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第1126章 魔教妖女6

    胸可以束起来,这个喉结呢?

    “给你。”沈长老拿出了一瓶药,宁舒说道:“这种药可以吃吃,每天都要吃哦,也许能长出喉结,长出胡子,长成腿毛,长出胸毛。”

    宁舒:……

    宁舒迟迟不敢接过沈长老手中的药,无法想象自己长出胡子,长出喉结的样子。

    是不是胸都要缩小啊,这药一听就像是雄.性激素,是不是还要长出吊?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做思想的女汉子就行了,但是不能成为人妖身体啊。

    “没有啊,到时候吃药吃回去不就行了。”沈长老不甚在意地说道。

    宁舒:……

    不是每个人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这么吃药对身体也是一种摧残。

    内分泌紊乱怎么办?

    “随便你,东西已经能拿了,滚吧。”沈长老要收起药瓶,宁舒抢过沈长老手中的药,“我吃。”

    宁舒顶着齐毅的面皮往自己的房间去了,路上遇到不少的侍女,这些侍女还给宁舒仍手绢,塞荷包,羞答答转身就跑了。

    果然是‘玉面小郎君’这么受欢迎了,宁舒闻了闻香包,很香。

    梅五守在房门口,看到宁舒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干啥。”宁舒进了房间了房间,把面皮取了下来,放在药水中泡着。

    宁舒又拿出了药瓶,倒出一颗药丸,看着黑黢黢的药丸,宁舒咕噜咽了一口唾沫。

    这玩意吃下去,她就成了长胡子的女汉子了?

    宁舒把药丸扔进嘴里,咕噜一声咽下去。

    吃了药丸,宁舒忍不住扒开衣服看看自己的胸,是不是缩小了,是不是长胸毛了。

    唉,宁舒叹了一口气开始修炼,实力强大了怕个毛啊。

    最近几天,宁舒一直都在修炼,饿了就吃饭吃药。

    吃了药,宁舒明显感觉自己的声音低沉了很多,而且喉咙相当不舒服。

    这是要真变成汉子了。

    这东西是真的扰乱内分泌失调,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大姨妈不正常了。

    宁舒就这样足不出户修炼,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飞出去的鸽子飞回来了。

    侍女过来叫宁舒到大殿去。

    宁舒到了大殿,半跪着朝夜桦行礼,“参见教主。”

    夜桦举了举手中的纸条,“那边回信了。”

    “齐毅真的是叛徒吗?”老鬼忍不住说道。

    “事实证明是的。”夜桦说道,把纸条递给宁舒,宁舒结果一看,大致的内容是让齐毅赶紧离开圣魔教,在离圣魔教最近的镇子,有人接引齐毅。

    “这齐毅真是隐藏地深,连老教主都隐瞒了。”老鬼面上挂不住,把老教主都拉出来。

    “谁会想到齐毅是奸细呢,听说全家都被名门正派给杀了,所以老教主才将他带回来的,可见父母双亡也是假的。”老鬼不忿地说道。

    “那些人可是真的死了,说不定那些被名门正派杀掉的人跟齐毅一点关系都没有。”老鬼撇撇嘴,“说我们圣魔教邪恶,这些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怎么看?”夜桦朝宁舒问道,扫了一眼宁舒的脸,有些诧异地问道:“一段时间不见了,你的脸怎么成这样了,皮肤粗糙,满脸油光,脸上的绒毛都长黑了。”

    夜桦每天忙着圣魔教的时间,一个月兄妹俩不相见很正常。

    因为常久不见,夜桦一下就看出了变化,夜桦目光往下移动,看到像喉结一样的东西,“你在玩什么?”

    宁舒:……

    宁舒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镇定无比地说道:“最近我发现,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男人,我想成为男人,试一试。”

    “胡闹。”夜桦呵斥一声。

    宁舒这话一出,守在一旁当木桩的梅五,脸皮痉挛了一下。

    老鬼看这兄妹俩说话,说了一声属下告退就出去了。

    宁舒朝夜桦拱了拱手,朝夜桦说道:“哥哥,他们可以安排奸细,我们也可以安排奸细呀。”

    夜桦抚了抚自己的衣袖,淡淡地说道:“你想怎么做?”

    宁舒拿出了面皮贴在自己的脸上,朝夜桦说道:“我可以潜入名门正派中。”

    夜桦面无表情,“你什么时候关心教里的事情了?”

    “我想要替哥哥分忧,那个齐毅不就是看我一副啥啥都不懂的样子欺骗我吗?”宁舒真切地说道。

    夜桦伸出手摸了摸宁舒的头,手滑到了宁舒的脖子,一双冰凉的手摸在宁舒的脖子上。

    宁舒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夜桦收回了手,“这件事很危险,不是你能处理的,就算要去当奸细,也不是你去。”

    “我可以的。”宁舒低沉地说道,“我就是想做这件事,才找沈老拿的药,不能白受了这苦。”

    “本尊心里自有主张,你不用多说什么,回去。”夜桦挥了挥手。

    “哥哥……”

    夜桦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宁舒。

    “要回信吗?”宁舒问道。

    “等找到了何时的人选再说。”

    宁舒闭嘴出了大殿,梅五跟在宁舒的身后。

    梅五抽出了剑横在走在前面宁舒的脖子上,宁舒偏头看了一眼剑,用手指夹着了剑,将剑移开了自己的脖子。

    “干什么,我说过了,如果我死了,你家小姐也别想回来。”宁舒淡淡地说道。

    这回要不听话,一顿打是逃不了。

    宁舒动了动脖子,脖子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梅五脸色涨红,又把剑横在宁舒的脖子上,“你是男人?”

    “嗯哼?”宁舒哼了一声。

    梅五脸皮痉挛,“你是不是亵渎过小姐的身体?”

    宁舒:……

    宁舒的脑海中顿时脑补出了自己猥琐地摸着杜冰身体的画面。

    “我是女人。”宁舒义正言辞地说道。

    “我不信。”梅五盯着宁舒,“你自己说的身体中住着一个男人。”

    “我是女人。”

    “你根本就没有女人的柔情,你要是男人我相信。”

    宁舒:……

    宁舒用手指弹开了剑,转身就走,“不要用剑指着我,你这样的举动很容易让人怀疑,我要是死了,你的小姐就真的回不来了,你要想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