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第1127章 魔教妖女7

    梅五愤恨地收回了剑,“到了时间你还没有滚出小姐的身体,我告诉教主。”

    宁舒翻白眼,“你可以再大声一点,让别人都知道,然后我就被当成妖怪烧死了,你的小姐就成了一撮灰。”

    梅五感觉自己的智商反复不停受侮辱,“明明是你该小心翼翼的,你威胁我干什么,我劝你最好安分一点,不要到教主的面前上窜下跳的,小姐跟教主并不亲近,小姐心里有些怕教主。”

    宁舒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顺着夜桦摸过的地方,停留在脖子上。

    在脖子处,宁舒摸到了一颗细小凸起的东西,应该是一颗痣。

    看来是夜桦有点怀疑她了,不过这次的行动必须要获得夜桦的同意和支持,才能获得更好的效果。

    如果夜桦不同意,她就只能自己单独行动了。

    就怕自己成了齐毅,夜桦那边又派人,到时候就要自己人打自己人了。

    宁舒回到了房间,想要接着修炼,梅五朝宁舒问道:“你真的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吗?”

    “你不能拿小姐的身体冒险,你不是说你死了小姐就不会回来了,我要跟教主说,不让你去。”梅五说道。

    “教主,教主,你心里就不能有点自己的主意。”宁舒没好气地说道,“万一教主把我杀了,你的小姐就回不来了,你要想清楚了真的要这样做吗?”

    “你就是处处拿小姐威胁我,告诉你这威胁我……不怕,怕,怕。”梅五结结巴巴地说道。

    宁舒说道:“等我做完了该做的事情,我自然就离开了,如果我什么都不做,离开的时间就越拖越久,等你小姐回来,已经成了满脸皱纹的老妇。”

    “我要跟着你,保护小姐的身体。”梅五说道。

    “随你。”

    问题是夜桦会不会同意她去。

    宁舒吃了一颗药,开始修炼,不管怎样,都先要修炼,丹田里的气劲还差点就能形成气形了。

    形成了气形她的实力又要强大一些了。

    宁舒等了几天,夜桦总算是叫她,应该是夜桦已经考虑清楚了。

    夜桦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同意你去。”

    “谢谢哥哥。”

    “叫本尊教主。”

    “是,教主。”

    好无情好冷酷好无理取闹。

    “又来了一封信,催促快点带着东西走。”夜桦冷笑了一声,真当圣魔教来就来走就走。

    夜桦看着宁舒,“这件事非常危险,别看那些人是什么名门正派,好像心里胸怀天下百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一旦被发现了,你肯定会死得很惨的。”

    宁舒神色有些挣扎,随即说道:“我还是想去,我也想帮哥……教主,我也是前教主的孩子。”

    夜桦面无表情,手摸着衣袖,“红叶想当教主吗?”

    宁舒:→_→

    “红叶没有这样的想法,圣魔教一直都是教主苦心经营了,而且红叶做这件事,其他教众根本就不会知道,红叶靠圣魔教庇佑,为了圣魔教的安稳,红叶也要回报圣魔教。”

    夜桦表情淡淡的,按下了椅子上的按钮,椅子背后的墙壁冒出了一个小匣子。

    夜桦从匣子里拿出了一本书,扔给宁舒,宁舒连忙接住一看,是《归元圣功》。

    秘籍很旧,好像是经历了岁月的沉淀,宁舒说道:“教主,其实弄本假的就行了。”

    “这就是假的。”夜桦说道。

    宁舒:……

    这造假的本事!

    “你带着这本《归元圣功》跟那些人汇合。”夜桦说道。

    宁舒点头,“我知道了,我去准备准备。”

    “这本秘籍都是假的吗?”造假得有真的东西在里面,完全是假的,根本就木有人相信啊。

    而且有武学宗师,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九成是真的。”夜桦说道,“你不要想着修炼,这东西你修练不了。”

    宁舒点点头,“我知道了。”

    宁舒眼睛转了转,“哥哥,你能修炼吗?”

    夜桦扫了一眼宁舒,“这个秘籍不是得到就能修炼的,也是要挑人的。”

    宁舒听出了言外之意,夜桦没有修炼,也没有将秘籍给其他人修炼。

    如果真有人能够修炼,那还不得推翻夜桦同志对圣魔教的统治呀。

    “什么时候走,跟我说一声,我派人追杀你。”夜桦说道,“一切自己小心。”

    宁舒拿着东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随便翻了一下《归元圣功》。

    这其实是一本非常粗糙简陋的修真功法,既然是修真秘籍,就需要灵根这种东西。

    没有灵根,普通人只能修炼出一肚子屁给放了,毫无卵用。

    宁舒把头发扎成了男人发髻,换上了男装,然后拿出了面皮戴在脸上。

    面皮紧紧贴着皮肤,照了照铜镜,就是身高矮了一点,骨架小了一点,看着倒是有点“玉面小郎君”的样子。

    宁舒提着包裹出了房间,梅五正在门外等着宁舒,宁舒盯着梅五,“你真的要跟着我走吗?”

    “我要保护小姐的身体。”梅五说道。

    宁舒无所谓,一路无阻出了圣魔峰。

    宁舒和梅五朝离圣魔峰最近的小镇去了。

    不过路上遭到了伏击,这些人都是夜桦安排的。

    宁舒故意失手让自己受伤了,梅五身上也挂彩了。

    一行人追逐着宁舒和梅五。

    宁舒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不过伤的都不是什么要紧的地方。

    一路风尘仆仆到了小镇,到了小镇还被追杀,大白天的就在街道上追杀人,弄翻了很多的小摊。

    宁舒和梅五非常狼狈,浑身都是血迹,一副力气都用完的感觉,下一刻就支撑不了。

    路过一个酒楼的时候,从窗口飞下几个身穿白衣,腰间挂着剑的青年才俊挡在宁舒和梅五面前。

    很有气势。

    “大胆魔教妖孽,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杀人。”

    “你们是什么人,我圣魔教追杀叛徒,关你们什么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领头气势汹汹地说道。

    “呸,又是圣魔教这些老鼠,天天罩着一个黑衣,把脸都遮住了,真有这么见不得人吗?”其中一个青年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