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8.第1088章 商贾之女28

    被贴了符的怪物被定住了,宁舒以为会有用,但是没想到,符纸慢慢变黑,化成了一灰烬。

    符纸被烧了,怪物就恢复了行动。

    宁舒眼睛发直,一脚踹开怪物。

    什么鬼,难道一点弱点都没有?

    “顾睿,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被这么多的怪物包围,宁舒有些手忙脚乱。

    这些怪物身上硬如铁,而且不知道疲倦不知疲惫,数量又多,让宁舒疲于应对。

    “如果不是你方家的先人盗走了底图,我伽国何至于灭亡,何至于被逼宫毫无反手之力。”顾睿冷漠地说道。

    宁舒:exerciseme??

    简直就是笑话,一张地图就能决定国家的灭亡。

    伽国没有灭亡,灭亡的是伽国的皇室。

    登上皇位的造反者将伽国所有皇室屠戮一空。

    历史更迭是常态,顾睿把伽国灭亡的事情怪罪到方家的身上。

    宁舒心里明白,只怕老爷子的死是顾睿下手的。

    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啊。

    宁舒也不知道方家的先人是不是盗走了地图。

    一个国家的兴亡居然要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宁舒浑身疲乏,这些怪物实在厉害,力大无穷还杀不死。

    真的是一点弱点都没有。

    宁舒盯着顾睿手中的生死铃,一定是生死铃的力量,让这些怪物锤不匾,砸不烂。

    宁舒一脚踹开了面前的怪物,跳下了假山朝顾睿冲过来。

    宁舒调动丹田里气劲,一闪身,一阵风一样跑到了顾睿的面前,要抢顾睿手中的生死铃。

    顾睿冷哼了一声,上一次生死铃被弄出了一道细缝,这次还来。

    “方兰心,不要逼我下狠手。”顾睿狠声说道,一手跟宁舒过招,将宁舒推向了怪物。

    宁舒紧紧拽着顾睿的胳膊,“要死我们一起死。”

    “顾公子,现在最要紧的是出去,我们在这里呆得越久越危险。”成明子看到这两人打得难舍难分,忍不住出声道。

    顾睿盯着死死抓着自己胳膊的宁舒,冷哼了一声,“放开。”

    “不放。”

    顾睿懒得理宁舒,拖着宁舒就朝师门去了,但是石门紧闭。

    “顾公子?”成明子看着顾睿。

    顾睿拿起生死铃慢慢晃动着。

    宁舒看顾睿摇动生死铃,立刻跳了起来,双腿夹住了顾睿的腰肢,双手紧紧地缠绕着顾睿脖子。

    “方兰心,滚下来。”顾睿冷声说道。

    宁舒看着顾睿洁白的脖子,很想拧断他的脖子。

    顾睿要杀她,她必须先下手为强。

    “我劝你还是打消心里的念头,我要是死在这里了,你也出不去。”顾睿感觉脖子上的手臂越来越紧,冷笑了一声。

    宁舒没说话,不管怎样,都要先出去。

    顾睿摇动着生死铃,这些怪物都直勾勾没有焦距地盯着生死铃。

    顾睿嘴里不知道念的什么都关系,宁舒凑近也不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突然,一个怪物从成明子的背后伸出手了,手插入了成明子的背后,然后猛地掏出了一个跳动的心脏,鲜血喷溅。

    “呃……”成明子震惊地看着顾睿。

    顾睿淡淡地说道:“成道长,对不起了,出去必须有人要死。”

    顾睿背着背上的宁舒,拿过鲜血喷溅的心脏,放在了一个小洞里。

    心脏滚动着不见了。

    宁舒的心脏忍不住狂跳了两下。

    顾睿杀人就真的是眼睛都不眨一下,果然什么云淡风轻仙姿淡然都是骗鬼的。

    “这颗心脏会到哪里去?”宁舒突然问道。

    顾睿身形一顿,低沉地说道:“糟了。”

    宁舒忍不住抹了一把脸。

    顾睿紧紧盯着石门,石门缓缓打开了,不过开得很慢

    宁舒紧紧缠绕着顾睿的脖子,双腿更是夹紧了顾睿腰。

    必须要出去。

    不出去就真的要等死。

    顾睿有些气喘,显然这么重的宁舒挂在他的身上,对他是一种负担。

    “吼……”一道嘶吼声响起,随即就是‘彭’的一声巨响。

    “僵尸出来了。”宁舒低声说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顾睿脸色难看。

    那颗心脏一定是被僵尸吃了。

    他被骗了!

    先人的手札骗了他。

    一个穿着华丽衣衫的男人行走如风,朝这边来了,他身上的衣衫已经腐朽了,随着他的走动,衣服化成粉末。

    身材是不错,马甲人鱼线,溜着鸟玩,但是长得就丑了,青面獠牙。

    他走过的地方草都直接枯萎了。

    宁瞳孔缩了缩,旱魃!!

    这可是比僵尸高了几个等级的东西。

    旱魃一出,所见之国之大旱,赤地千里。

    只要旱魃出现的地方就会干旱。

    旱魃行动极快,一闪身就到了已经死了成明子身边,旱魃抓起了成明子的尸体。

    嘴里长出了半指长的獠牙,一口咬住了成明子的脖子。

    虽然心脏被掏出来了,但是身体里面还有余血,旱魃吸着血液。

    似乎是根本就不尽兴,像扔麻袋一样将成明子的尸体扔了。

    又一一将顾睿几个活着的手下的血都吸干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恐无比的表情。

    被吸过血的尸体,都变得干瘪无比。

    连续吸了几个人的血,旱魃似乎还不满意,尖锐的獠牙,獠牙上还沾着血迹,丑陋无比。

    旱魃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人,扫过怪物,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宁舒和顾睿的身上。

    “你下来,我拉着你跑,你太重了,我们两个都跑不掉。”在旱魃的注视下,顾睿浑身血液冰凉。

    宁舒不相信顾睿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她要是真从顾睿身上下来了,立马就会被顾睿推到旱魃的面前当人肉盾牌,然后他自个跑了。

    顾睿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人品,先是杀了莫绝尘,然后是成明子。

    跟这种人玩耍,稍不注意就会被他从背后插刀。

    顾睿摇动着手中生死铃,这些怪物不怕死一样朝旱魃冲过去。

    旱魃的手指长出了黑红黑红尖锐的指甲,对着冲过来的怪物就是一划。

    怪物就好像是一张纸一样,被旱魃的指甲撕拉成两半了。

    被旱魃杀死的怪物,本以为能重新复活,但是却成了一堆粉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