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第1040章 未婚妻3

    宁舒接受完剧情,睁开眼睛默默地看了一眼白菲菲,白菲菲长得很很漂亮,尤其是现在年纪小,皮肤很嫩很白。

    身上充满了青春气息。

    被宁舒盯着的白菲菲有些窘迫地拉了拉身上的衣角,问道:“温阿姨,你怎么样了?”

    宁舒淡淡地说道:“叫姐姐,叫什么阿姨?”

    白菲菲愣了一下,有些无语,低声说道:“你是叔叔的未婚妻,我怎么叫你姐姐。”

    “我呢是不反对唐煜领养了你,但是你现在也是大姑娘了,要注意影响,在古代,你这年纪很多女的已经当娘了。”宁舒笑眯眯地看着白菲菲。

    “你是唐煜的女儿,唐煜是你的爸爸,以后我嫁给你爸爸,你就是我的女儿,但是你们到底不是亲生父女,还是要注意保持距离。”打雷下雨睡在一张床上叫什么事情。

    后来发展到只要打雷下雨,唐煜就主动到白菲菲的床上,安慰害怕打雷的白菲菲。

    打个雷怕毛呀!

    就算没有发生什么,这一男一女躺在床上,也很暧昧,气氛也是旖旎,撩动人心。

    白菲菲连忙摆手说道:“温阿姨,我跟叔叔真的没什么的,叔叔是我的长辈,我敬爱他,根本就不是阿姨你想的那样的。”

    宁舒盯着白菲菲,心里不以为然,明明就有什么,白菲菲的所作所为就是在讨唐煜的欢心。

    得知自己爸妈都被唐煜害死了,只是稍微挣扎纠结就决定原谅唐煜了。

    特么的,立场就不能坚定一点吗?

    要走要离开就麻溜地离开行不行。

    宁舒伸出手拍了拍白菲菲的肩膀,“有机会我们培养培养母女感情。”

    唐煜洗了澡下来,身上穿着休闲衣,浑身带着一股水汽还有沐浴露的香味。

    “温涵蕾,你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唐煜伸出手将宁舒放在白菲菲肩膀上的手拿开。

    “白菲菲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

    畜生,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宁舒耸了耸肩膀,“我哪有胡闹什么,只不过看你这么急冲冲回来,还以为白菲菲发生了什么事情?”

    之前吃着饭,唐煜就把温涵蕾就抛下了,跑回来一看,不过是厨房里有只蟑螂而已,白菲菲尖叫着给唐煜打电话。

    蟑螂怕个毛啊?

    温涵蕾以女人敏锐的直觉察觉到唐煜对白菲菲的在乎,尤其是唐煜进门的时候,白菲菲更是手忙脚乱,尖叫着扑到唐煜的怀里,紧紧抱着唐煜的腰,头埋进唐煜的胸前。

    这哪里是个爸比和闺女呀。

    温涵蕾震惊地把白菲菲从唐煜的怀里拉出来,当场就要扇白菲菲大嘴巴子,可是被唐煜抓住了手腕。

    然后宁舒来了,吐了唐煜一身。

    “温涵蕾,我是肯定会跟你结婚的,但是也请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你这样的行为让我很厌恶。”唐煜皱着眉头,让他看起来非常严肃。

    白菲菲一听唐煜这么说,脸色顿时黯然了,唐煜看了一眼白菲菲,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

    宁舒哈哈哈哈一笑,伸出手想要挽住唐煜的胳膊,唐煜避开了宁舒的手,让宁舒落了个空。

    宁舒也不在意,不顾两人严肃黯淡的眼神,径直高兴地说道:“我就知道唐煜你是在乎我的,我们的订婚是长辈订下的,只要你跟我结婚,我就满足了。”

    白菲菲的神色更加暗淡了,唐煜朝宁舒说道:“没什么事了,你就回去吧。”

    宁舒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说道:“这不是还没有吃饭吗,我们仨还从来没有一起吃过饭呢,大家一起吃饭。”

    刚才胃里的东西都吐没了,现在好饿,得先弄点吃的,顺便再观察一下这对父女。

    “以后我们仨就要一起生活,现在适应适应。”宁舒站了起来,往厨房去了“我下厨,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白菲菲看宁舒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连忙说道:“温阿姨,我来吧。”

    宁舒温和可亲,“没关系,我来就行了,你在旁边给我打下手吧。”

    白菲菲看向唐煜,唐煜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白菲菲咬了咬嘴唇,跟着宁舒进了厨房。

    “温阿姨,你要做什么?”白菲菲朝宁舒问道。

    宁舒表情严肃地思考了一会,“面条吧,面条最快,你爸爸吃过了还要去上班呢。”

    白菲菲听爸爸这个称呼格外别扭,还不如称呼叔叔呢,手下忙着朝站在一边的宁舒说道:“温阿姨,我的爸爸已经去世了,叔叔是我的监护人,但不是我的爸爸。”

    “不是亲爸也是养父。”宁舒环胸在旁边看着白菲菲手脚麻利地下面条,还打了三个鸡蛋。

    “怎么不请一个保姆,你一个学生,自己做饭来得及吗?”宁舒淡淡地说道。

    “没事的,我自己忙得过来,我喜欢做饭,不用请保姆。”白菲菲用筷子搅动着锅里的面条,“叔叔也喜欢吃我做的饭,叔叔上班太幸苦了。”

    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必须先抓住一个男人的胃。

    不过这件事也要换谁做,白菲菲做这样的事情至诚之心,就是讨乖献媚也是非常可爱的,让人心软。

    “真是孝顺呀。”宁舒感叹道,“唐煜能有你这样女儿是她赚到了,等我跟唐煜结婚了,我们一定能好好相处。”

    白菲菲正拿着筷子夹面条,手一抖,面条掉到了锅里,开水溅到了白菲菲的手上,白菲菲啊了一声。

    唐煜听到白菲菲的声音,从客厅窜到了厨房里,看到白菲菲手上的红点,连忙将白菲菲拉到了水龙头前,用冷水冲着。

    “怎么这么不小心?”唐煜声音低沉地质问道。

    白菲菲低着头小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叔叔对不起。”

    “我不想听你道歉,以后做事小心一点。”

    “我知道了。”

    宁舒冷漠着一张脸就这么看着。

    不管唐煜承不承认,他潜意识里是关心白菲菲的,但是他不觉得这是爱情,一直没有认清楚自己心中的感情。

    却还要跟温涵蕾结婚。

    尼玛,为什么要用你的苟且,换别人的诗和远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