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第1125章 魔教妖女5

    就知道杀了齐毅有很多后续的麻烦事,毕竟这个齐毅在圣魔教这么多年,杀了不好交代。

    但是宁舒还是选择毫不犹豫杀掉齐毅。

    主角这种生物,生命力无比顽强,错过了良机,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

    如果当时没能杀掉齐毅,齐毅察觉了肯定会逃跑了,一旦放虎归山,一定会像剧情里那样,带着大批的名门正派来围剿圣魔教。

    “哥哥……”宁舒出声道。

    夜桦淡淡地说道:“叫本尊教主。”

    宁舒:……

    “教主,那个齐毅就是一个奸细,他还哄骗我让我给他找《归元圣功》。”宁舒说道。

    夜桦挑了挑眉头,没说话。

    “笑话,齐毅是老教主带回来的,怎么会是奸细。”老鬼脸皮颤抖地说道,眼眶深陷的眼睛盯着宁舒。

    “我可以证明,哥……教主,给我笔墨纸砚。”宁舒说道。

    夜桦挥了挥手,就有侍女把东西都准备上来了。

    宁舒拿了笔在纸上写了字,“已得到,现找机会离开。’

    宁舒写的笔迹非常凌乱,毕竟她和齐毅的笔迹不一样。

    宁舒让侍女抓了鸽子,这鸽子是齐毅养的。

    宁舒把纸条装在了小竹筒里,绑在了鸽子腿上,放飞了鸽子。

    鸽子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做完这些事情,宁舒朝夜桦说道:“过段时间应该会有回音。”

    夜桦挥挥手,让侍女把桌上的饭菜都撤走,看着宁舒说道:“本尊记得你之前心悦仰慕齐毅来着的,怎么舍得杀了的。”

    “其实不用杀了他,钓大鱼最好了。”夜桦说道。

    宁舒:哎……

    主角这种生物,不彻底消灭了,玩脱的永远都是自己。

    “你要喜欢,可以囚禁了齐毅,为什么要杀了?”夜桦站了起来。

    他的墨衣袖口有金线绣的翻飞的云彩,随着他的走动,有光泽闪动。

    宁舒没注意夜桦的衣服,而是听到了夜桦说的囚禁,心中都是一串的卧槽,这个囚禁应该不是她想的那种囚禁吧。

    别忘了,人家可是流血不流血,士可杀不可辱的名门正派,将来可是统领武林的武林盟主。

    囚禁了,万一跑了可咋办啊,杀了最安全,而且原主的任务中也有杀掉齐毅。

    什么正道邪道,人心才分正恶,有些人打着正道的旗子杀人,为了什么天下苍生。

    正道也会做魔教人会做的事情,坑蒙拐骗。

    齐毅对红叶做的事情不也是那样吗,又能高尚到哪里去。

    “你不是很仰慕齐毅那个玉面小郎君吗?”夜桦走近宁舒,淡淡地问道。

    宁舒撇撇嘴说道:“可是他不喜欢我,妹妹就怒而杀之。”

    夜桦:……

    夜桦转头朝老鬼说道:“这件事会给鬼长老一个交待,如果齐毅真是奸细,鬼长老还是重新找个徒弟吧。”

    “是,教主。”

    宁舒出了大殿,朝毒医沈长老的院子去了。

    到了沈长老的住处,只是在外面就听到里面鬼哭狼嚎的,痛苦呻.吟,跟人间炼狱一样。

    而且空气中混杂着各种草药味。

    宁舒站在门外,手放到嘴前朝屋里喊道:“沈长老,告诉我哪里没毒,我要进来。”

    沈长老周围到处都是毒药,而且各种毒药还不相同,宁舒虽然也会毒,但是不想自己中毒。

    沈长老就是研究狂人,各种各样奇怪的毒药,让人生不如死,宁舒都要甘拜下风。

    沈长老一生都献给了制毒事业。

    “到处都有,你进来,我给你解药。”屋里传来了沈长老的声音,声音很嘶哑。

    没有药人的时候,沈长老就用自己试毒,一把嗓子都毒坏了。

    宁舒:……

    明知道这周围都有毒,她还走过去,这心情没法形容。

    宁舒捂着口鼻进了院子,屋里好几个药人正被捆在木板上。

    有的皮肤发绿,头发都掉完了,有的人皮肤溃烂的。

    想死又死不掉,简直就是折磨。

    整个圣魔教,就是沈长老最变态,这个院子基本没有外人过来。

    沈长老天天就捣腾着这些东西。

    宁舒朝沈长老伸出手,“给我解药。”

    “没毒,我骗你的。”沈长老嘶哑地说道,他的声音嘶哑地好像是砂纸在地上刮,让人听了浑身都不自在。

    宁舒给自己把了把脉,确实没有中毒的迹象,不过宁舒还是不太相信沈长老。

    研究人员的脑子都不太正常。

    尤其是沈长老这种狂热的人。

    不造是不是毒药吃多了,破坏了身体的机理,明明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头发雪白,而且差不多要掉完了,稀稀拉拉的头发弄了丸子头立在脑袋上。

    想不通这丫怎么会这么狂热。

    沈长老没有理睬宁舒,正端着一碗黑黢黢浓稠的东西往药人的嘴里灌。

    药人一脸生无可恋,瞎了眼睛里流出泪水,沈长老嘿嘿地笑着。

    宁舒:……

    宁舒朝沈长老问道:“梅五不是送过来一张面皮吗,沈老,你是怎么处理的,能不能用这个面皮易容。”

    沈长老给你宁舒一个盒子,宁舒瞅了一眼沈长老,打开盒子,看到里面有一张面皮,这面皮有肌肤的纹理,连眼睫毛都有。

    这面皮漂浮在药水中。

    宁舒小心翼翼地捻出了面皮,薄薄的一层,真的是薄如蝉翼。

    “沈老,我能用这个面皮易容吗?”宁舒朝沈老问道。

    “可以,不过,这毕竟不是你身体的皮肤,戴一段时间,要让皮肤透透气,而且这面皮还要泡在药水中,不然就会个腐烂。”沈长老说道。

    “那我试试。”宁舒把面皮往自己的脸上戴。

    不过就是怎么都抹不平,宁舒弄了好一阵子,才然面皮服帖自己的脸。

    宁舒掏出了小铜镜照了照,到底是人的皮肤,不太容易看出破绽来。

    古代的技术也不差啊。

    宁舒看着镜子里齐毅的脸,不求多像,只需要七八分像,毕竟齐毅十一二岁到了圣魔教,现在长大了,相貌有一点改变是很正常的。

    宁舒摸了摸自己的喉咙,没有喉结啊,还有这胸啊,那种挺着一个大.胸还没人看出来,是女主的待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