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第1092章 商贾之女32

    宁舒没想到出墓穴还跟旱魃撞在一起,以后一定要多加幸运值。

    宁舒觉得自己命运多舛,天底下已经没有她这么悲催苦逼的人了,她一定要多加幸运值。

    旱魃喉咙里咕噜咕噜的,盯着宁舒,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月光照在旱魃的身上,他吞吐着月之精华。

    真正的国师已经死了,面前这个旱魃,只是养尸地孕育出来的一种另一种物种,没有智慧,靠本能做事。

    宁舒脸皮颤抖地说道:“你接着吸血,我不打扰你了。”

    宁舒调动着气劲,一阵风一样就跑了,抡圆了腿跑。

    旱魃行走如风朝宁舒追去。

    宁舒转头就看到旱魃在自己旁边跑。

    宁舒:……

    到底想怎么样。

    宁舒停住了脚步,盯着旱魃,打不死又摆脱不了。

    旱魃朝宁舒走进,宁舒连忙举起符纸,旱魃长出了长长的黑红指甲,朝宁舒伸出手了。

    穷图匕现了吗?

    宁舒连忙后退,掐着法诀,举着符纸。

    宁舒心里颤抖了起来,感觉现在的旱魃比之前强大。

    夺日月之光,汲取天地山川精华,能够凭本能吸取月之精华。

    旱魃似乎并不怕宁舒手中的符纸了,黑红的长指甲碰了碰符纸,符纸就开始变黑燃烧了起来。

    宁舒连忙扔掉了符纸,目瞪口呆。

    护身符没有了,她特么是不是也要被旱魃给吸血了。

    宁舒当机立断就跑,旱魃跟着宁舒跑。

    心好累!

    要杀要刮,给个痛快话。

    宁舒转头见旱魃盯着自己,看样子不像是要吃了自己,宁舒停住了脚步。

    宁舒停住了,旱魃也停住了,盯着宁舒看。

    难道是雏鸟情结,但是旱魃出来的时候那么多人在场。

    宁舒慢慢往旱魃移动了两步,旱魃喉咙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盯着宁舒,但是没有发动攻击。

    宁舒壮着胆子又挪动了两步,旱魃没有什么反应,宁舒又靠近两步,旱魃也没有攻击。

    宁舒伸出手摸旱魃,摸上了旱魃的手,旱魃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见旱魃没有攻击自己,宁舒心里重重舒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旱魃为什么没有攻击自己,但是现在不用时时刻刻担心的自己小命。

    宁舒收回了手,旱魃抓住了宁舒的手。

    宁舒:……

    难道自己也有女主光环了,能把僵尸都给迷住了?

    可是为什么不是俊帅无比的,而是这么渗人的物种。

    物种不是关键,关键的是颜值呀。

    旱魃的手冰凉冰凉的,宁舒被他握着,就好像放在冰水中一样,而且阴气一股脑往她的身体钻。

    宁舒连忙抽出了手,旱魃盯着宁舒,宁舒用手醒了一把鼻涕,证明自己只是想抽回手醒鼻涕。

    虽然没有了性命之忧,但是现在跟着一个拖油瓶怎么办。

    旱魃这个样子出去,会被当成妖怪杀死的,而且还会连累她,她跟妖怪在一起,不是妖怪是什么。

    心累。

    宁舒回到了墓穴前,猎户还晕在哪里。

    宁舒直接将猎户扛走,这个地方先不能让人发现。

    宁舒把人扔在远离墓穴的地方,拨了猎人的裤子衣服,然后掐着猎户的人中,见人要醒了,宁舒拿着衣服运行绝世武功,踩着树枝飞走了。

    旱魃盯着宁舒,见宁舒跑了,他跟在宁舒的身后,在山林间健步如飞。

    回到了墓***宁舒和旱魃大眼瞪小眼。

    宁舒拿出了裤子让旱魃穿上,这么遛鸟,宁舒怀疑自己要长针眼了。

    旱魃拿着裤子,不知道该怎么穿。

    宁舒拿过裤子,“抬起腿。”

    旱魃喉咙里咕噜咕噜的。

    “坐下。”宁舒示范坐下,旱魃跟着坐了下来,宁舒把裤子套在他的腿上。

    忙活了一阵,总算把裤子衣服穿起来了,能蔽体就好。

    旱魃伸出手想要握宁舒的手,宁舒赶紧把手背在身后,被旱魃一握,就会阴气入体。

    旱魃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有些不满,长出了长长的黑红指甲。

    宁舒:……

    宁舒伸出手,拍了拍旱魃的头,乖啊!

    旱魃也伸出了手拍拍宁舒的头,把宁舒拍得头晕眼花的。

    脑震荡了!

    宁舒盘做在地上,旱魃也跟着盘坐在地上,学着宁舒的样子。

    果然是雏鸟情节!

    感觉旱魃把自己当成他……妈了。

    又是奶妈?

    宁舒朝旱魃说道:“你现在不要吸血,你要吸收日月精华。”

    旱魃盯着宁舒,宁舒就知道他啥也不知道。

    “你看着……”宁舒开始修炼绝世武功,开始吸收灵气。

    修炼了一会,宁舒睁开眼睛,转头看到旱魃吞吐着月之精华,月光形成光束照在他的身上。

    宁舒:……

    咳……这是种族优势,比不了。

    宁舒再次确定,之前的符咒真是为了镇压旱魃,避免提前出世,如果是普通的僵尸,被人一把火就烧了。

    现在的旱魃强大太多了。

    旱魃看着宁舒,似乎在询问自己做的对不对。

    宁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不知道方家怎么样了。

    她走到哪里,旱魃就跟着去哪里,出去只会引起大乱的。

    宁舒看着旁边的旱魃,翻了一个白眼,想个办法他甩了。

    宁舒有些烦,跟这种灵智低下的生物相处,就好像是教孩子一样。

    我这暴脾气啊,如果不是打不过,宁舒真想揍死他。

    被这些天然黑的家伙坑惨了。

    一晚上的时间都是在修炼中度过,天亮了,阳光照射在旱魃的身上。

    僵尸怕光,不知道旱魃怕不怕。

    被阳光直射的旱魃有些不舒服,但是也能忍受,然后居然开始吸收日之精华了。

    宁舒:……

    不想再说什么。

    宁舒从包里拿了点干粮吃,盯着旱魃修炼。

    没有任何修炼秘籍,就能鲸吞日月精华,好嫉妒!

    估计是到了身体的极限,旱魃停止了吸收日月精华,盯着宁舒手中的干粮。

    宁舒分给了旱魃一撮干粮,旱魃盯着手心里的东西,学着宁舒的样子把东西往嘴里塞。

    吃完了还盯着宁舒,宁舒把手中最后一点干粮给他了,拍了拍手站起来准备到周围看看有没有能吃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