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第1069章 商贾之女9

    宁舒黑着一张脸,目光幽幽地盯着黎九歌,“也祝你幸幸福福的。”

    黎九歌看着宁舒脸上颤抖的横肉,移开了目光,“以后我会回来看你的。”

    “你安好就行了。”宁舒倒杯水喝了一口。

    顾睿脸上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兰心不高兴吗,不高兴自己的夫君候选人娶了别人?”

    宁舒把茶杯放在桌上,“不至于,就是单纯不喜欢李小姐,总说我胖。”

    黎九歌点点头,“你确实有点胖。”

    “滚,gun……”宁舒瞅着黎九歌。

    顾睿笑了笑,“没有九歌,不是还有我跟莫绝尘吗,还有两个夫君候选人。”

    宁舒:呵呵呵呵……

    一个要杀她,一个心里没憋什么好事,还夫君候选人,扯淡吧……

    还是努力修炼才是正事,下次见到莫绝尘,一定弄残他。

    “兰心,我想从账上弄点钱,替九歌置办点东西,到了李家也方便。”顾睿朝宁舒商量着说道。

    宁舒嗤了一声,“咋听着像嫁闺女呢,这是把九歌嫁到李家。”

    黎九歌的脸上额头立刻挂下了黑线,“人长得不可爱,说话也这么不可爱。”

    “哦,我不该怎么直接。”宁舒道歉。

    黎九歌:……

    “顾睿你看着办吧。”宁舒说道,送走一个也好。

    顾睿听到宁舒叫他本名,“你以前都是叫我顾大哥的。”

    “顾大哥。”宁舒咧嘴朝顾睿笑笑。

    跟黎九歌和顾睿吃饭,宁舒吃了两口就不吃了,然后挪动自己圆滚滚的身体傲娇地走了。

    接下来就是黎九歌出嫁忙碌的日子,喜桃跟在宁舒,看着忙碌的方家,表情一直都是恍惚的样子。

    宁舒开口朝喜桃说道:“我让你去照顾黎九歌,你愿意去吗?”

    说完了,宁舒就后悔了,干什么让喜桃去,黎九歌已经成亲了,难道让喜桃看着黎九歌和妻子相亲相爱吗?

    “奴婢不愿意去,奴婢要照顾小姐,黎少爷的身边缺少人照顾,李家不缺少奴才丫鬟。”喜桃想了想拒绝了。

    黎九歌一走,方家冷清了不少。

    宁舒还是每天修炼,现在她的实力强了不少,再次遇到莫绝尘,肯定能过两招,而不是只能靠脱莫绝尘的裤子。

    每天早上围着院子跑。

    宁舒是瘦了不少,但是跟平常人比还是很胖,不过这样慢慢瘦,皮肤不会松弛。

    没事的时候,宁舒就在屋里到处乱翻,到处摸看看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亦或者是特别的东西。

    宁舒直觉必须要找到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顾睿和莫绝尘呆在方家。

    可是又不知道那个东西具体是什么东西,是钥匙,还是珠子,还是一张纸,亦或者是玉佩?

    坑爹啊!

    宁舒翻东西翻得浑身汗,这屋里的每个角落她基本都找了一遍,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也没有机关。

    宁舒甚至还爬上了房梁,到处摸,都是一无收获。

    难道方老爷子没有东西给原主。

    妈哒,头疼。

    没有剧情真心被动。

    宁舒从房梁上轻飘飘跳下去,明明很重,但是落在地上的感觉就像是羽毛一样。

    宁舒也懒得找了,盘坐在床上修炼了,如果那个东西一直找不到,只要她有武力,莫绝尘那个神经病就不能把她怎么样。

    宁舒修炼到了半夜,鼻子动了动,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而且房顶还有声响。

    宁舒睁开了眼睛,有人!

    宁舒下了床,身体贴着墙壁,听到窗户轻轻吱呀的声音,有人打开了窗户。

    一个人跳进屋了,这丫的身上穿着格外明显的白衣服,他一进来,血腥味更浓烈了。

    莫绝尘,而且还受伤了,宁舒无声地咧了咧嘴,拎着木棍就朝莫绝尘砸去。

    莫绝尘可是高手,听到了棍子的风声,立马转过头来,看到了棍子,立刻就用玉箫挡棍子。

    但是宁舒硬生生改变了棍子方向,一棍子砸在了莫绝尘的胳膊上。

    莫绝尘闷哼了一声,抓住了棍子,还想要制住宁舒,宁舒使用出自己最大的力气,一脚踢在莫绝尘的腿上。

    轻微一声咔嚓的声音,莫绝尘又痛得哼了一声。

    踢了莫绝尘,宁舒转身就跑了,身后响起莫绝尘隐忍的声音,“方兰心,我要拨了你的皮,熬干了你的油……”

    宁舒直接跑到了顾睿的房间,一脚踹开了房门,走进去。

    顾睿坐在床上,长发如墨,身上穿着白色的亵衣,此刻带着美男初醒的慵懒媚态。

    “怎么了?”顾睿朝宁舒问道。

    宁舒气喘吁吁地说道:“我房间来个淫贼。”

    顾睿愣了一下,“淫贼?”

    “是淫贼,他还知道我叫方兰心,一定是觊觎我许久了。”宁舒说道。

    “呃……”顾睿好半晌没说话。

    “愣着干啥,跟我去抓淫贼呀。”宁舒催促顾睿。

    “稍等,你出去等我。”

    宁舒转身就出去了。

    顾睿的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穿好了外衣,朝宁舒的房间去了。

    宁舒看自己的房间灯火通明,她走的时候,都没有点灯,现在灯火通明,莫绝尘还真不是一般的嚣张呀。

    顾睿率先迈腿走进屋里,看到莫绝尘正坐在凳子上。

    宁舒进屋,一脸吃惊地问道:“你在我的房间做什么,你把淫贼赶跑了?”

    “淫贼?”莫绝尘的声音轻飘飘的。

    “你干什么,这么晚了跑到兰心的房间干什么?”顾睿语气淡淡地问道,扫了一眼莫绝尘,“你受伤了?”

    “就是那些自诩正义的人联合围攻我。”莫绝尘看着宁舒,“那些人没有把我怎么样,这个死丫头敢让我雪上加霜。”

    宁舒震惊得脸都扭曲了,“淫贼是你啊,你跑到我房间里干什么。”

    宁舒把衣服拢了拢,警惕地看着莫绝尘,“我告诉你,虽然你是我的夫君候选人,就算你觊觎我,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莫绝尘捂着心口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了血迹,好像是内伤发作了。

    “房顶有人。”顾睿抬头看着房顶。

    莫绝尘一下躺倒了宁舒的床榻上,用被子捂着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