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9.第1149章 闺蜜有毒2

    颜苏妮喜欢玩,立志说自己这辈子不结婚,不成为围着锅台转的女人,为了丈夫,为了孩子,为了家成为一个黄脸婆,男人还嫌弃。

    颜苏妮是按照她说的那么活的,时尚美丽。

    薛静不疑有他,毕竟这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连对方第一次大姨妈什么时候来的都知道。

    毕竟安旭臣也算优秀,是一个公司的主管,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职位,是颜苏妮的上司,长得比大多数男人好多了。

    自那次见面之后,薛静和安旭臣的交往很顺利,然后安旭臣就跟薛静求婚了。

    两人买婚房,首付还是薛静给的,写的却是两个人的姓名。

    安旭臣说他的工资就留着两个人养老。

    平时家里买菜,各种开支都是薛静承担。

    薛静也不在意,两人相敬如宾地过着日子。

    但是渐渐的薛静就发现不对了,因为两人结婚只是领了结婚证,并没有办什么婚宴。

    偶然一次机会,安旭臣忘了拿着自己的文件包,薛静到安旭臣和颜苏妮的公司去。

    颜苏妮挽着薛静的胳膊给别人介绍说这是她的闺蜜,并没有介绍薛静是安旭臣的老婆,拿着薛静送过来的文件包,说安旭臣正在开会,让薛静先回去。

    薛静的心中有些疑惑,却也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薛静发现安旭臣总是背着她打电话,半夜三更的都在打电话,窃窃私语的。

    薛静开始怀疑安旭臣有其他女人了,偷偷查看安旭臣的手机。

    其中有个号码拨的次数尤其多,不过备注是‘王总’,应该是上司。

    可是哪个上司会三更半夜打电话。

    就像有些男人把情人的电话设置成移动通讯的电话号码,比如10086。

    薛静趁着安旭臣洗澡的时候,拨打过去,接电话的是颜苏妮。

    薛静匆匆忙忙就挂掉了电话,然后去找颜苏妮对峙。

    颜苏妮承认她和安旭臣是那种关系,但是不会破坏你们的家庭,她是不结婚的人。

    颜苏妮说安旭臣是她的男朋友,但是安旭臣的父母逼他结婚,安旭臣已经快四十岁了,不结婚过不了父母那关。

    而颜苏妮是一个坚定的不婚主义者,不愿意自己被婚姻捆住,可是安旭臣父母那边却逼得紧。

    颜苏妮灵机一动闪出了一个念头,就这样把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给推了出来。

    反正我是不结婚,你可以娶别人呀,肥水不流外人田,就娶我的好闺蜜吧。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什么东西都喜欢分享,现在我连自己的男朋友也给你分享。

    后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听完颜苏妮的话,薛静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薛静质问颜苏妮,你怎么能这么做,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颜苏妮却说本来是她先跟安旭臣认识,他们本来就是男女朋友,现在安旭臣给了你婚姻。

    颜苏妮还再三跟薛静保证不会破坏你们的婚姻的。

    薛静气得都要脑溢血了,难道就要保持这样畸形的关系吗?

    明明是颜苏妮利用了她。

    薛静去问安旭臣,让安旭臣跟颜苏妮分手,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

    安旭臣冷漠以对,说你要愿意离婚就离婚吧。

    后来安旭臣根本就不顾忌薛静了,直接搬去跟颜苏妮住。

    薛静闹过哭过,歇斯底里过,但是安旭臣都不理睬她。

    颜苏妮让薛静好好跟安旭臣说,无非就是要让薛静睁只眼闭只眼。

    却把薛静气疯了,怒极攻心,要报复安旭臣。

    但是报复方式让宁舒扶额,用出轨的方式来报复安旭臣。

    薛静出轨的男人是公司的同事,当时凭着一腔的怒火和仇恨,事后薛静就后悔了。

    但却被这个男人抓住了把柄威胁她,又发生了好几次关系,那个男人就利用这件事,把薛静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妓.女。

    如果薛静不同意,就把这件事告诉全公司的人。

    薛静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中。

    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是最愚蠢的,对于不在乎你的人,你就是死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会在意的。

    薛静出轨的事情最终被安旭臣知道了,安旭臣和薛静离婚,房子我也不要了,给你。

    才结婚不到两年,房子都还在还款,现在房子给了薛静,就要薛静一个人还房贷。

    最后薛静才发现,他们的婚姻出了一张结婚证什么都没有。

    而一直信誓旦旦不结婚的颜苏妮最终还是跟安旭臣结婚了,男才女貌。

    而且安旭臣的事业稳步上升,获得了成功。

    薛静大闹婚礼,但是被轰出来了,颜苏妮还跟薛静说,是你错失了安旭臣。

    如果不出轨,好好跟安旭臣说,就不会闹成现在这种局面,最后还说希望你能祝福我们,也祝你找到幸福。

    薛静斯巴达。。。。。。。

    然后这两人幸福生活在一起。

    薛静心肝脾肺肾揉到一起了,这些人的恶行居然得到了善果,那么幸福在一起。

    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亲人一样的存在,怎么能这么背叛自己,利用了自己,还一副施舍的样子,还一副全都是你的错。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薛静的心愿,决不让那对狗男女好过。

    宁舒:……

    记得她跟2333说过了,要找一个简单点的世界,为什么一来就被泼了一盆狗血。

    2333真是一个俏皮的智障。

    世界这么多,总有很多震碎三观的事情。

    宁舒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当人家的妻子了。

    婚姻真是让人非常无奈又抓狂的事情。

    你全心全意对待,回报你的不一定是全心全意,甚至换来的是精神和身体的摧毁,比炒股还刺激。

    婚姻中充满了各种危险,稍不注意就触礁了。

    家家有本难念,那家丈夫家暴,那一家的丈夫出轨有小三。

    管天管地,都管不住有些女人脱裤子啊。

    宁舒对薛静出轨报复安旭臣非常不赞同,难道不应该狗带男人么,看你抢个毛啊。

    男人是原罪,从源头掐灭了不就成了,非要把自己推到另一个男人。

    控制不了的愤怒,干出脑子进水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