打她的。

    又这样认错了,如果他要是不原谅,仿佛就不是好男人一样。

    借着给自己看病,给祁宏昌看病,宁舒大笔的小笔的从画廊支走了不少钱。

    这些钱,宁舒有时候回去古玩市场,古玩市场的古董很多,有真货有假货,就捡个漏。

    铜钱论斤卖,价格不贵,还有刚从墓穴里弄出来的,沾着墓穴的土壤。

    当然也有造假造旧,当作是从墓里挖出来的。

    这就要要考验卖家的眼光和运气了。

    反正宁舒是不会撞运气,精神力一扫,就能知道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个时期还没有什么碳离子的检测,自然看古董什么的,全靠眼力,有些造假技术那就跟真的一样。

    宁舒每次都能收集一些真正的古董,这些古董收起来,宁舒就拿到偏僻的小院中藏起来。

    总之这些东西是不会带回公馆里就是了。

    并不想让祁宏昌知道,至于祁迎梦,也并不想告诉她,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就能说漏嘴了。

    宁舒在小摊上转悠着,加上身上穿着上海贵太太穿着的旗袍,拎着小包,手上带着水头极好的翡翠手镯,一看就是大肥羊呀。

    宁舒每问一次,这些人至少把嫁给提高一倍。

    宁舒对此呵呵哒,无所谓,反正姐买的都是真的。

    有些东西确实是从墓地里挖出来的,其实古董和文物多半都是从土里弄出来的。

    是墓主人的陪葬品,金银宝石自然是不少的,还有一些具有时代器皿也是非常珍贵的。

    常年埋在地下,又跟死人呆在一起,这些文物上其实都沾着阴邪之气。

    但若无这股阴邪之气和厚重感,这些古董看着又像是假的。

    每次宁舒买到从地上挖起来的,都会画个符咒弄在自己的身上。

    沾上这股气息,影响人的阳气和寿命,还有就是容易倒霉。

    宁舒停在一个摊位前,看到摊位上有一本医术,医术都已经泛黄了,但虫眼并不多,宁舒拿起来看了看。

    是一本正宗的中药书,记录着各种病症和用药。

    看来也是相当不错。

    使用毛笔写的,墨汁的颜色是暗红色的,看着有点像血液凝固的颜色。

    宁舒把医术放在鼻尖闻了闻,即便是血液已经干涸了,但是宁舒貌似还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而且还有隐隐的力量保护着这本医书。

    估计就是这个血液。

    宁舒问小贩:“这个本怎么卖。”

    小贩搓着手,两夸夸其谈,“太太,这可是东北那边墓里挖出来的,现在东北正在打仗,这东西要弄到上海你该知道多么不容易啊。”

    小贩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得多艰难了,让宁舒仿佛听到了,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嗷嗷待哺的孩子。

    “直接说多少钱。”

    “五百大洋。”

    宁舒把书往摊位上一丢就走了,伍佰大洋,你倒是狮子大开口呀。

    书这种东西在文玩市场并不走俏,除非是字画什么的。

    虽然这本书有点怪异,但是直接给伍佰大洋,宁舒舍不得。

    小贩立刻急了,抓起书拦住了宁舒,“太太,价格好商量嘛,可以讨价还价。”

    宁舒:“五块大洋。”

    小贩要哭了,“这真的是从东北大墓里挖出来的。”

    “弄到这边来卖的。”

    宁舒:“我并不关心这是从哪个墓穴里弄出来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