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第1062章 商贾之女2

    “那我娘呢?”宁舒又问道。

    “小姐的娘难产了,生下小姐就去了。”喜桃答道。

    “喜桃,你跟我多久了?”

    “小姐,你怎么了?”喜桃担心问道,“你不记得了吗,奴婢跟你从小一块长大。”

    宁舒看喜桃有些怀疑,不再问了。

    “好了,游戏结束了,你都答上来了,小姐我重重有赏。”宁舒说道。

    喜桃立刻笑眯眯朝宁舒屈身行礼,“谢谢小姐。”

    厨房的厨娘将粥端过来了,喜桃连忙接过,一边吹着,用勺子搅拌着。

    宁舒现在饿得头昏眼花的,恨不得连碗都吞下去。

    好在现在是冬天,凉得很快,宁舒一下就一大碗粥解决了,才感觉胃里舒服了一些。

    “给我穿件衣服,我要去守灵。”宁舒掀开被子,顿时感觉一股冷风窜进被窝里,真不想起来。

    “小姐,你就先休息一下,顾大少说了,小姐好好休息,不要逞能,守灵由于他们三个就行了。”喜桃连忙用被子把宁舒的腿盖起来,“外面下雪了,很冷的。”

    宁舒看着喜桃,感觉这个喜桃很服从顾睿呀。

    “没事,你给我拿衣服。”宁舒狠狠心掀开了被子。

    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循规蹈矩总会没错的。

    喜桃看宁舒非要起来,打开了衣柜,拿出了一件素衣。

    宁舒下了床,才真切感受自己有多胖,简直就成了球。

    差点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

    衣服很宽大,腰带系在肚子上,宁舒想捂眼睛。

    喜桃把白布戴在宁舒的头上,心疼朝宁舒说道:“小姐,老爷已经去了,小姐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宁舒嗯了一声,喜桃打开门,一股呼啸的冷风窜进屋里,宁舒顿时打了一个啰嗦。

    别看身上这么多脂肪,但是宁舒感觉身上跟没穿衣服一样。

    脂肪太多了,血液不流通,反而冷。

    宁舒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出了房间。

    “你走前面。”宁舒朝喜桃说道,喜桃一脸愕然懵逼,随即哦了一声,带着宁舒去前厅灵堂。

    走廊上挂着白色的灯笼,还有白帆,院子里已经被一层积雪覆盖了,寒风呼啸凛冽吹着,像刀子一样刮进骨头缝里。

    好不容到了灵堂,宁舒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扶着门框喘会气。

    屋里的正中央摆着一具棺椁,有僧侣坐在棺椁的两边,嘴里念着复杂艰涩听不懂的经文。

    棺椁面前跪着三个披麻戴孝的人,正往火盆里放圆圆的纸钱,火苗跳动着。

    宁舒气喘匀了,走进屋里,打算跪下,却发现没有自己的蒲团,宁舒犹豫了,难道要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这么冷的天,这么硬的地。

    宁舒犹豫,三双眼睛都转过头来盯着她看。

    宁舒扫了一眼这三人,立刻就把喜桃告诉自己的资料对上号了。

    这个人的风格太明显了。

    一个仙姿淡然装.逼犯,一个不男不女死人.妖,一个羞涩弱受小白兔。

    宁舒和这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静默无言。

    喜桃拿了一个蒲团放在宁舒面前,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宁舒噗通一声跪下了,身上的赘肉剧烈地抖动了两下。

    三人齐刷刷移开了目光。

    宁舒脸皮颤了颤,妈哒,体重太重了,这一跪下,即便是厚厚的蒲团,宁舒还是感觉自己的膝盖要碎了。

    宁舒用眼角扫着这三人,眼珠子转着扫视着灵堂的情况。

    跪在宁舒旁边的顾睿朝宁舒问道:“身体好点了吗?”

    顾睿的声音像泉水缓缓流过,语速缓慢,但是却有种说不出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从容淡然。

    宁舒的耳朵动了动,低着头说道:“好多了。”

    “既然这个肥妞来了,我就先走了。”莫绝尘站了起来,取下了戴在头上的麻布,“这辈子还是头一次戴这种东西。”

    莫绝尘头发如墨,就算是穿着粗布麻衣,也遮挡不住他的绝美风姿。

    他的眼神淡漠,动作随意,充满邪气。

    这是一个随心所欲惯了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手中肯定有不少的人命。

    “叫他一声义父,守了一天灵,可以了。”莫绝尘走出了大厅,一晃人就不见了。

    宁舒:……

    我擦,还是一个武林高手。

    “睿哥哥,我有点饿了,我想去吃点东西。”黎九歌朝顾睿说道,跟顾睿说话的时候,还朝宁舒眨了眨眼睛。

    顾睿点了点头,“去吧。”

    黎九歌也就才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年。

    老爷子还将黎九歌作为夫君候选人,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棺椁前就宁舒和顾睿并排跪着,宁舒拿了一叠纸钱,准备烧纸。

    一伸出手,就看到自己的胡萝卜一样的手指头,再加上天冷,红彤彤的。

    再看顾睿的手,修长洁白,根根如玉。

    宁舒:→_→

    男人的手生得那么好看干什么?

    算了,不烧纸,还是磕头吧。

    宁舒磕了两下,顿时气喘吁吁,而且身上肉太多了,根本就磕不了。

    尼玛,胖子真的好心酸呀。

    顾睿看了一眼宁舒,开口道:“方兰心,你不要太伤心了,我答应过义父,会照顾好你的。”

    宁舒从鼻子里嗯哼了一声,没说话。

    现在她是无数脸懵逼,没有剧情,她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不知道老爷子的这三个义子的底细和人品。

    也不知道方玉兰跟这些人爱恨情仇。

    一切要靠自己摸索。

    见到这三个人,宁舒心中并不觉得这三个人是会在意方家的什么万贯家财。

    还要娶她这个胖嘟嘟的孤女。

    现在一无所知的情况,还是先稳定不动。

    跪了一会,宁舒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熬不住了,挪动了一下膝盖。

    “喜桃,扶你家小姐起来。”顾睿朝喜桃说道。

    喜桃立刻伸出手扶宁舒,但是宁舒体重太重了,喜桃一张小脸脸憋得通红的。

    宁舒坐在了椅子上,椅子嘎呀呻.吟了一声。

    宁舒:……

    妈哒,好尴尬!

    顾睿就一个人跪在地上,动作优雅地往火盆里放纸钱。

    顾睿的表情淡然,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心里想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