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5.第1085章 商贾之女25

    按理说像墓地这样的地方,应该是腐朽的味道,可是宁舒却闻到一股清新的花香味道。

    简直邪了门了。

    “你们闻到了?”宁舒问道。

    顾睿点了点头,他的神色有些诧异,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超出他的想象。

    “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情况,我们应该等一会再进去。”成明子说道。

    顾睿摇头,“不能等,这石门在一定的时间就会关闭。”

    宁舒和莫绝尘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现在不是问这种问题的时候。”顾睿拉着宁舒进了石门。

    后面的人连忙跟上,石门轰隆一声关上了。

    一走进石门,宁舒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仙境。

    地上长满了嫩绿的小草,甚至还有树,有精心铺制的鹅卵石路。

    甚至还有假山,小河和石桥。

    这不像是墓地,更像是一个可以居住的华丽院子。

    池水中还盛开了荷花,散发着一股清新的味道。

    生机勃勃的世界。

    但是在墓地中就显得非常怪异。

    难道是幻觉?

    没有阳光,这些植物是怎么生存的。

    屋里的亮光是无数的夜明珠照耀下,才能亮如白昼。

    宁舒蹲下来身来,抽出了小腿里的匕首,用匕首拨了拨地上的草。

    草很正常,土也很正常。

    这是宁舒见过最奇怪的墓穴,木有之一。

    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这些植物在没有阳光的照射下,还能生存?

    众人都有些懵逼,如果是面对什么再恶心再挑战心里承受能力的画面,可毕竟有心理准备了。

    但是看到如此场景,是真的没有想过。

    “顾睿,现在是怎样,这墓地该不是按照皇宫修建的吧。”哪怕是身处如此环境,莫绝尘依旧感觉非常难受。

    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顾睿也有些奇怪,事情发生了变化。

    “有人来了。”宁舒听到了脚步声。

    所有人立刻躲到了假山的后面,宁舒伸出了脖子,偷看发出脚步的东西。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人呢。

    只有有五个人,他们面色死寂,身上的衣服已经很破了。

    这五个人排着队,好像是在巡视,不过他们的目光空寂,空无一物,没有对焦,皮肤发青。

    走路好像丈量好的,每个人的脚步都一致,机械无比。

    这些就是怪物吧。

    这些怪物到底是什么,居然到现在还活着?

    宁舒回头看顾睿,顾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巡视的五个人,眼中都是灼热的目光。

    等到那些怪物走了,他们从假山后面出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是来盗墓呀,怎么跟强闯屋宅一样呢。

    “这墓地里有活人?”莫绝尘一脸莫名其妙。

    “不可能,不可能的。”顾睿斩钉截铁地说道。

    宁舒盯着顾睿,感觉顾睿来过这个地方,就算没来过,也肯定知道这墓地里的情况。

    顾睿脚步匆忙朝一处地方走去。

    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宫殿中摆着一副棺材。

    宁舒:→_→

    这种墓地真是让宁舒一脸懵逼,为何没有机关,没有暗器,没有鬼魂粽子。

    嘛都没有。

    如此清丽脱俗跟其他那些妖艳的坟墓好不一样。

    顾睿对着棺材磕了两个头,嘴里念念有词,“国师,我是伽国皇子,现伽国覆灭,我想复国却有心无力……”

    宁舒懒得听顾睿说话。

    挖人坟墓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磕头说这种话,简直无语。

    宁舒一直比较在意的是,为什么这个墓地里的植物都能生长?

    没有阳光如何生长。

    莫绝尘的目光却紧紧盯着棺材旁边的案桌上的一本书,他的呼吸急促。

    盯着武功秘籍移不开眼睛了,脚步不知觉朝那边移过去。

    莫绝尘一闪身,就抓住了秘籍书,看也没看就塞在自己的怀里。

    莫绝尘抓住了秘籍,而顾睿却抓住了像铃铛一样的东西。

    铃铛晃动着,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走。”顾睿拉住了宁舒朝门口去了。

    宁舒有些茫然,看到顾睿手中的铃铛,难道顾睿的目的就是这串青铜铃铛?

    宁舒被顾睿拽着跑得飞快。

    但是整个墓地都躁动了起来,整齐的脚步让脚下的土地都有些颤动。

    有人朝他们追过来了。

    这些人身着盔甲,手拿长枪,目光都非常呆滞。

    顾睿看着这些怪物,眼中闪过狂热的光芒,人还算镇定,不过快要将宁舒的手腕捏碎了。

    这些怪物整齐朝一行人逼近。

    顾睿一手握着青铜铃铛,低沉说道:“以吾最亲之魂献于汝。”顾睿摇动了一下青铜铃铛。

    “以吾最亲之血肉献于汝。”

    顾睿像是念咒一样低沉阴森的声音在宁舒耳边响起。

    而那些听到这两句话的怪物都停止了脚步,一动不动。

    灵魂,血肉?

    这是要活祭了她。

    宁舒趁着顾睿摇动青铜铃铛的时候,一脚踹向了顾睿的心口。

    顾睿一时不察,被宁舒大力腿踢得后退了几步,可是紧紧地拽着宁舒的胳膊,把宁舒的胳膊都拉脱臼了。

    宁舒痛地脸色一白,另一只手抽出了匕首,要扎在顾睿的手上。

    顾睿似乎有点怕受伤了,松开了宁舒的手。

    “把她抓住。”顾睿沉着脸招呼手下人。

    十多个人立刻将宁舒团团围住了。

    宁舒盯着顾睿,“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的意思,我要用你的灵魂和血肉献祭给生死铃。”顾睿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是我?”宁舒盯着顾睿手中的青铜铃铛。

    “你是我最亲的人,自然用你献祭。”顾睿淡淡地说道。

    “我,我什么时候成你最亲的人了?”宁舒指着自己,“顾睿,你简直有病。”

    “你是我顾睿的皇后。”

    宁舒:……

    “屁的皇后。”宁舒紧紧握着匕首,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之前她还莫名其妙,怎么顾睿就要娶她。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

    用灵魂,用血肉献祭,这邪门的东西。

    就知道没有天下掉馅饼的事情,就算有也是毒馅饼。

    难道这献祭还有什么要求?

    宁舒盯着青铜铃铛,愤恨地说道:“顾睿,你抢了我家的东西,现在又要用我献祭,你良心是被狗吃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