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第1082章 商贾之女22

    这周围的磁场紊乱了,身体承受不住了。

    宁舒停止修炼了,连忙从荷包里掏出了符纸,掐着法诀将符纸按在自己的头上,才让自己的心跳慢了下来。

    心脏那样越跳越快,总会衰竭而死。

    “啊……”帐篷外面响起了人痛苦的声音,宁舒拉开帘子一看,就看到几个人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心脏。

    成明子用拂尘柄按在了心脏痉挛的人的额头上,一手拉开了衣服,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人的心口上画着符咒。

    宁舒盯着成明子画的符咒的符咒,伸出手跟着学画了一次,这符咒她没有见过。

    有成明子出手,这人喘着粗气安稳了下来。

    宁舒走进盯着那个人的胸脯看,看着符咒,还跟着模仿了一下。

    这符咒充满了灵气,而且仅仅靠的是成明子的血液。

    这得学下来。

    那次成为茅山道士,毕竟是现代,很多古老的东西都丢失了。

    顾睿看到宁舒若无其事的,挑了挑眉头,“你没事吧。”

    “有事,心里难受着呢,我硬撑着的。”宁舒一直都在临摹成明子画出来的符咒。

    顾睿没有理睬宁舒,盯着墓口,神情严肃。

    顾睿一向都是胸由成竹的,但是面对这种看不见怪异的敌人,顾睿也忍不住皱眉。

    “有点不太妙啊。”莫绝尘叹息了一声。

    顾睿没说话,但是态度坚决。

    成明子给每个人身上都画了符咒,莫绝尘本来是不想画的,但是术业有专攻,这种诡异的情况,还是要听专业人士的话。

    “你把手伸出来,我画在你的手腕上。”成明子朝宁舒说道,在闪烁的篝火下,他的脸上有些苍白。

    显然画这么多符咒对他来说是一种负担。

    宁舒撩起了袖子,伸到成明子的面前,成明子挤了挤自己的手指,有鲜血渗出来,在宁舒的手腕上画着符咒。

    动作一气呵成,熟练无比。

    宁舒感觉成明子的血液滚烫,比一般人的血液温度高,从手腕处一股股的暖意传遍了身体的每个角落。

    好神奇,这符咒比她的高级。

    宁舒盯着符咒,真心夸奖,“道长,你好厉害。”

    成明子只是摇了摇头,神情有些凝重,还没有入墓,就损耗他的力量。

    宁舒给了成明子一颗药丸,“道长,这是补气补血的,你尝尝。”

    这丹药可是她偷偷摸摸炼制的,只是一些普通材料炼制的,比不上修真位面灵药炼制的东西。

    成明子本来并不在意,但是扫一眼宁舒手中的丹药,愣住了,连忙抢过宁舒手中的东西,放在鼻尖闻了闻。

    “这东西你哪里来的?”成明子朝宁舒问道。

    连顾睿和莫绝尘都盯着宁舒。

    “我爹给的,我爹说这是他跟一个游方的高人寻求的,听说能治病,你吃吧。”宁舒是无事不献殷勤,她看上了成明子的符咒。

    “这可是好东西啊。”成明子服下了药丸,一刻钟的时间,成明子的脸色就没有那么苍白了。

    “你还有这个吗?”成明子甩着拂尘朝宁舒问道。

    宁舒宁舒拿出了瓷瓶,说道:“还有两颗,道长,你要吗,我可以给你。”

    成明子是想要,摸着胡子,“这种东西贫道不好收。”

    “道长,你教我画符吧,用这两颗丹药交换怎么样?”宁舒摇了摇瓶子说道。

    成明子想了想,“这符咒复杂至极,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

    “这样吧,这本书给你。”成明子从布包里拿出了一本书,书看着很古朴很旧。

    宁舒连忙抢过了书,翻开一看,是各种道家符咒。

    宁舒笑眯眯地说道:“谢谢道长,这个给你。”

    宁舒拿着符咒书回到了帐篷,仔细研究这些符咒。

    宁舒是会画符咒的,所谓一通百通,掌握了基本原理,就能衍生出各种符咒。

    这些符咒比宁舒在现代社会学的复杂,现代的那个基本都是简化版的。

    复杂的符咒威力虽然大,但是对身体损耗也大。

    宁舒拿出了朱砂笔,试着画一张,但是刚开始画,非常艰涩生疏,而且一旦有停顿,符咒就失败了。

    宁舒一直练习,丹田里的气劲都没了,宁舒才停止了练习,开始修炼。

    这具身体经过气劲改善,根骨已经好了很多,不像之前有灵气没有办法吸收的窘迫。

    修炼一阵,宁舒又开始画符,宁舒练习的是攻击性的符咒,因为下墓了,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有强大攻击性的符咒最好了。

    随着不断练习,宁舒画符越来越流畅了,画成功了好几张。

    宁舒将符纸收了起来。

    天边亮出了白光,天亮了,宁舒练习了一晚上的符咒。

    没能画出来的,宁舒都将这些符咒记在脑海中了。

    加那么多的智慧值,总算有用处了,能清楚把书中的内容记下,而且还清楚。

    宁舒把符咒书收了起来,这算是这次的一点收获吧。

    还没有入墓就有收获了,是好兆头,宁舒心里挺高兴的。

    宁舒出了帐篷,看到顾睿正站在她帐篷不远处,顾睿背对着帐篷,盯着墓口。

    宁舒就当没看到顾睿,去找成明子。

    “兰心。”顾睿叫住了宁舒,宁舒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盯着顾睿,“什么事?”

    “你还有那个丹药吗?”顾睿朝宁舒问道。

    宁舒摇头,“没有了,给成道长了,你去跟成道长问。”

    “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你有这个东西?”顾睿看着宁舒。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呢,你知道我什么时候来葵水吗?”宁舒翻白眼。

    顾睿:……

    “我是说你怎么用丹药换书呢,那些书你看得懂吗?”顾睿说道。

    “当然……看不懂,我就是喜欢看。”您能把我咋的。

    顾睿温和地说道:“你就是生气我拿了你东西,现在处处跟我唱反调。”

    “是啊,不问自取就是偷,你偷了我的东西。”宁舒淡淡地说道。

    顾睿转头,看着黑黢黢的墓口,“莫绝尘跟你要了几次东西,你也没给,我只能另辟蹊径。”

    宁舒:……

    能把偷窃说得如此大义凌然,宁舒服气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