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第1095章 商贾之女35

    “这种东西毫无人性,靠吸食人血,出去只会为祸苍生。”老道士沉着脸说道,“这种只有彻底灭绝了,才能保天下苍生。”

    “你要冥顽不灵,只能连你一起杀。”老道士冷酷地说道。

    随即他嘴里念念有词,神色肃穆,双手结印的速度非常快,周围狂风大作。

    宁舒神情严肃,把这段时间从成明子给的那本书上最厉害的符咒施展出来。

    宁舒感觉全身的筋脉都扭曲了,肌肉鼓胀。

    这符咒异常地复杂,宁舒吐出了一口心口血,结成的符咒和老道士的符咒碰撞在一起,发生了强大的力量。

    宁舒和老道士都被弹飞了,宁舒空中转了两圈稳稳停在地上,吐出了一口血。

    将臣出现在老道士的背后,手指洞穿了老道士的背,使劲一划,老道士的身体被划成两半。

    宁舒长长出了一口气,摸了一把嘴角的鲜血。

    宁舒现在浑身发软,坐在地上喘气。

    将臣朝宁舒走过去,宁舒挥了挥手,“先把衣服穿起来,要融入人类世界,就要穿衣服。”

    将臣到一边包裹里拿衣服穿。

    宁舒休息了一会,就去看顾睿的尸体,顾睿的尸体已经有点僵硬了,才确定顾睿是真的是死了。

    顾睿这家伙太深沉了,哪怕是死了,都让人觉得这人没那么容易死。

    “把尸体搬走,不能埋在这里。”宁舒朝正在穿衣服的将臣说道。

    这里是养尸地,不能将尸体埋在这里,说不定再过几十年,会出现不少的僵尸。

    宁舒找了一个地方,让将臣挖坑,又让将臣把人扛过来扔在坑里。

    宁舒就在旁边看着,看到坑里的顾睿。

    顾睿这个男人是枭雄,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使用任何手段。

    这样的人最难对付。

    将臣见宁舒盯着顾睿看,问道:“人类这样就算长得好看的?”

    宁舒点点头,“龙章凤姿,天质自然,颜如舜华,美男子是也。”

    将臣盯着顾睿,“丑。”

    宁舒耸了耸肩膀,也许僵尸跟人类的审美不一样。

    埋了这些人,宁舒从墓地里拿了一些金子,准备回方家了。

    也不知道顾睿把方家怎么样了。

    “到了外面,你不能随意攻击知道吗。”宁舒提着行礼一边走一边朝遮得严严实实的将臣说道。

    “我不能把帽子取下来吗?”将臣问道。

    “不能,等你什么时候长成了美男子,你就能取下来。”宁舒摇头,“你就不能把你的獠牙收一收吗?”

    “我可以收的,但是露出来比较美。”将臣说道。

    宁舒:……

    僵尸的审美果然异于常人。

    也许牙齿就是力量的象征,露出来就是在展示自己的力量。

    到小镇上,宁舒买了一辆马车。

    但是却遇到了比较苦逼的事情,因为有将臣的存在,总是惊马。

    动物的感觉很敏锐,这些马呀驴子啊不是发疯就是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还没有出小镇,宁舒又把马车卖了,而且还是低价的。

    心塞,所以他们现在是要走着回去?

    “那些马咋啦?”将臣朝宁舒问道。

    “它们怕你。”

    宁舒买了一大包干粮,一些药材,还买了简单的地图,她得想办法回去啊。

    将臣戴着帽子,虽然引人注目,但是却没有引起什么骚乱。

    靠着两条腿跋山涉水回去,好心塞。

    一路上,如果宁舒遇到了生病的人,会顺手搭救一下,有时候还要充当捉鬼师。

    一路上遇到各色各样的人。

    将臣就在一边看着,朝宁舒说道:“他们好弱。”

    “生命就是这样,也脆弱,也坚强。”

    走了差不多两个多月,宁舒废了好几双鞋子,总算是走到了方家门口。

    赶路的时候,宁舒还不能跟其他人同行,就怕有人认出了将臣。

    到时候又要引来那些除魔卫道的人。

    宁舒拿起门环敲了敲门,敲了两遍才开门。

    开门的是一个小厮,很眼生。

    “我是方兰心,开门。”宁舒说道。

    “什么方兰心不方兰心的,不认识,赶紧走。”小厮挥了挥手。

    “这是方家的宅子,你是新来的下人?”宁舒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方家,你那是老黄历了,方家所有的生意和宅子都盘给我家老爷了。”小厮得意洋洋地说道。

    宁舒:我擦……

    真应该把顾睿鞭尸。

    “小哥,麻烦你通报一下你家的主子,我是方家原来主子,来拿祖先牌位。”宁舒给了这个小厮一块碎银子了。

    小厮晃了一下碎银子,“你等着。”

    “你直接进去把他们杀了不就行了?”将臣说道。

    “在人类的地盘上,就要讲人类的规矩,用真金白银交易了方家的东西,他们也没错。”宁舒说道,罪魁祸首是顾睿。

    将臣沉默不言。

    好一会的功夫,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出来,朝宁舒问道:“你是方家的后人?”

    “是,我是。”宁舒说道,“我过来拿牌位。”

    “你带他去拿牌位。”中年男人朝小厮说道。

    小厮带着宁舒到祠堂,指着角落,“就在哪里。”

    宁舒顺着小厮的手看去,只见方家先人的牌位乱七八糟放在角落里,上面布满了灰尘。

    宁舒过去把牌位上面的灰尘擦干净了放在包裹里。

    “拿了就赶紧走。”小厮说道。

    宁舒抱着牌位到大厅去见中年男人,说道:“我想把方家的宅子和铺子重新买回来可不可以?”

    中年男子摇头,“我不卖。”

    “价格好商量。”宁舒说道。

    “不卖,多少钱都不卖。”中年男人摆摆手,“既然东西拿了,你们就离开。”

    宁舒有些无奈,出了方家。

    “你想要这房子?”将臣问道。

    “想要,不过没了也无所谓。”宁舒笑了笑。

    宁舒将方家先人的牌位寄放到了一个香火鼎盛的寺庙,捐了一大笔的香火钱,让这些僧人每天念经诵佛。

    在寺庙的时候,宁舒遇到了一个老和尚,老和尚似乎对将臣的身份怀疑,告诫宁舒不要跟这种阴物呆久了,会影响寿命。

    宁舒看老和尚没有激愤地要除魔卫道,真心跟老和尚道谢。

    宁舒有手段让自己不被阴气入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