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4.第1554章 冒险游戏24

    第1554章 冒险游戏24

    被骂成畜生的宫容面不改色,好像说的不是他。

    而许妈妈也不知道畜生就在面前。

    许妈妈紧紧抓着宁舒的手,“那,那你有没有杀,是宫家的人。”

    宁舒嘲讽一笑,“人家豪门斗争,就把这杀人的罪名推到我的身上,我没有杀人。”

    许妈妈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不会杀人,你去讲清楚了,说你没有杀人。”

    “妈,不用着急,我会想办法的。”宁舒安抚许妈妈。

    她现在到处说自己是无辜的,不是杀人犯,根本就是白搭,自投罗网。

    她要的是宫容自己出现在公众面前。

    许妈妈太天真了,这种事情不是说就说得清楚的,尤其是有不少人摁着你非要让你吃.屎。

    你敌不过的。

    双拳难敌四手。

    许妈妈忧心忡忡的,宁舒镇定地说道:“妈,你不用着急,我没事的,我有办法。”

    哪怕宁舒再三保证,但是许妈妈还是很愁心。

    许妈妈激动情绪稍微过去了一点,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人,朝宫容说道:“你看我女儿出事情,要不你离开吧,这里环境不好,也不好养伤。”

    “阿姨,没事的,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也不会到处说的。”宫容斩钉截铁地说道:“更何况你们还救了我。”

    许妈妈笑得勉强。

    因为操心,许妈妈的身体又不太好了。

    宁舒叹了一口气,拿了尖锐的东西刺激穴位,每天多给许妈妈按摩。

    宁舒朝宫容说道:“你说你给我钱,钱呢?”

    “等我好了,我肯定给你。”宫容说道。

    “少用这种方式来搪塞我。”宁舒冷冷地说道。

    宫容也冷漠地说道:“不要用这种愤愤不平怨念的眼神看着我,明明是你为了钱参加这个游戏,我就是畜生了。”

    “你这幅嘴脸就叫做‘弱者的讨伐’,无力又苍白。”

    宁舒呵呵:“总有一天,你也会感受到无能为力的痛苦。”

    宫容只是淡然一笑。

    因为宁舒的缘故,许妈妈很少出门,就买了一些东西放在屋里。

    闲来无事的宁舒看电视,反正许妈妈已经知道了。

    调台到了一个财经频道,正在播放新闻。

    画面里是一个女人躺在担架上,往救护车上面送。

    这个女人的脸楚被拍下来了,是宫芙。

    坐在床上的宫容浑身一震,死死地盯着电视。

    宫容苍白的脸更苍白了,身体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固定住了。

    有记者报道,大体是sr集团掌权人在开会的时候,突然就吐血晕了过去。

    宁舒勾了勾嘴角,总算是等到了。

    就不相信宫容还坐得住。

    宫容闭了闭眼睛,稳定自己的情绪。

    其实宫容的心中有些怀疑,这是宫芙那个小妮子做的戏,故意引他出去。

    如果真是这样,宫容决定再观望观望。

    宫容觉得宫芙使了一个昏招,做出这样的事情,不是把把柄往别人手里送么?

    说不定就用‘你身体不好,好好养病’的借口来夺权,等回来,很可能就会被架空。

    宫芙怎么能这么傻?

    宫容心里也想越不安,每天就等着新消息。

    最后消息出来了,说是宫芙肾脏破裂,内脏都有一定程度的损害,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

    宫容看到这则新闻,如遭雷击,掀开被子就跑了,显然是回sr集团。

    宁舒说过,宫容肯定会回去的。

    杜妈妈看匆忙跑掉的宫容,问道:“他怎么了?

    “估计是有什么事先走了。”宁舒笑眯眯地关掉了电视。

    “妈,我们也要换个地方了。”宁舒朝许妈妈说道。

    许妈妈连忙从包里拿出了女装,还有假发,还有一些化妆的工具。

    宁舒换上了衣服,戴上假发,给自己画了一个妆。

    然后和许妈妈出了小旅馆,在小旅馆住了将近半个月。

    “欣欣,我们现在去哪里?”家也不能回,现在警察还在到处找欣欣啊。

    本来女儿大好年纪,却因为她的病走上了这条路。

    许妈妈的内心很痛苦,甚至想过去死,才不会拖累女儿。

    宁舒这次找的是郊区,很偏僻的地方,反正就这样东躲一阵子西躲一阵子。

    实在不行就住下水道去,宁舒无所畏惧,就是怕许妈妈的身体支撑不住。

    宫容以一身女装回宫家了,让看到他的人,都以为是诈尸了。

    宫容没有办法不回来,他必须要回来稳住sr集团。

    宫容的出现让不少人惊了一下,毕竟他的亲妹妹已经说她被撕票了。

    宫容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胳膊上的伤也没有让人知晓。

    到医院去看宫芙,宫芙躺在病床上,人看上去几乎没有什么气息了。

    宫容就不明白了,健健康康的小妮子怎么就吐血。

    不过是在董事会上,有几个股东不赞成她的提议,这样就吐血了?

    医生给的解释,可能是压力太大了的缘故。

    反正身体的病症无法解释就是压力大造成的。

    他已经给宫芙铺好了路,平躺的大路,却没想到宫芙这样倒下去。

    可能会死,因为肾脏破裂了,已经动过手术,就看能不能挺过去。

    宫容神色疲惫,加上身上伤口,脸上苍白的颜色变得死灰。

    宫容突然冒出来,让记者很兴奋,问宫容怎么会活着回来,不是被撕票了吗?

    为什么你妹妹说你被撕票了。

    你妹妹是否停止了对你的援救?

    这些记者问的这些话,都足够写一部豪门恩怨电视剧了。

    无外乎就是两姐妹为了争夺sr集团明争暗斗。

    连宫容绑架都遭到了质疑。

    无论宫容怎么说,绑架还是没有被绑架,都会打躺在病床上宫芙的脸。

    没有被绑架,你搞得兴师动众干什么?

    被绑架了,你姐姐都还没有死,你说你姐姐被撕票了。

    要么就是这绑架别有意味。

    所以,昏迷的宫容坐蜡了。

    宫容直直地看着前方,就像是透过虚空看着某个人,用女人的声音说道:“我是被绑架了。”

    电视机前,宁舒跟宫容的眼神对上,淡然一笑,我这个绑架犯这么好,还让你逃脱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