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5.第1695章 妖怪录9

    第1695章 妖怪录9

    安玉筠心里就有一种直觉,觉得宁舒不会伤害她。

    虽然嘴上不饶人,说话让人很尴尬,但是对她没有杀意。

    这段时间,她见过太多的妖怪,有的妖怪长得狰狞无比,有的是保持人形的妖怪。

    披着人皮,却跑得飞快,能把钢筋给扳弯了。

    安玉筠一直都不知道身边还有这么危险的生物。

    不知道也就罢了,懵懵懂懂的,但是现在知道了,想想都是后怕无比。

    以前楼下的便利店,她经常去买东西,可是她一怀孕,去买东西的时候,店员就变成了妖怪,张开嘴要吞了她。

    不管怎么样,都要在这里呆下去,呆到孩子生产。

    安玉筠的心里好委屈,一夜缠绵之后,男人就不见了,怀孕了,还被各种各样凶恶的妖怪们追杀。

    被迫卷入了未知的世界,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这个世界跟单纯的人类世界不一样。

    是一个危险的世界,是个妖怪都想要吃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他爸什么时候才能来找她,她受够了这样被追杀的日子。

    安玉筠摸着自己的肚子,看宁舒不理睬自己,画着漫画。

    安玉筠有种想要哭的感觉,以前一个人逃亡的时候,感觉自己能够支撑下来。

    现在出现了一个人,救了自己,心里又感激又有点委屈,这个人似乎对她有点凶。

    面无表情看着人的时候,让人感觉自己被看穿了一样。

    安玉筠讨厌这样的感觉。

    “你觉得你能做什么?”宁舒转头看着有点怨念的安玉筠问道。

    “我一出去就会被妖怪追杀,我能不能就呆在家里,我可以做家务,可以洗衣做饭。”安玉筠低着头,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宁舒点点头,“可以,以后一日三餐,家庭卫生就交给你,对了,我要顿顿吃肉,多煮肉。”

    严格说起来,她和安玉筠算是陌生人,没道理将安玉筠像祖宗一样供起来。

    元良喜欢她,又不是她喜欢她,她不搞姬。

    “喂,瞎眼鹰,我妈妈是孕妇耶,你让孕妇每天做这些事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小萝莉气恼地说道。

    “天天洗衣做饭,还要打扫卫生,我妈妈又不是保姆。”

    宁舒挑眉,推了推眼镜,“我的良心不会痛呀,倒是你这个孩子说话得凭良心呀。”

    “我给你吃,给你们住,庇佑你们,做点什么不应该吗,虽然你们父亲是大妖怪,但是你们不是呀。”

    小萝莉傲娇地说道:“你把我妈妈照顾好了,我爹爹会给你好处的,像你这种小妖怪,我爹爹从指缝里露出来一点,都够你受用了。”

    “小小,不要乱说话。”安玉筠摸了摸肚子,又朝宁舒说道:“小孩子不懂事,请你不要见怪。”

    “我见怪什么,又不是我的孩子,随便说啥也不关我的事情。”宁舒淡淡地说道。

    听小萝莉说话的语气和表达能力,按照人类的年龄来算,这小萝莉应该有七岁孩子的思维。

    果然是妖怪么,还是说只是大妖怪的后代才是这样。

    还是说人和妖结合后代发生的异变?

    “瞎眼鹰,你是我见过最没风度的男人。”小萝莉鄙视宁舒,“而且还是对一个怀孕的女人这么苛刻。”

    “我没有风度,那那些追杀你们娘三的妖怪就有风度,换做是普通的孕妇,我可能会关怀一下,但是你们是牛上天的人,不会有事的。”

    来呀,斗嘴呀,互相伤害呀。

    安玉筠:……

    宁舒给安玉筠拿了一个枕头和薄毯,“就睡沙发,如果你嫌沙发窄了,你可以睡地上。”

    无情无义的宁舒叉腰,“你休想睡我的床。”

    有时候你对一个人太好了,她不会当一回事的。

    人之初,性本贱。

    反而把自己弄得没有底线了。

    元良对安玉筠那是真好,基本不让安玉筠做什么。

    安玉筠有时候做点饭,元良就吃得热泪盈眶的,感恩戴德。

    虽然爱是不求回报的,但是元良死了,也没见安玉筠伤心流泪,着实有点让人心寒。

    哪有那么多理所应当啊亲爱的。

    安玉筠接过枕头道了一声谢。

    宁舒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了朱砂笔,沾了红色的朱砂,在窗户口画了符咒。

    这些画符的工具,宁舒是在一家破旧的店里买的。

    城市里妖怪多,就催生出了一个业务,那就是除妖。

    有些人类被妖怪纠缠,又无力抵抗,除妖的业务蒸蒸日上。

    特殊事件调查局也不可能什么地方都能管得过来,这时候的除妖就靠民间力量。

    宁舒作为一个妖怪,跑去买画符纸的工具,人家还不卖她。

    店家开始还以为是妖怪寻仇呢,最后还是把东西卖给宁舒。

    宁舒画好了咒,有星辰之力倾斜下来了,透过窗户照在宁舒的身上。

    宁舒赶紧开始修炼,不然时间一长,符咒的力量就没有了。

    符咒没有力量了,宁舒还得重新画了。

    修炼一个晚上,宁舒就得画好多遍,刚刚进入状态了,符咒不管用了,又开始画,然后又修炼。

    从来没有这么苦逼的。

    灵气稀少的现代,要画成功一个符咒不容易,而且符咒的效用这么短。

    宁舒都想砸毛笔,坑爹呢这是。

    修炼一个通宵,还不如在星辰之力浓郁的世界呼吸一个小时的能量多。

    如果这个世界是这样,妖怪也要走上末路了。

    天亮了,宁舒伸了一个懒腰,拿帕子把地上的朱砂符咒擦掉。

    宁舒开门的时候,安玉筠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忙碌。

    宁舒慢慢悠悠去洗漱了一翻,往阳台上的躺椅一躺,眯着眼睛养会神。

    修炼了一晚上,实力没有增加多少,倒是修炼出了一点火气来,不停的画符,而且符咒还不是画一次就成功一次。

    宁舒迷迷糊糊睡着了,安玉筠做好了早饭,过来推醒了宁舒。

    “可以吃早饭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安玉筠朝宁舒问道。

    “我叫元良。”

    “我叫安玉筠。”安玉筠朝宁舒一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