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1.第1561章 冒险游戏31

    第1561章 冒险游戏31

    车子平稳朝医院去了,一串的黑色豪车跟在后面,每辆车上都塞满了人。

    宁舒抽嘴角,她又不是什么恐怖分子,需要这么多人看着吗?

    宁舒捣鼓这自己的手机,买了两张飞机票,最快能离开这里的飞机票。

    李赵的眼神不断往宁舒的手机上刷个。

    宁舒说道:“我在查卫生巾哪个牌子好用,我之前用的不舒服,一起呀。”

    李赵咳嗽了一声,移开了目光。到了医院,李赵带着宁舒走的是vip通道。

    到了一个病房前。

    李赵打开门,坐了一个请的姿势,“少爷在里面。”

    宁舒走进去,屋里还有一个男人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正在听宫容说话。

    这个男人的年纪看着比宫容小一点,年纪不大,但是穿着暗沉沉的西装,倒也显得老成持重。

    “宫逸,你出去吧。”宫容的声音很虚弱。

    “是,叔叔。”宫逸站起来,打量着宁舒,带着探究和怀疑,出去的时候将门带上了。

    宫容坐了起来,朝宁舒说道:“如果不是我让人找你,你就不会来。”

    “你真是我见过最铁石心肠的女人,如果是一般的女人,我这样拍短片,怎么也得来看我一下。”

    宁舒笑眯眯地说道:“因为我知道你不安好心。”

    宫容朝宁舒招手,“站近一点。”

    宁舒走进,宫容拉住了宁舒的手,他的手冰凉刺骨,身体里没点火气了。

    火气也就是阳气。

    “许欣,跟我一块走吧。”宫容说道。

    宁舒:……

    宁舒赶紧扳开宫容的手,但是宫容抓得很近,他的手苍白到手背上青黑色的血管非常明显。

    宁舒问道:“这个一块走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跟我一块到另一个世界。”

    “阴曹地府么?”

    “你就是这么聪明。”宫容一笑,像一朵素淡的花缓缓盛开,赏心悦目,美丽不分男女。

    宁舒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扳开了宫容的手,说道:“咱们三观不契合,不能一块死。”

    草,当自己是皇帝么,还要人陪葬?

    麻痹,总有男人不是想弄死她,保存她的美,就是想拉着她一块死。

    宫容的手指头被宁舒一根一根扳开,宫容也不在意,了然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就是觉得吧,如果我们俩一块死,也是一大人生乐事。”宫容看着宁舒,“我挺喜欢你这不要脸的性格。”

    “你比我更不要脸。”怎么好意思说出让别人给他陪葬的话。

    老子活得好好的,惹你了,非要把老子弄死。

    宫容有些累了,靠在枕头上,语调低沉地说道:“你似乎不太喜欢我。”

    宁舒:……

    她喜欢过宫容吗?

    宁舒反问道:“如果你活得好好的,现在我要求你跟我一块死,你愿意吗?”

    宫容点头,“我愿意呀,我对死没有忌讳,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会死,也许明天,也许一年后,也许十年后。”

    谁不知道自己会死啊,人生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死亡。

    宁舒无言以对,“你拍短片是想要我感动得跟你一去死?”

    宁舒想通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死亡名单上,宫容不可能不知道她还活着。

    那么她死了,成为了无名氏,就算死了,也没有人追究。

    那么宫容在此之前,就在计划她陪葬了。

    宁舒竖中指,草。

    之前一个男人说:“我会永远保存你的美。”

    现在一个男人说:“走,跟我一起打开新世界大门。”

    宁舒:我凑……

    宁舒后退两步,李赵上前一步,一把枪抵在宁舒的腰上。

    “别动,听少爷把话说完。”李赵低声说道。

    宁舒拉了椅子坐下来,“宫少爷,为什么非要我陪葬呢?”

    “嗯,可能是太寂寞了,如果黄泉路上有你就不寂寞了。”宫容乌黑的眼珠看着宁舒,犹如最纯粹的黑曜石,有长长的睫毛,看着倒是意外地纯粹。

    宁舒抽了抽嘴角,“你喜欢我?”

    宫容摇头,“不喜欢,你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我十岁时候死掉的宠物,那是我第一次明白死亡是什么。”

    宁舒:草……

    她是宠物?

    “我喜欢看你倔强挣扎的样子,感觉很有趣。”宫容脸色苍白,“不过人的命运不是挣扎一下就能改变的。”

    “我虽然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但是却能主宰别人命运,比如你的。”看着宁舒。

    宁舒伸出食指摆了摆,“NO,NO,NO,亲,你的方向反了,主宰了自己的命运比主宰别人的命运更好。”

    宫容点点头,不可置否,“也许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和我一起走吗?”宫容看着宁舒。

    宁舒耸耸肩膀,“鬼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因为你杀了宫芙,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感觉是你杀了芙儿。”

    宁舒翻了一个白眼,“你说我杀了你妹妹就杀了你妹妹,我就没近过她的身,我怎么杀她。”

    “不要把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胡说八道要有个限度。”

    “有些事情不需要证据,而在于心,我的心就告诉我,这件事跟你脱不了关系。”宫容平淡地说道。

    宁舒啧啧了一声,你的心告诉你,你的心都腐烂了,又黑又烂,能告诉你什么?

    宁舒默默移着凳子,离宫容远一点,该不是宫容要死了,打算把死栽赃到她的头上?

    宁舒现在以最大的恶意猜测宫容,让她陪葬的事情都说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宁舒释放出了精神力,查看病房里有没有监视器什么的,还真有监视器。

    如果她做了什么时候,这就是证据啊。

    “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宁舒站了起来,打算闪人了。

    宁舒比较遗憾的是,这楼有点高,从窗户脱困跳下去有点怕怕的。

    宫容虚弱地拍了拍床边,说道:“好不容易来了,就跟我多说说话。”

    “来,到这里坐。”

    宁舒:……

    为什么她想要活着就这么艰难呢?

    为毛啊。

    宁舒咧了咧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