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第1105章 男友是弯的9

    葛秋还给宁舒点了早餐,宁舒也不客气吃了起来。

    葛秋看着宁舒,“杜冰,我们在一起两年了,你为了物质抛弃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宁舒哧溜喝了一口粥,“我说过了,我不是司南的女朋友,也跟他没有任何的瓜葛。”

    “我也不愿意相信,可是这些东西呢……”葛秋拿出了一叠照片,都是宁舒和司南一起的时候,有些照片因为角度的原因,看起来像是在亲吻。

    抱在一起的照片,亲昵的照片。

    宁舒扫了一眼照片,毫不在意地说道:“ps的。”

    “ps的?”葛秋有些生气,“那这个呢,这个你怎么解释?”

    葛秋拿出了手机,点开了,是录音。

    是宁舒和司南之间谈话。

    很清晰。

    “和葛秋分手吧,和我在一起,你就不用这么幸苦地上班。”

    “我会给你一份简单轻松的工作,而且工资很高,不用做收银员。”

    “我长得帅,有钱,能为你提提供一切物质,卡随你刷,名牌随你买,你只需要成为我的女朋友。”

    “哦,是吗?”

    “那么,我当你同意了。”

    “如果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就把这家公司交给你管理,怎么样,做收银员能有什么前途。”

    “你沉默,我就当你同意了。”

    葛秋看着宁舒,他的眼睛有点红,“这个你怎么解释。”

    宁舒耸了耸肩膀,这司南挺会录音的,她拒绝的话都被裁掉了,就剩下这些似是而非的话。

    “明显就是司南再算计我。”宁舒盯着葛秋,“我有点想不通,司南为什么要算计我。”

    葛秋表情有些怪异,宁舒又问道:“为什么算计我,他算计我能得到什么?”

    葛秋揉了揉眉心,“杜冰,我们分手吧。”

    “分就分吧,不过我要知道司南为什么这样对我?”宁舒眼神锐利地盯着葛秋,葛秋躲避着宁舒眼神,想起了司南给他东西的时候,那种轻蔑又鄙夷的眼神。

    “这就是你的女朋友,不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而已,我只不过是随便试了一下,她就动摇了。”

    “就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葛秋感觉非常难堪,辩驳道:“杜冰才不是那样的人,不是的。”

    司南轻蔑地给了葛秋照片和录音。

    葛秋感觉非常地伤心,立刻打电话质问女朋友,第二天一早就到宿舍楼下等宁舒了。

    葛秋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女朋友是这样的人。

    他是想过要跟杜冰在一起的。

    “杜冰,我们分手吧。”葛秋看着宁舒说道。

    宁舒面无表情,把一碗粥都喝完了,“你明知道我是冤枉的,你还要跟我分手?”

    葛秋摇摇头,“我发现我们并不合适,不能一起走到最后。”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分手吧。”宁舒淡淡地说道。

    葛秋的眼睛有些红,看到宁舒淡漠的样子,有些伤心地说道:“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伤心,我们两年的感情。”

    “你果然不爱我。”

    宁舒:……

    妈哒,说分手的是你,还怪她不伤心,难道要她嚎嚎大哭,要死要活吗,现在还责备她不伤心。

    你是汤姆苏,你最无辜的。

    杜冰的悲剧就是因为这个男人。

    耍了朋友谈了个恋爱就毁灭了一生。

    宁舒看着眼睛发红的葛秋,觉得相当地无语。

    “你吃好了吗,我吃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宁舒淡淡朝葛秋说道。

    葛秋嗯了一声,拿起椅子上的衣服,“走吧。”

    下楼的时候,宁舒稍微挤了一下葛秋,葛秋一下踉跄着滚下了楼梯,脑袋磕在了楼梯上。

    “你怎么样了?”宁舒走下去问道。

    葛秋吸着气,宁舒把他扶起,看到有血顺着耳朵留下来。

    “你受伤了,还是赶紧去看看。”宁舒负责葛秋。

    葛秋摸了摸伤口,“并不是很严重。”

    出了早餐店,葛秋坐在路边,宁舒说道:“我去给你买药。”

    宁舒买了药水,带着医用手套,小心翼翼粘稠的血液倒进了药水里。

    宁舒将医用手套扔了,拿着药水过去。

    “我给你擦点药。”宁舒用棉球搅拌了一下药水,涂在伤口上。

    艾滋病是通过性.传播,母婴传播,血液传播。

    现在葛秋受伤了,真皮受损,这血液一定是会融入他的身体中。

    只要葛秋携带这种病毒,三个男人谁都不跑不掉,尤其是走旱道很容易出血。

    不管以前这三个男人是怎么样的浪货,但是遇到了葛秋,就得乖乖缴械投降,食髓知味,从此对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欲.望了,从此为真爱守身如玉。

    “好了。”宁舒把瓶盖拧上了,放进了包里。

    “葛秋,既然我们分手了,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也祝你幸福。”宁舒转身就走了。

    葛秋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地方。

    葛秋又到药店里去买了创可贴贴上,一脸伤心难过回去工作了。

    三个男人正等着葛秋,首先就注意到葛秋耳朵上的伤口。

    “谁打你了,老子的人也敢动?”暴脾气的纪北野率先问道。

    苏祁紧紧皱着眉头,“怎么回事?”

    “杜冰打你了?”司南眯了眯眼睛。

    葛秋摇摇头,看起来情绪很低落,“是我自己摔倒的。”

    “我想休息一会。”葛秋上楼去了。

    纪北野鄙夷地朝葛秋说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女人根本就靠不住,你伤心给谁看呢,不准哭。”

    葛秋没有说话,不理睬三人,径直上楼去了。

    “这丫还长脾气了,现在连我都不理了。”纪北野虽然在抱怨,但是语气里都是担忧。

    司南勾了勾嘴角,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淡淡地说道:“还是他跟我们在一起不快乐啊,不能忘记悲痛,让他感受快乐,就能忘了什么女朋友。”

    司南迈着脚步朝楼上走去了,苏祁也跟着上去了,纪北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眼睛发亮,“我拿润.滑剂。”

    葛秋正躺在床上哭,臀.部却突然被拍了一下,葛秋回到看到站在床边的三个人。

    纪北野的手中还拿着一罐东西,顿时红了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