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7.第1077章 商贾之女17

    把莫绝尘弄了一身油水,宁舒心中并没有高兴,她都这样对莫绝尘这样了,莫绝尘依旧没有杀她。

    莫绝尘是那种随心所欲,可能会因为一个眼神就会杀人的人,追求什么念头通透,遵从本心。

    她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但是她这么挑衅莫绝尘,莫绝尘都没有杀她。

    这不符合莫绝尘的作风。

    难道是有什么顾虑让莫绝尘不杀他,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

    第二天,顾睿就通知宁舒三天之后,要准备出发了,出发去国师墓了。

    是跟着商行一起走的,运送药材。

    顾睿让宁舒准备,因为有很长一段路程要走。

    宁舒朝顾睿问道:“这地方究竟在什么地方?”

    顾睿肯定是参破了地图的秘密,可是她看那个地图就是很简略的线条图。

    “这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顾睿温和地说道。

    宁舒不相信顾睿的话,没有准备,连地方都不知道就要出发?

    顾睿就是不想告诉自己而已。

    宁舒也没在问了,说道:“我知道了。”

    顾睿看了一眼宁舒,“路途艰辛,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我去。”

    “那好,多准备一点东西,以防路上有什么不测。”顾睿站起来走出了宁舒的房间。

    宁舒盯着顾睿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了。

    “小姐,你要去什么地方?”喜桃朝宁舒问道。

    宁舒盯着喜桃,说道:“你把方伯叫过来。”方伯是方家的管家,管理着方家的衣食住行。

    “是。”喜桃应了一声,又问道:“小姐找方伯有什么事?”

    “去叫过来。”宁舒说道。

    喜桃脸色疑惑,去叫方伯了。

    方伯很快就来了,方伯年过五十,留着山羊胡,一身布衫,看到宁舒,面色慈和地拱拱手,“小姐,找老奴有什么?”

    “方伯,我要跟着顾睿出门一趟,要不了这么多下人,让伢子过来,遣散一些下人。”

    “小姐要去什么地方?”方伯有些诧异地问道:“小姐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外面太危险。”

    “跟着顾睿去送草药,现在爹去了,方家的事情我要学着做。”宁舒说道。

    “小姐长大了,老奴这就去办,小姐出门多带两个护院。”方伯拱了拱手,就打算走了,宁舒叫住了方伯,“方伯,把喜桃带走。”

    喜桃表情呆愣,半晌没有缓过神来,方伯看了一眼喜桃,“小姐,要把喜桃卖给伢子吗?”

    宁舒嗯了一声。

    “小姐,不要卖掉奴婢,求你了小姐。”喜桃跪了下来抓着宁舒的衣摆。

    宁舒喝了一口茶说道:“你能背弃我们的主仆之情,我为什么不能卖掉你。”

    “小姐,求求你看在我们从小一块长大,求你不要卖掉我,不然奴婢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求你了。”喜桃哭得异常伤心,脸上都是恐惧和茫然。

    从小在方家长大,离开了方家,外面的世界对喜桃来说,陌生而恐怖。

    “小姐,奴婢求求你不要这样,奴婢再也不犯了,小姐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让奴婢留在方家。”喜桃抓着宁舒的衣摆,匍匐在宁舒的脚边。

    这个时候惦记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了。

    既然不被感恩,何必坚持善心。

    喜桃当初做的时候就该想到后果,太肖想高高在上的位置,可能会连现在拥有的都失去了。

    喜桃要做黎九歌的女人,而不是伺候黎九歌的丫鬟,顾睿只是放出了一个虚幻的诱饵,喜桃就上勾了。

    “方伯,把她带走。”宁舒挥了挥手。

    喜桃看宁舒面色冷酷,没有丝毫的动摇,惶恐至极,声音哽咽,“小姐,离开了方家,奴婢要去什么地方呀?”

    “伢子会给你选一个好主子的。”宁舒淡淡地说道。

    喜桃爬了起来,冲出了房间,跑到前院顾睿的书房前去求顾睿了。

    隔着门,喜桃嗓子都哭哑了,顾睿到宁舒的面前,让宁舒把喜桃留下,等到回来再处理喜桃。

    宁舒并不同意。

    喜桃最终被伢子带走了,想喜桃这种清秀佳人,为奴为婢,无论到哪里都比不上方家。

    喜桃在方家的待遇相当不错,如果伢子再黑心一点,甚至可能将喜桃卖到青楼那种地方。

    方家也遣散了一些下人,毕竟这件事之后,顾睿和莫绝尘还回不回到方家还不一定,养不了这么多人。

    宁舒从柜子里拿出了药,开始准备毒药。

    既然是去墓地,肯定少了机关隧道,宁舒又准备了一些伤药。

    而且还有那些怪物,宁舒不知道那些怪物是不是僵尸,估计墓地里魑魅魍魉也不少,还专门出去买了朱砂黄纸,准备画一些符带在身上。

    宁舒调动身体的气劲,握着朱砂笔,画符。

    身体里没有灵气了,宁舒就盘坐在床上修炼,等修炼好了,又接着画符。

    连续画了两天符,宁舒感觉异常疲惫。

    不过花画了不少的符。

    伤药,毒药,符纸,嗯,还差一把合适的武器。

    在墓地里,大件的武器肯定不好使,宁舒专门逛武器店铺,买了一把匕首。

    第三天早上,宁舒腰间了好几个荷包,荷包里都是宁舒这三天准备的东西。

    出了大门,莫绝尘和顾睿坐在马背上。

    莫绝尘看到宁舒,嗤了一声。

    “兰心,你坐马车。”顾睿朝宁舒说道。

    “拉马车的马真造业。”莫绝尘悲天悯人的叹息道。

    宁舒:……

    “莫绝尘,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宁舒看着莫绝尘。

    “我敢保证,你死得绝对比我惨,死在我的前头,死肥猪。”莫绝尘翻白眼。

    宁舒眼睛闪了闪,莫绝尘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绝尘,不要吵闹,不然你就乖乖在方家等着。”顾睿淡淡地说道。

    莫绝尘一脸无所谓,不过也没有再开口了。

    宁舒上了马车,撩起帘子看着莫绝尘和顾睿。

    “出发。”顾睿喊道。

    好几辆平板车上堆满了药材,走在前面。

    队伍缓缓出了城。

    宁舒摸了摸心口,心跳很快,很心慌。

    看来这次的行动真的很危险。

    宁舒心神不宁的,都没有办法好好修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