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第1004章 召唤女王7

    听到宁舒要去历练,岳家父母都很担心,心中都明白自己女儿虽然是个召唤师,但是却没有什么战斗力。

    如果真去历练,可能会有危险。

    “双双呀,能不能不去呀。”岳母朝宁舒说道,“太危险了,我听你李婶婆说魔兽可是能把人的肚肠都拉出来,不要去冒这个险。”

    “没事的,我和同学一起去,还有厉害的导师,不会有事情的。”宁舒安抚两口子。

    “注意自己的安全,有什么不对赶紧跑,性命要紧。”岳兴嘱咐宁舒。

    “要我说,还不如嫁个人好好过日子。”岳母忍不住说道。

    宁舒没说什么,知道岳母是为了自己好。

    成为强者的路上少了荆棘和痛苦,为什么强大,只是为了更好掌握自己的命运而已。

    强者不是凭空就成为强者,血汗铸造的强者,强者为尊是应该的。

    学院一放假,宁舒就收拾东西准备去陨落山脉。

    之所以叫陨落山脉,是这个大陆上很大的山脉,面积无比大,里面盘踞着各种强大的魔兽,有各种资源。

    虽然有很多人死在殒命山脉,但是抵不住召唤师和佣兵蜂拥而至,活着的人却没有多少。

    尸体都被魔兽吃进肚子里,然后一泡粑粑拉了出来。

    危险和机遇成正比,这里面有很多的好东西。

    所以宁舒打算跟着佣兵队伍去殒命山脉,自己一个人去太慢了,也太危险了,顺道挣点钱。

    宁舒去注册了一个初级佣兵资格证,然后接了一个保护一个年轻的贵族女人到殒命山脉的任务。

    接这个任务的有不少的佣兵,看到宁舒一脸稚嫩,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在这些刀口舔血的佣兵看来,宁舒实在太稚嫩了。

    一个队伍中跟着一个没有经验搞不清楚状况的菜鸟,可能造成全军覆没?

    “你会什么?”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瞪着宁舒问道。

    “我能举起大石头算不算?”宁舒问道。

    刀疤男表情无语,“还是回家去跟男人卿卿我我吧,这种事情不是你能做的。”

    “让她跟着去。”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宁舒转头看到一个穿着长裙,戴着面纱的女人。

    身姿绰约,露在外面的眼睛美丽动人。

    “穆小姐,你来了。”刀疤男连忙说道。

    宁舒眼睛转了转,穆小姐?

    穆子棋的家人?

    这个人估计是穆子棋的姐姐。

    “现在出发。”那个穆小姐说道。

    穆小姐转身上了一辆马车,马车相当华丽,拉车的是魔马。

    这种魔马有魔兽的血脉,比普通的马更耐跑。

    宁舒跟着佣兵队伍跟在队伍的后面,看着前面的侍卫。

    按理说穆家大小姐出门应该有很多的护卫保护,护卫很少,但是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穿着黑袍的老头。

    宁舒隐约感觉这个老头很强大。

    驼背的老头似乎感觉到了宁舒的目光,转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宁舒,他的眼神格外锐利,宁舒被他的眼神盯着,感觉脸皮都有些刺痛了,装着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

    老头盯着宁舒看了一阵才转回了视线。

    “李老,怎么了?”穆小姐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

    “没事小姐。”

    宁舒低着头思索,已经有这么强大的护卫,干什么还要雇佣这些佣兵,估计是要把这些佣兵当成炮灰用。

    反正她到了殒命山脉都要离开自己单独行动。

    跟着穆家一路畅通,遇到了城镇,侍卫拿出了一个令牌就能畅行无阻,这个令牌上刻着穆家家族族辉。

    宁舒跟着这支队伍,路上一个字都没有花,饿了就吃自己带的干粮。

    就是有时候遇到危险亦或者打劫的人,需要佣兵出手。

    越是靠近殒命山脉,越是混乱,打劫黑吃黑什么的太平常了。

    比如现在,已经是宁舒遇到的三波打劫的,总有人不怕死,而且在这里,穆家的威名在这里很弱。

    鱼龙混杂,可不认什么穆家。

    宁舒也笨拙得攻击打劫的人,宁舒留了手,总该有人盯着自己,确切地说是有人再观察佣兵队伍。

    应该是那个老头。

    宁舒本能地藏拙,狠了狠心,让自己受了点伤。

    宁舒感觉有点不太妙,总觉得这个穆小姐到殒命山脉的目的不简单。

    不管怎样,到了殒命山脉,她必须要脱离队伍自己单独行动。

    打劫的人都被杀了,横七竖八倒在地上。

    被穆小姐称之为李老的老头放出了自己的召唤兽,是一条墨绿色的大蛇。

    这条大蛇很大,一出现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的臭腥味。

    看到大蛇,佣兵们都忍不住后退一步,羡慕又害怕地看着大蛇。

    大蛇吐着蛇信子,俯下头把地上人都吞进了肚子,一会的功夫,肚子就鼓鼓的了。

    宁舒看着这条蛇的肚子,这蛇的消化能力真强,之前吃的人都消化完了。

    简直就是毁尸灭迹的利器,就是不知道这个老头会不会故意杀人喂给自己的召唤兽。

    “现在天黑了,今天晚上就在这里扎营,明天进殒命城。”李老说道。

    佣兵们都做了坐了下来,宁舒靠着一棵树,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的伤口,准备看看周围有没有止血生肌的草药。

    “给你。”脸上有疤痕的佣兵给了宁舒一个瓶子,“喝吧。”

    “谢谢。”宁舒接过小瓶子,打开闻了闻,闻到一股药味。

    这应该是低级药剂,药剂师学徒,估计连学徒都算不上的药剂师做的东西,药剂师可以提纯药草药性,各种药材混合在一起,形成药剂。

    宁舒现在手中的药剂就相当地粗制滥造,杂质很多,药效成分也没有充分溶解。

    真正的药剂大师做出来的药剂,没有一点杂质,喝下去白骨生肌。

    传说还有让人起死回生的药剂。

    宁舒将药剂喝了下去,口感相当差,喉咙火辣辣的,这种药剂根本就没有经过中和,刺激很大。

    宁舒咂了咂嘴,感觉像是喝了辣椒水,连胃里都火辣辣的。

    劣质产品呀。

    药剂学院的导师做出的药剂青翠欲滴,而且气味相当地清新。

    不过那种级别的药剂相当贵,不是佣兵买得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