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9.第2539章 监视

    第2539章 监视

    院子外面被侍卫包围了,而且上空有很多的高手悬浮着,盯着院子里的宁舒和叶林。

    突然面对这么多人,暴露了,叶林心中有点不安,他一直都是暗戳戳地对付卫将,城中就算有卫将死了消失了,但是没有人知道是他做的。

    他喜欢这种感觉,现在暴露了,以后还怎么暗戳戳地干坏事。

    宁舒一甩马尾辫,笑嘻嘻地问道:“这是干什么呢,这么多人来迎接我。”

    叶林斜眼看了一眼师傅,都这个时候还能这么笑嘻嘻的,吊儿郎当的。

    有实力就是这么牛,就是这么轻松惬意。

    宁舒对这些人招招手,“下来说话,你们漂浮在空中,我仰着头脖子酸。”

    众人:……

    又不是来聊天的。

    这么一会,卫将和侍卫已经将院子一层又一层地围住了,气氛非常紧张,一触即发,即便是这样,这些人都觉得还是不安全,即便是这么多人。

    千军万马都对付不了一个女人。

    “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领头的一个中年男人朝宁舒问道。

    宁舒把手搭在叶林的肩膀上,“我当然是来看看我的徒弟,这是我的徒弟。”

    “这些年,我呢因为有些事情,对这个徒弟没有怎么照应到,让他的家人被卫将杀了做业绩。”宁舒淡淡地说道。

    “好在我的徒弟没有被人给杀了,不然我都找不到人的。”宁舒淡淡地说道。

    众人看了一眼黑不溜秋的乞丐,都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

    卫将这么多,谁知道是哪个杀了这个男孩的父母,而且这个城池里,所有的人都是属于城池的财产,就算杀了也是正常的事情。

    唯一不太正常的是,这小子的师傅是一个毁城跟闹着玩的人。

    完全摸不准她是什么性格。

    “我们自然是愿意赔偿这个小友的,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我们都会尽力满足的。”男人说道。

    如果花点代价,能够保住城池最好了,最好不要弄得像另外两个城池一样,毁灭得干干净净的,就只剩下残垣断壁。

    要修建一座城池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和时间。

    宁舒朝叶林问道:“你想要什么赔偿。”

    叶林有点瞠目结舌看着一切,平常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的,在城池里就是王,主宰着所有的人,现在却在示弱。

    想要用补偿来消弭战耳,这就是因为实力强大吗。

    叶林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脸色绯红,眼神明亮,他也想成为这样让人畏惧,让人恐惧的存在。

    叶林颤抖着嘴唇,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宁舒对这些人说道:“看来我的徒弟对这件事都还没有释然,自己的亲人被杀了,这种悲伤不是短时间能够走出来的。”

    众人只想翻白眼,既然几年了,有什么走不出来的,而且在城池中,就应该知道自己的命运。

    这些人的生命和灵魂都是属于城池的,是生是死都在主宰者的一念之间。

    早晚都是要死的。

    其中一个灵魂强韧的灵魂体上下打量叶林,随即说道:“你杀了不少卫将和灵魂体吧。”

    叶林立刻摇头,“我没有,我没有杀人。”

    “别否认,我已经听人说了,你似乎还有一个宠物,能让灵魂体变得痴呆,最后魂飞魄散。”

    叶林的举动可是在有些人的眼皮子底下,如果不是宁舒突然冒出来,叶林现在早就被人给抓起来。

    杀卫将夺魂液,这是不可饶恕的事情。

    但是城池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这个喜欢毁城的红衣女子,先把重要的事情做了,然后再慢慢收拾这些跳梁小丑。

    结果没想到,这丫的这小子一下变成了红衣女人的徒弟了,还有更加坑爹的事情吗?

    这件事估计就要这么算了。

    到时候打起来遭殃的还是城池。

    这个女人会用藤蔓把城池每一寸都要毁了,丧心病狂到连水井都不放过来。

    宁舒面色淡淡的,“怎么,现在要污蔑我的徒弟杀人,然后占据谈判主动权,而且,你们问过我真的想要跟你们谈判吗?”

    “反正我不高兴了,毁灭了城池也没什么吧。”

    “前辈说笑了,既然他是你的徒弟,肯定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放屁,动不动就毁灭城池的人,杀人什么的太正常了,有其师必有其徒。

    两个人都是疯子,喜欢杀人的疯子。

    宁舒:“那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就是来问问前辈到这里有什么事情,如果有空到城主府吃个便饭。”

    “好呀,那好好准备吧。”宁舒毫不客气地说道。

    “那恭候前辈大驾光临。”

    这些人和侍卫都如潮水一般褪去了。

    “师傅,我们真的要去吃饭吗?”叶林问道。

    宁舒点头,“去呀,为什么不去。”

    宁舒打量着叶林,上上下下的,别说那些人不知道叶林长什么样子,她也不知道。

    叶林被宁舒打量得局促不安的,自从知道自个师傅这么凶残之后,叶林对这个便宜师傅的心中倒是生出了一股景仰之情。

    “去洗个澡,收拾一下,晚上去赴宴。”宁舒说道。

    “真的要去吗?”叶林问道,很担心两个人的安全,“我们这么直接去,不是瓮中捉鳖吗?”

    “放心,我的心里有数,去洗一下,算了,去澡堂子洗吧。”宁舒打开院门。

    叶林有点无奈地跟在宁舒的身后,宁舒买了一些衣服,用魂液付账。

    很快的魂液这种货币就要从历史中消失了。

    叶林和蚯蚓进了澡堂,宁舒在门口等着。

    在不远处有人监视着他们,估计是那些人派过来的。

    不过不敢靠近了,只敢远远看着,宁舒无视这些监视的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叶林的身上估计是太脏了,洗好了不少时间都还没有出来。

    等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面色发黄瘦削的少年,眼睛漆黑,身上坚毅。

    至于宁舒想象的洗干净之后粉雕玉琢的场景没有出现。

    本以为是天道宠儿,应该还是长得帅,但是这么面黄肌瘦的,不过五官都还挺好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