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6.第3426章 千亿娇妻6

    楚天风看到电梯里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宁舒举起双手,“我说是意外,你信吗,你要相信我,我的心中只有你。”

    宁舒对楚天风这么说,让楚天风跟温歌都有点懵逼。

    温歌心急如焚本来要解释的,听到这个男人的话,顿时觉得囧得说不出话来。

    楚天风脸黑得不行,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了,温歌连忙追上去要解释。

    宁舒耸了耸肩,看吧,她果然成为了催化剂。

    楚天风将温歌吼走了,温歌是抹着眼泪狂奔出公司的,宁舒啧啧了一声,将腿跷在办公桌上。

    楚天风破门而入,看到宁舒这幅放浪形骸的样子,心里不爽得要死,看到情妇生的儿子,就来气。

    长了一张小白脸脸吗,挺能勾引女人的。

    宁舒朝楚天风微微一笑,抛了一个电眼,“侄儿,找叔叔干什么?”

    “楚永宁,我劝你不要什么东西都跟我争,你这幅嘴脸也要他知道吗?”楚天风冷冷地说道。

    宁舒似笑非笑:“侄儿,你该不会以为我要跟你抢女人呀。”

    “侄儿,我对她真的没有意思,但是就是电梯抖了一下,你信不信?”宁舒眨眼说道。

    楚天风冷笑了一声,“爷爷能被你这放浪形骸,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骗了,但我是不会相信的。”

    “是不是我的东西你都要抢,楚家,女人。”

    宁舒:……

    这丫是不是被害妄想症?

    她这么人畜无害的,怎么能说她要抢钱抢人呢?

    世人对她的误解居然如此之深,哎!

    “楚永宁,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狼子野心。”楚天风警告宁舒,“你最好不要耍手段,不然楚家没有立足之地。”

    宁舒无所谓:“随便啦。”

    楚天风觉得这个楚永宁很有心计,表现出来的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做出这个样子能够迷惑爷爷,但绝对迷惑不了他。

    宁舒不知道楚天风脑补了什么,也不是很在乎。

    你们有钱人的世界通货膨胀太严重了,钞票跟冥币和草纸一样,动不动就是千亿,太可怕了。

    只要在这个世界有一口吃的就行了。

    看在吃楚家的份上,宁舒愿意包容一个楚天风。

    等如果在楚家呆不下去,那就离开吧。

    嗯,自己也要多挣点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世界。

    其实没钱也没啥关系,她都不吃不喝,无所谓啦。

    宁舒之前都避着温歌,但是自从上次在电梯里遇到,宁舒就感觉温歌的身上有灵气。

    在这个灵气枯竭的现代社会,一个人身带灵气,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不是修炼之人,却有灵气?

    难道还要接近温歌?

    本来楚天风都觉得她要抢他女人,觉得只要是楚天风的东西,她都得挣?

    这会再靠近温歌,宁舒觉得温歌可能会被楚天风给虐死了。

    一般来说,楚天风吃醋了,可能会在床上加倍折磨温歌。

    这还是真是罪恶滔天呢。

    要不偷偷摸摸见面,如果真的偷偷摸摸见面,撞到了更加说不清楚。

    哎哟,看来突破点在温歌的身上啊!

    楚天风看宁舒走神了,眼神都放空了,就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

    “楚永宁,我最后警告你一次,离我的女人远一点。”楚天风狠狠地说道。

    显然电梯里的那一幕刺激到了楚天风,让楚天风格外不爽。

    对宁舒不爽,对温歌也不爽,拿了他的钱,居然还跟其他男人搅合在一起,钱不够吗,还要找其他男人卖。

    宁舒掏了掏耳朵,“好了,侄儿,叔叔还没有老,你说的话我都听得见。”

    “我觉得你既然喜欢她,带回家给老爷子看一看。”

    “我不喜欢她,她是我用钱买的,就是一个玩具,什么时候腻了,什么时候丢了就是了,不需要带回去跟老爷子见面。”

    “我的东西不允许任何人染指,我的东西不喜欢染上别人的气息。”

    宁舒啧啧了两声,中二吧你。

    宁舒一撩额头上的碎发,“如果你不来警告我,我说不定还没什么感觉。”

    “人就是这样,你越不让我做什么,我就越想做,你这样认真来警告我,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了。”

    楚天风:……

    这个人怕是一个神经病。

    装疯卖傻挺能的,不过从她的话里得到了一个信息,就是他还是去骚扰温歌。

    不爽。

    “你敢去找温歌,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宁舒恍然大悟,“她叫温歌呀。”

    楚天风觉得自己没法跟这人交流,冷哼了一声摔门而去。

    宁舒瞥了一眼门,不跟中二霸道总裁计较。

    楚天风把他当成假想敌,总觉得她要抢走他的钱,抢走他的女人。

    宁舒趁着楚天风不再别墅的时候,拜访了一下温歌。

    开门的时候,温歌不敢全部打开,只是裂开了一条缝,从缝里露出一只眼睛,“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温歌已经认出了这是电梯里的那个男人,居然找上门来了,如果让楚天风知道了,误会就更深了。

    宁舒说道:“我是楚天风的叔叔,我来找你有事。”

    “叔叔?”温歌有些怀疑,不过宁舒直接挤进去了。

    宁舒打量着房子,布置得相当不错,很温馨很不错。

    充满了家的味道。

    温歌问道:“你真的是他的叔叔?”年纪看着一般大,怎么可能差一个辈分呢。

    “我们继承的是父系基因,父系基因是一样的。”

    温歌:……

    好吧,暂且相信了。

    温歌给宁舒倒了一杯水,宁舒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温歌的手腕上,她的手腕一个手镯,这个手镯的玉质不算多好,有一些黑点。

    温歌一靠近,宁舒就感觉若有若无的灵气。

    嗯,温歌长得这么可爱,而且没事还要饱受楚天风的折磨,身体居然都能够承受住,估计也是因为这点灵气的蕴养吧。

    温歌将宁舒盯着自己的手腕,收回了,景手背在身后,有些紧张地问道:“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楚天风的亲人,温歌有种见家长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