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6.第2536章 平步青云20

    第2536章 平步青云20

    有时候强权就是这么让人无力,天下最尊贵的是皇帝,他要袒护一个人,你能怎么办?

    而且就现在这件事,显然不够闹上朝廷,一个从四品官的家事而已。

    最多说柳浩治家不严,前途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

    皇帝也非常头疼,一件家事能搞成这样,现在外面都在传他是昏君。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他做的利国利民的事情都被这件事给掩盖了。

    女儿坑爹,又坑自己丈夫。

    如果不秉公办理,他就是昏君了。

    柳浩:……

    我擦呢!

    最近是流行找爹吗?

    公主找爹,后院女人有爹都找爹,这些女人的爹要么是有爵位,要么是高官厚禄,一个个看到他都横挑鼻子竖挑眼,要么无视要么嘲讽。

    之前的柳浩名声有多好,现在柳浩的名声有多不堪,为公主掩盖罪行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甚至把自己的糟糠之妻推出去顶罪,你很棒棒哒。

    做就算了,还闹到了满城皆知,你是干了什么光荣的事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

    柳浩很担心皇上会因为舆论让这件事发生反转。

    如果说柳浩之前还对潘问兰这个妻子有点愧疚,那么现在只希望这件事能够尘埃落定。

    提着食盒到了牢房,看到妻子坐在枯草堆里,身上的已经脏了。

    “相公。”宁舒看向柳浩,柳浩的出现让宁舒的心里一片冷漠,虽然没有出牢房,但是她差不多应该能猜到外面的情况,柳浩过来估摸着是来解决她。

    柳浩让牢头将牢房门打开,提着食盒进去。

    柳浩一点都不嫌弃,和宁舒一样坐在有些潮湿的草上,面前还有一些虫子和老鼠爬过。

    总之,这差不多是一个没办法下脚的地方。

    从小到大没有怎么受过苦的潘问兰怎么忍受得了的。

    柳浩觉得心里麻麻的,也空空落落了很多。

    不过有些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

    柳浩打开食盒,将盘子放在地上,拿出筷子递给宁舒,“问兰,吃点东西。”

    宁舒看着丰盛的菜肴,问道:“这是断头饭吗?”

    “不是,我来看看你。”柳浩摇着说道。

    宁舒摇头,“相公,我不能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最近在这里吃的东西都不好,突然吃油腻的东西我怕受不了。”

    万一这里面有什么毒呢?

    柳浩想杀妻。

    “那喝点汤吧。”柳浩从汤蛊中舀出了一碗清淡的汤,宁舒没有拒绝,不过接碗的时候没注意,汤碗掉在了地上,宁舒立刻道歉,“对不起,我手有点抖。”

    “没关系。”柳浩擦了擦溅在身上的汤,惆怅地对宁舒说道:“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跟你做一对平凡的夫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也就不会让你遭受到这些。”

    又开始了,宁舒不吃这套温情主义。

    宁舒只是听着,最后打算了柳浩的回忆,问道:“相公,你放心,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记在心上的。”

    柳浩的忆苦思甜卡在了喉咙中,最后说局势怎么怎样,外面是怎么怎么传他的。

    现在的柳浩还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任由民间的人怎么说他都没事,但他现在只是一个四品官,还不到只手遮天的地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自杀吧,就是畏罪自杀。

    宁舒:……

    柳浩到底有什么资格这么糟蹋人?

    她到这里面是为了之后的事情,再说了在牢房里面照样修炼,因为是四品官的妻子,没人对她怎么样。

    宁舒没说话,柳浩就当宁舒同意了,收走了盘子的时候,故意留下了一根筷子。

    柳浩走的时候,神色犹豫,停顿了片刻之后,大步流星走了。

    宁舒转着筷子玩。

    委托者真的可以摆脱这个男人了,别说依靠什么的,关键时候推出去挡枪,而且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一次次的被抛弃谁受得了。

    也许柳浩的心中有点犹豫,有点不忍,但是最终做出了选择,当利益足够大,是可以舍弃的。

    这件事越演越烈,柳浩影响不好,皇帝让他暂时不要上班了,在家里反省吧。

    而宁舒也被关着,又没说放,也没说处决,就这么拖着。

    拖字决。

    但是朝臣们都多有不满,要让皇帝惩罚自己的女儿,皇帝就算惩罚了,事后还不得秋后算账呀。

    但是家里的女眷又在闹腾,说使用了公主铺子里的面膏,浑身都是病。

    推出来一个无辜的女人,根本就不能解恨。

    能成为大家族的妻子,教导出来的女儿谁都不是傻子。

    看不清楚形式,在后院斗争中只有落得身死的下场。

    倒是御史没事就拿柳浩治家不严这件事来抨击,实际上剑指公主。

    御史以不言获罪。

    皇帝觉得这件事再这么拖下去也不叫个事情,干脆来个解决。

    于是在一天早朝,宁舒被带出牢房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面圣,公主和柳浩也在朝堂上。

    就是十天的功夫不见,公主瘦了好多,颧骨都冒起来了。

    脸色寡白寡白的,额头挂着冷汗。

    宁舒不慌不忙跪下来行礼。

    柳浩看到宁舒没有自杀,神色有点扭曲。

    觉得这丫的不遵守承诺,说要自杀的,却根本就没有做到。

    皇帝征求在场大臣们的意见,大多数的意见都是惩罚公主。

    有些人维护柳浩是为了后院女儿或者是妹妹,如果柳浩成为了一个白丁,他们家族的女子也要跟着受苦。

    宁舒两只手拢在长长的袖子中,双手握在一起,在掐着法诀,至于能不能让宫殿着火就不知道了。

    宁舒吸收的是火阳之力,如果火阳之力运用妥当,能够让一些物体燃烧了起来。

    燃烧谁呢?

    当然是龙椅上的男人。

    大臣们争执来争执去的,有些耿直的朝臣说柳浩这个人人品有问题。

    一些说公主枉为人妇,嫉妒成狂。

    柳浩和公主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他们似乎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公主心里不忿,她是公主,这些人的荣华富贵都是他父皇给的,就是皇家的奴才,主人家做什么事情哪里轮得到奴才质疑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