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2.第1552章 冒险游戏22

    第1552章 冒险游戏22

    宫容觉得这个女人没有一般女人那样,富有同情心,多愁善感,做事情斩钉截铁。

    坚定,也可以说执拗,但是偏偏看着又很恣意,比一般女人都要潇洒。

    不是一般男人能控制得住的女人。

    宫容不怀疑这个女人会把他从窗户扔出去。

    宫容无奈地说道:“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钱。”

    宁舒表情淡淡的,“我没有看到钱。”

    “等我养好了伤,我就给你找钱。”宫容说道,“我是生意人,这点诚信还是有的。”

    宁舒掀起嘴皮啧啧了一声,就因为你是生意人,所以才不相信你,资本家的话一个字不相信。

    宁舒冷漠地说道:“宫容,不要挑战我的底线,说不定我把你交给宫芙,还有好处拿。”

    宫容:……

    姑娘要点节操,肯定没有好处拿的。

    宫容听宁舒这样说,反而放心了,这个姑娘看着不是笨人,这种送上门找死的行为肯定干不出来。

    咔嚓一声,门把转动,许妈妈回来了,许妈妈的精神力看着好多了。

    许妈妈手中提着快餐盒,看到宫容醒了,立刻说道:“你醒了?”

    宫容气若游丝地回道:“阿姨好。”

    “哟,嘴唇都干了,给他倒杯水吧。”

    许妈妈朝宁舒说道。

    宁舒也没说什么,从壶里倒了一杯水,喂给宫容。

    宫容眼波潋滟,闪烁着,很得瑟的样子。

    许妈妈将饭菜放在小桌子上,朝床上的宫容问道:“身体还好吧,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要去医院,毕竟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赶宫容走。

    宫容的神色僵了僵,开口道:“我父母都在国外,到医院也没有人帮我办理一些事情。”

    宫洛哪里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医院啊。

    现在被宫芙追杀着,就算要死也不能跟宫芙扯上关系,只要做过就有痕迹。

    宫容不希望自己死在宫芙的手中,如果让人调查出来了,会让他的死可能成为别人攻讦宫芙的把柄。

    许欣倒是一个好的对象,如果他死在许欣的手中。

    宁舒回过头来,和宫容的眼神对上。

    他的眼睛清明,大大方方和宁舒对视着。

    宁舒走到床边,伸出手按在宫容的胳膊上,微微一用劲,宫容的脸色更白了,脸皮颤抖。

    “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招,你就算算计了,做的也是赔本的买卖。”宁舒冷漠地说道。

    宫容勉强一笑,“我都这样了,能算计什么,你把我想得也太坏了吧。”

    “不是我把你想的坏,而是你本来就很坏。”宁舒用手指一戳宫容的伤口。

    伤口有鲜血冒了出来。

    宁舒‘呀’了一声,“你流血了,我给你换纱布。”

    宫容:……

    宁舒剪开了带血的纱布,子弹的伤口很难好,尤其是以宫容的身体状态。

    “弄好了就吃饭吧。”许妈妈说道。

    许妈妈让宁舒吃,她给宫容喂。

    宫容面相好,软软糯糯地喊着阿姨,哪怕许妈妈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倒也咧嘴笑了起来。

    吃过之后的宫容就睡了,能支撑到现在不容易。

    许妈妈看宫容睡着了,对收拾小桌子的宁舒说道:“这个孩子虽然长得好,但是被枪打了,你还是把他送到医院去。”

    “妈希望你找个普普通通的人,他不适合。”许妈妈可没有忘记在出租车的时候,这个人叫了自己女儿的名字。

    说明两个人是认识的。

    宁舒:……

    宁舒真心佩服许妈妈的脑洞,她和宫容?

    宁舒点点头说道:“你放心,我和他肯定不会有什么的。”

    他们两就是相互算计,然后面上又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妈,我给你按摩按摩吧。”宁舒朝许妈妈说道,叉开话题,跟宫容有什么关系,真有关系才毛骨悚然的。

    最多算是肉票关系。

    宁舒搓了搓自己的手,将自己的掌心和手指搓发烫了,然后给许妈妈按摩,揉穴位。

    许妈妈躺在床上,说道:“欣欣,这样按了很舒服,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

    “那我以后天天给你按。”

    许妈妈沉沉睡去了,宁舒替她盖上被子,然后打开了电视看新闻,将声音调小了。

    既然宫芙要杀宫容,那么就该有消息出来。

    sr集团召开了记者会,宫芙几乎是忍着眼泪说自己的姐姐被绑架犯撕票了。

    现在绑架犯正在逃,非常非常希望早点将绑架犯杀人犯抓捕归案。

    还放出了宁舒的照片,而且是短头发男孩子的样子。

    之后就宣布宫芙正式管理sr集团,继承姐姐管理sr集团,并将sr集团发扬光大。

    宁舒:……

    shit!

    她果然成了背锅侠,就知道会把宫容的死赖在她的头上。

    宁舒盯着电视里的宫芙,美丽冰冷精英范。

    跟她哥哥一样,都是喜欢算计人心的人。

    宁舒转过头来,看到宫容不知道什么醒过来,正看着电视。

    宁舒冷笑了一声。

    宫容说道:“当初你就不应该绑架我,就不会有这些连锁反应了。”

    宁舒呵呵了一声。

    如果她当时不逃,海岛上所有人都是她杀的,十九条人命,她成为了游戏的获胜者。

    她为了获得一千万,残忍得将其他参赛者都杀了,如此合情合理丧心病狂。

    她要面对一个国家的司法力量。

    去泥马勒戈壁的。

    十九条人命和宫容一条人命,两两比较,还是觉得绑架宫容比较好。

    来呀,互相伤害呀,谁输谁赢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确定。

    “你们兄妹可真有意思。”宁舒淡淡地朝宫容说道。

    宫容抿了抿嘴唇,“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我去你的,宁舒脱下鞋子,直接砸在宫容的胳膊上,宫容的伤口又流血了。

    “最好的方式?”宁舒眼神冷漠地看着他,“我从绑架犯成了绑架犯加杀人犯,被全国通缉,这就是你最好的处理方式。”

    “还有我妈妈,她本来就病了,还要看着我进入监狱。”

    这对兄妹都是这个样子,只要达成目标就行。

    从来不管别人,反正别人都是下等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