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3.第1063章 商贾之女3

    宁舒觉得顾睿是一个高深莫测的男人,仙姿淡然什么的,不过是保护色。

    冬天的夜晚来的早,天黑了之后,天更冷了。

    宁舒冷的嘴唇都有些发青了。

    顾睿见宁舒抖得浑身肉都在颤抖,出声道:“去吃点暖和的东西,睡觉去吧,晚上你熬不住的。”

    “这就留你一个人,不太好吧。”顾睿是三个人中最稳重的人,这么看来也是最有责任心的人。

    莫绝尘的心思跟风一样,黎九歌就是一个孩子。

    “我心里有数。”顾睿一边说着,一边往火盆里扔纸钱。

    宁舒实在有些熬不住了,手脚冰凉,冷得好像踩在刀子上。

    这具身体体质太差了。

    宁舒朝顾睿说道:“那我先捂一会。”

    回到房间,宁舒就赶紧缩到被窝里,喜桃将火盆端到床边,朝宁舒说道:“小姐,要喝猪蹄汤吗?”

    宁舒:……

    为什么要这么跟猪蹄过不去!

    “不用,还是粥吧,让厨娘送一点给顾睿。”宁舒说道,自己父亲死了,让顾睿一个外人守孝。

    “好的。”喜桃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了。

    宁舒把手伸到火盆上烤冰凉的手。

    宁舒从未感受过如此寒冷的冬天,不是天冷,而是这具身体怕冷。

    一双手跟冰块一样。

    被窝里的脚一点温度都没有。

    喜桃很快就回来了,鼻子懂得红彤彤的,手中拿着一个汤婆子放到了宁舒的脚边,“小姐,快捂捂。”

    “小姐从小就怕冷。”

    喜桃又到厨房去给宁舒端饭菜,宁舒叹了一口气。

    好茫然的感觉,做任务的时候,都有一个目的让她奋斗,可是现在没有了目的,宁舒都有茫然无措了。

    宁舒担心的是自己可能会在这个世界呆上一辈子。

    不知道2333现在如何了。

    自己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宁舒稳定了自己的心神,不管怎样,现在情况已经坏成这样了,不能再坏了,她担忧也没用。

    就算真的在这个世界呆上一辈子,也是自己赚到了。

    只是她还没有构筑世界,还没有成为超级任务者,还没有爬上金字塔顶端啊,不甘心就这样死了。

    喜桃提着食盒过来,从食盒里拿出了几道素菜,还有一叠子点心。

    “小姐,快吃吧,不然就要冷了。”

    宁舒看着饭菜,咕噜咽了一口唾沫,感觉非常地饿,这具身体的胃口真的太大的,难怪这么胖。

    宁舒吃了个半饱就不吃,努力不去看桌上剩下的饭菜,拱进了被窝,“让厨房里的人给顾睿送点吃的。”

    “奴婢已经交待过了,他们不敢不送过去。”喜桃说道。

    宁舒挑了挑眉头,看样子这三人在方家积威很甚呀。

    “天冷,你也去早点休息吧,不用守着我了。”宁舒朝喜桃说道。

    “奴婢没事的,小姐半夜会饿,喜桃要给小姐准备吃食。”喜桃摇摇头说道。

    宁舒:……

    难怪会长这么胖,吃得太多了,多余的热量就变成了脂肪。

    “不用了,你小姐我决定减肥了,太胖了走不动路了。”宁舒说道。

    喜桃的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小姐,你怎么想起这件事了,你曾经尝试过,结果被饿晕了。”

    “大夫说你体虚,根本就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喜桃说道。

    “奴婢跟小姐一起长大,小姐从小就是这个样子的,奴婢觉得小姐无论是怎样的,都是可爱的。”喜桃真挚地说道。

    宁舒唉了一声。

    “小姐,你不要饿自己,你身体会受不了的。”喜桃再次说道。

    宁舒点点头,“你放心,我绝对不节食。”

    “那奴婢就放心了,小姐,你饿了就叫奴婢。”喜桃替宁舒整理了一下被子,然后一步三回头。

    那模样是先更让宁舒叫住她。

    宁舒:……

    死心眼的丫头呀,这么冷的天守在这里不冷吗?

    “好好休息。”宁舒朝喜桃说道。

    “小姐也好好休息。”喜桃出去关上了门。

    房间里静悄悄的,宁舒听着外面呼啸的寒风。

    坐了起来,艰难地盘坐在起来,这具身体浑身僵硬,不知道是天冷还是没有经常锻炼。

    宁舒就这样盘坐起来,就累得心脏砰砰砰乱跳,眼前发黑冒金星。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运行绝世武功。

    但是宁舒感觉不太好,宁舒明明感应到了灵气,可是身体却吸收不了灵气,这句身体的筋脉单薄脆弱,因为太胖了,对骨骼的伤害大,骨骼比同龄人老化了很多。

    宁舒皱了皱眉头,挺直了背,接着修炼。

    虽然效果缓慢,但是宁舒感觉身体有暖意了,手脚不再是冰冷刺痛的了。

    身体暖和了,宁舒更有动力修炼。

    她肯定是要减肥的,身体太胖危害身体健康。

    宁舒给这具身体把脉,体虚,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小小年纪身体就处在亚健康,有点往糖尿病的方向发展。

    看来以后要调养身体,不然真的容易猝死。

    修炼了一晚上,宁舒身体暖和和的。

    第二天一早,宁舒到灵堂,看到顾睿还在守灵,他的身上披着披风。

    宁舒心里有些惊讶,他真的一晚上都守在这里?

    而且门还是开着的,冷风往屋里灌,跟在冰天雪地没有区别。

    宁舒走过去跪在上的蒲团上,转头看了一眼顾睿,他的眉宇间有些憔悴,一张脸在白色毛茸茸围领下,显得君子如玉。

    “你守了一夜?”宁舒问道。

    顾睿嗯了一声,目光复杂地盯着棺椁,“义父对我恩重如山,守灵也是应该的。”

    “你去休息吧,我守一会。”宁舒朝顾睿说道。

    顾睿确实困倦了,想要起来,但是腿麻了,身体踉跄了一下,宁舒伸出手扶了他一下。

    “谢谢。”

    顾睿转身离开了灵堂。

    顾睿走了一会,黎九歌就进来了,跪了下来,先磕了两个头,转头看向宁舒,“玉兰,你不要伤心了,义父不想看到你这样的。”

    黎九歌长得精致,因为年纪小,皮肤吹弹可破。

    这种孩子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老爷子从哪里找来的孩子。

    “我知道了。”宁舒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