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第1233章 重生嫡女35

    第1233章 重生嫡女35

    宁舒在转悠的时候遇到了新夫人,新夫人看到宁舒,说道:“在自己的院子好好呆着,不要到处走,不要生事。”

    宁舒立刻屈身行礼说了一声是,看到新夫人的眉宇间充满了担忧。

    才嫁进来就出了这种事情。

    宁舒很听话转身就走了。

    也不知道现在宫里是什么情况,估计是要定卢远帆造反的罪名,不知道是谁告状。

    多半是将军府的人。

    这种互相伤害要到什么时候。

    宁舒刚回到屋里,但是新夫人身边的丫鬟就叫宁舒到前厅去。

    不光是宁舒去了,这家里的姨娘侍妾女儿都去了。

    一个身穿铠甲的男子冷漠地说道:“奉圣上口谕,现在要搜查整个卢家,你们都呆在这里不准出去。”

    “请问我们卢家到底犯了什么事?”夫人开口问道。

    男子没有理她,直接对手下下命令:“每个地方都不要放过。”

    宁舒握了握旁边刘姨娘的手,刘姨娘的手冰凉颤.抖。

    脸色寡白寡白的,神色有种说不出来的惊慌。

    刘姨娘到底是小地方出生的女子,成为了侍妾基本不出门,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

    她是依附卢远帆而生,比谁都担心卢远帆出事。

    侍卫们在卢府到处翻,瓷器什么都打碎了,还顺走了一些值钱的小玩意。

    没一会,卢府就乱七八糟的了。

    屋里静悄悄的,每一刻钟都那么让人觉得很难熬。

    宁舒紧紧握着刘姨娘的手,从后面靠着刘姨娘,免得刘姨娘身体发软倒在地上了。

    “校尉大人,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东西。”一个侍卫走进来,弯腰拱手说道。

    校尉皱了皱眉头,“仔细找过了吗,任何地方都不能放过。”

    “都找过了。”侍卫说道。

    校尉扫视了一眼屋里的人,出了前厅朝侍卫说道:“到祠堂去了吗?”

    “去了,首先就奔祠堂去了。”

    “到处都找过了,都没有找到东西,校尉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校尉咬了咬牙,“接着找。”

    “可宫里还等着我们回话呢。”

    “是啊,可是现在做已经来不及了。”绣龙袍不是一天两天的活计。

    更不能粗制滥造啊。

    “再找,再找半个时辰。”校尉说道。

    宁舒看这搜查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让站着的刘姨娘赶紧坐下。

    效率实在太低了。

    宁舒慢慢悠悠喝了好几杯茶了,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才让宫里的人回圣上话。

    大殿之上卢远帆跪在地上,卢君宁一女子也在大殿之上。

    卢远帆额头上都是冷汗,一滴一滴地滴在黑色光滑的地砖上。

    他的眼角看着卢君宁,眼神充满了厌憎。

    这个女儿伙同大将军府的人,说他私吞军饷,屯兵器造反。

    还找了人证,证明他买卖官爵。

    卢远帆有些怕他的册子出现在大殿之上。

    冷汗流进眼里,眼睛腌得刺痛,卢远帆不敢擦。

    坐在上面的皇帝,眼神看着他如钢刀一般。

    卢远帆都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顺利走出这个大殿。

    如果能顺利出去,这样的女儿谁要谁拿去。

    “皇上,校尉搜查了整个卢府。”

    “说。”圣上的声音非常平淡,但是让卢远帆浑身的冷汗唰唰地冒,紧张得浑身的肌肉都控不住跳动了起来。

    “回禀皇上,在卢府找到了一大箱子的白银。”

    卢远帆重重出了一口气,卢君宁的神色变了变,“除了银子,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吗?”

    “没有。”

    卢君宁的神色变得有些难看,白银根本就不是个事情,只有造反才能皇帝紧张敏.感。

    卢君宁的外祖父大将军朝卢君宁摇了摇头,这件事不可再为了。

    卢君宁表情非常不甘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没有找到东西。

    卢远帆也是识时务的,立马磕头认错,痛哭流涕,说自己知道错了,愿意接受任何的惩罚。

    那样子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说自己不应该财迷心窍,猪油蒙了心。

    愧对圣上的恩宠巴拉巴拉的。

    最终卢远帆被降职了,从正二品的兵部尚书变成从四品的国子监祭酒,被搜出来的白银自然是冲了国库,罚俸三年。

    等于三年的时间白干,同时还要禁足半年,面壁思过。

    卢远帆连忙磕头认罪,能保住性命已经不错了。

    虽然不知道过程,卢远帆稍微一想,就能想到,卢府里估计有什么犯忌讳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搜出来。

    估计是他这个女儿使的坏。

    卢远帆动了动身体,后背全是冷汗,打湿了亵.衣。

    浑身无力,双手双脚颤.抖,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卢远帆看着卢君宁和老将军,眼神凶横。

    卢君宁的神色有些白,其实这一次已经是穷图匕现了,却没能把卢远帆怎么样。

    卢远帆捂着心口坐上了轿子,心疼得紧,是吓的。

    卢远帆特么是真的是吓尿了。

    卢远帆回来之后,守在门口的侍卫也撤了。

    宁舒看到卢远帆紫青的额头,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不是脑袋搬家。

    一群人围上去七嘴八舌地关心卢远帆,结果卢远帆眼睛一翻就晕过去了。

    新夫人连忙请大夫。

    宁舒觉得卢远帆就是被吓的,醒过来就好了。

    “姨娘,我们先回去等着吧,这里人多很乱,我们就不要添乱了。”宁舒朝脖子伸得跟天鹅一样的刘姨娘说道。

    刘姨娘看乱成一团,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随后卢君宁也回到了卢府。

    卢君宁冷着一张脸。

    宁舒行礼:“二姐姐。”

    “爹没事吧。”卢君宁问道。

    宁舒淡淡地说道:“还好,估计是累了,现在睡了。”

    “二姐姐回来有什么事情吗?”宁舒问道。

    卢君宁:“只是回来拿点东西。”

    宁舒有些诧异,“那你还要走?”

    卢君宁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收拾了一些东西,就走了,都没有跟新夫人和卢远帆打个招呼就走了。

    宁舒:……

    这就走了。

    估计是卢君宁也不太敢面对卢远帆。

    宁舒觉得这样挺好的,不跟卢君宁在同一个屋檐下,再想要出什么阴招,也没有那么容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