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2.第1552章 踩碎的水晶鞋6

    第1552章 踩碎的水晶鞋6

    别人问起的时候,黄晶总说是摔的。

    嗯,次次都摔到脸,每次都摔出五个指印。

    宁舒戴上口罩,口罩磨得肿脸很疼,用丝巾围着头,戴上墨镜。

    弄得跟阿.拉.伯女人一样,出门必须戴黑巾。

    宁舒骑着自行车,载着两个孩子去学校。

    到小学门口不远处停了下来,没有靠近门口,朝马岚岚说道:“进去吧,妈妈看着你进去。”

    马岚岚从自行车上下来,宁舒看着她身上的旧书包,说道:“等放假了,妈妈带你去买新书包,买新文具,买新衣服。”

    马岚岚睁大了眼睛,惊喜地看着宁舒,连忙问道:“真的吗妈妈?”

    宁舒想笑一下,结果扯到了伤口,只能说道:“当然是真的。”

    “妈妈,我也要买裙子。”马双双软软糯糯地说道。

    “都买。”

    马岚岚雀跃地进了校门,宁舒看着马岚岚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这姐妹一年到头都没有买过新东西。

    衣服都是别人给的,东家一件,西家一件。

    别人不要的,就跟黄晶说,这衣服你家的孩子能穿。

    衣服,书包文具之类的,能用就用。

    马岚岚已经不止一次跟黄晶说,妈妈,我不想穿别人穿过的衣服,我不想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在学校会有同学说,这衣服是我的,我穿旧了不要给马岚岚穿的。

    小孩子的交际社会更残酷。

    黄晶每次听到孩子这么说,总说家里没有钱,总说东西还能用。

    这本来是要不了多少钱的东西,却把自己和孩子弄得惨兮兮的。

    黄晶每天生活在惊慌中,丈夫从来不给家里拿钱,家里一切生计都靠她一个人。

    丈夫不光不可靠,还要打人,在这种心理之下,黄晶的心中是充满了不安全感的。

    省钱再省钱,生怕多花一分钱,明天就没米下锅了。

    就是垂死病中惊坐起,家里饭锅又见底的状态,没有一天是不焦虑的。

    将小女儿送到了幼儿园老师的手中,宁舒就到医院去验伤了。

    顺便开点药。

    打人是很畅快,但是后果很严重,宁舒阴冷一笑。

    家暴男比那些爱情至上的人还要渣渣。

    人家至少不会对自己爱的人动手,但是这种渣渣只敢对自己的亲人动手。

    就算挑也是挑家庭中弱势地位的人,女人和孩子。

    渣渣,真是渣渣。

    经医生鉴定,脸上和悲伤软骨组织挫伤,有中度脑震荡。

    脑震荡这个,宁舒故意把症状说得严重一些。

    本来是要还住院的,宁舒扶着医院的墙壁,坚决说自己不用住院。

    医生开了一点药,让宁舒要注意休息。

    黄晶基本上医院的常客。

    回到家里,宁舒从衣柜里找了处了一个纸盒子,这个盒子里都是验伤报告。

    这还是只是严重的时候到医院验伤,平常不严重的,忍忍就过去了。

    厚厚一叠的验伤报告。

    宁舒一张一张看着这些报告,各种各样的伤。

    而且一次还是被烫伤了,马勇军直接用热菜扣在她的身上。

    这具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

    而且有时候马勇军还会往黄晶私、密的地方招呼,比如****屁、股之类的,让黄晶不好意思到医院去验伤。

    验伤报告有些还被马勇军撕掉了。

    黄晶有时候被打得承受不住了,会拿着这些东西去找居委会,去找妇联组织。

    马勇军就知道东西对他不利,就会这些东西毁了。

    宁舒将这些单据和验伤报告收好了,重新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这些可都是证据。

    宁舒拿出了药瓶,往自己脸上涂抹了一些药水。

    这张脸啊,天生丽质遭人恨啊,马勇军那个贱、人总往脸上招呼。

    一定让你尝一下错骨分筋手的厉害。

    东西放好了,宁舒又匆忙去婚姻介绍所上班。

    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凑成一对可以有提成拿,而且很丰厚。

    黄晶需要钱养孩子,需要钱。

    不过到目前为止,她没有做成一单,顾客都不满意。

    黄晶又是那种嘴笨的人,做媒婆这一行,靠的就是一张嘴,就像马勇军那么渣的人,都能吹出一朵花来。

    结果钱没有挣到,反而被马勇军打了一顿。

    原因就是黄晶去见男人了。

    本来就要安排男女双方见面,跟男人接触是很正常的事情。

    家暴男就喜欢把疑神疑鬼的,怀疑对方的忠诚度,喜欢把事情扩大扭曲事实。

    宁舒觉得这份工作可能要做不下去了。

    宁舒到了自己的位置,已经有顾客再等她了。

    宁舒连连道歉,说道:“请问你对另一半有什么要求。”

    在屋里带墨镜口罩特别奇怪,宁舒不得已拿下来,露出一张发肿的脸。

    顾客:……

    宁舒一脸淡定地说道:“摔的,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的。”

    这其实是好借口,稍微有点眼力劲的人都不会追着问。

    这个顾客是一个将近四十多岁的女人,穿着时髦,是从大城市里回来的。

    长得不算漂亮,自带一股风尘气息。

    说是年纪大了,要回来结婚。

    到婚姻介绍来了。

    宁舒问道:“对未来伴侣有什么要求?”

    女顾客想了想说道:“英俊腿长气质佳,文比李白,武比李小龙,赚钱养家不在话下,活计样样行不黏我,兼具总裁的霸道备胎的温柔,横眉冷对外面妖艳之流,俯首甘为小忠犬把我疼,这是我的要求。”

    宁舒面不改色地说道:“这不是人,换个要求。”

    女顾客:“哦,那活的就行。”

    宁舒:……

    要不怎么说相亲出奇葩呀。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宁舒又该去接两个孩子回家吃午饭,吃了午饭又要送到学校去。

    一天的时间洗衣做饭,一天孩子上学就是六趟。

    宁舒中午走的时候,婚姻介绍所的老板把宁舒叫到跟前,说宁舒不适合做这份工作。

    先不说总是鼻青脸肿的,到这里一旦生意都没有做成。

    老板给了一点保底的工资。

    宁舒一点都不意外会被炒掉,本来黄晶就算不上多精灵的人,多年遭受的家暴,让她的面容困苦无比。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